当地时间17日,墨西哥警方在该国库利亚坎市一次行动中逮捕了大毒枭乔奎恩古兹曼之子奥维迪奥古兹曼后不久,遭到武装人员重武力攻击,之后不得不将其释放。

据《卫报》18日报道,事件发生后, 墨西哥总统洛佩斯为警方的行动辩护称,这是为了保护民众的安全,“我们并不想要战争。”洛佩斯还称上届政府的战略部署“让这个国家变成一座公墓,我们不愿再这样了。抓捕一个罪犯不可能比民众的生命更有价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为讽刺的是,就在总统发表讲话的同一天,古兹曼家族还通过代表律师召开记者发布会感谢墨西哥政府和警方释放“少主”。两位律师赞扬总统下令释放是“人道的”,还趁机宣传了古兹曼家族在领地减免穷人债务的“善行”,最后甚至发话“别指望墨西哥会再帮助其他国家捉拿或引渡毒枭”。

毒枭古兹曼:世人眼中的恶魔

在公众眼中,古兹曼是谜一样的人物。他凶残,由他引发的贩毒集团战争已导致数万人死亡,他本人也被美国《福布斯》杂志列为全球“十大恶人”之首;他狡猾,不仅能贿赂警察越狱,还建造秘密地下通道,将毒品走私到美国;他诡异,经常明目张胆下馆子,还不忘帮餐厅内其他客人埋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名绰号“矮子”的前墨西哥锡纳罗亚贩毒集团大毒枭于2014年在墨西哥被捕,被捕后曾试图越狱数次。古兹曼最早在1993年被捕,哪怕锒铛入狱,古兹曼也享受着装饰成五星级酒店套房的单人监狱,还有一位相好的女囚,直到2001年内外买通72人,成功越狱并逃亡瓜达拉哈拉,自此逍遥法外了整整13年。直到2014年,时任墨西哥总统开展禁毒战争,重中之重就是抓捕“矮子”。经过1个多月的追捕,墨西哥警方最终在马萨兰的一家海边旅馆逮捕了古兹曼,但仅仅入狱一年,古兹曼竟然在墨西哥最为戒备森严的监狱挖出一条至少深15米,长1500米的隧道,从这条装有通风设备、照明装置的隧道骑着摩托车越狱了!

由于担心古兹曼越狱,墨西哥政府于2017年年初将其引渡至美国,被关押在科罗拉多州Supermax监狱,那是美国政府所能提供的戒备最森严的监狱,以至于它被称为“落基山脉的恶魔岛”。今年7月,他被纽约布鲁克林的一名联邦法官判处终身监禁,外加30年有期徒刑。

28岁毒枭之子被捕 引发激烈枪战

正是在古兹曼被捕后的这段时间,他的儿子们在贩毒集团内部的影响力不断上升。据报道,奥维迪奥·古兹曼·洛佩斯是古兹曼和他的第二任妻子格里森达·洛佩斯的儿子。美国财政部表示,他在锡那罗亚贩毒集团的团伙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今年2月,奥维迪奥·古兹曼·洛佩斯和他34岁的哥哥华金·古兹曼·洛佩斯,被美国司法部指控密谋分销进口到美国的毒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检方表示,从2008年4月到2018年4月,这对兄弟合谋分销了从墨西哥和其他地方进口到美国的可卡因、大麻和冰毒。

在墨西哥警方警告关押奥维迪奥不足12小时,墨西哥当地就爆发了大规模枪战,毒贩武装公然向安全部门开火,甚至在闹市设置多个路障,并且攻击过往民众车辆,造成多名墨西哥警察中弹身亡。

据称,在这次枪战中,强大的锡那罗亚贩毒集团的成员们似乎压制了安全部队的火力,后来安全部队一方暂停了行动。CNN下属机构ADN40报道,在锡那罗亚州中心的库利亚坎市,一辆装有军用机械的装甲车与联邦军队互射了重炮。

枪战发生后,许多户外的居民惊慌逃窜,还有其他人被困在室内不敢外出。因为屋子外面,军队和贩毒集团的成员一整天都在进行激烈的枪战。

枪战发生后,社交媒体上很快传出了现场的图片,显示了库利亚坎市民在枪战中遭遇的混乱局面。地面上,滚滚的黑烟正在翻腾,母亲们一边在路边汽车后面寻找着掩体,一边拼命地保护着孩子。

毒贩猖獗 甚至主动抓警察

墨西哥面积196万多平方公里,人口约1.2亿多,位于北美洲南部,拉丁美洲西北端,是南、北美洲陆路交通的必经之地,素有“陆上桥梁”之称。那么这道桥梁起到了什么作用呢?就是世界上有名的贩卖毒品、走私枪支的重要通道和犯罪之路,毒品让墨美两国在这700公里上建立起了割不断、解不开的纽带。

全球生产的毒品60%以上都销往美国,美国人消费的可卡因占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2002年以来,美国吸毒者占全美人口近10%,而每年从外进入美国96%的大麻、64%的可卡因和58%的海洛因均来自墨西哥。保守估算,每年美墨之间的毒品交易额大约在190亿至290亿美元。

同时,墨西哥是一个信仰天主教的国家,没有死刑。失去死刑威慑,毒贩更加猖狂地使用暴力,加之与不禁枪的美国为邻,各种武器在黑市流通。

墨西哥政府并不是完全没有作为,不过为此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无法承受。自2000年开始,墨西哥政府发动了无数次毒品战争,但是收效甚微,并且损失了大量警务人员。其中,仅2007年到2014年就有80多名市长被毒贩杀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中玛丽亚·戈罗斯蒂塔这位女市长32岁当选米却肯州蒂基切奥市长时曾誓言要惩治毒贩,她曾说“很多人包括儿童、妇女,每天出卖灵魂被贩毒集团利用,只为了能带回家一个面包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然而之后她和丈夫开车出去旅游时就遭到贩毒集团疯狂的报复,丈夫伤重身亡。此后几年一直遇袭,最严重的一次受伤后,余生必须与尿袋为伴。甚至在她卸任之后,毒贩仍然没有放过她。在玛丽亚送小女儿上学的路上被毒贩劫走,数天后尸体在公路边被发现,死状惨不忍睹。

还有一位特米斯科市女市长吉斯拉·莫塔,该地区也是墨西哥毒品交易最为泛滥的地区之一,更是就任仅仅14小时就被发现被枪杀在家中,成为“史上最短命市长”,她被发现时还有4具亲属尸体。此前莫塔曾誓言扫荡贩毒,对贩毒集团的暴力、罪恶绝不容忍。

就在今年9月,美媒又报道一位金塔纳罗奥州的警察局长何塞·安东尼奥·亚马身穿警服,手持步枪在离家仅一小时的地方执行任务,又被贩毒集团绑架,4天后尸体被找到。堂堂警察局长,光天化日下被绑架,还被残忍分尸杀害,可见毒贩之嚣张跋扈。

据媒体报道,从2010年至今,墨西哥因为打击贩毒集团而丧生的警察人数无法完全统计但已上万,遭受波及死去的平民人数则超过二十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墨西哥警察疑遭毒贩伏击 现场火光熊熊14名警察死亡

如此,难怪墨西哥前总统迪亚兹对贩毒越打击越猖狂的困境发出这样的感叹,“可怜的墨西哥,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