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英国卡车发现39具尸体

作者:董一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10月23日凌晨,英国埃塞克斯郡格雷斯工业园的一个冷冻集装箱震惊英国和世界,据媒体报道,警方在货柜内部发现了39具尸体,其中包括8名女性。英国警方迅速介入这起悲剧的调查工作,随着调查的继续,多个欧洲国家牵涉其中。包括首相约翰逊在内的英国政要纷纷发声,在对事件表示震惊与悲痛之余,也宣誓要彻查到底。与事实相比,目前这一案件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是谜团,以及在英国“脱欧”进程延宕下,对于边境和移民问题的回望与反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人、车、地三方面来看,这一案件的背景不可谓不复杂

这一惊人事件被揭露正是23日午夜。救护人员应电话请求来到车辆现场进行调查和施救,英国警方在接到救护人员的报告后,迅速抵达案发现场,却只看见了冷冻集装箱内有39具尸体。随着调查的推进,多个欧洲国家都与该案挂上关联。

据英国警方调查结果,卡车司机是来自英国北爱尔兰地区的莫里斯·罗宾逊,目前已被埃塞克斯警察厅以涉嫌谋杀为由扣留调查。在此次案件中,司机是唯一涉案的人员,同时也是唯一活着的线索。但是在欧盟内的单一市场里,卡车司机游历各国、随意接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与集装箱或许也只是受托运输的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卡车的身世则更有“纠葛”,车是英联邦国家不常见的左舵车,注册地是远在东欧的保加利亚,但申请注册的却是爱尔兰公司,事发之前数天才从爱尔兰入境英国威尔士的霍利海德港。保加利亚总理鲍里索夫及其他消息人士很快回应称,该车早在2017年6月离开保加利亚就再未踏足,极力表示这辆车与其注册地无甚关联。

还有,集装箱的确切行踪也尚待明晰,警方掌握的集装箱的活动,最早是由比利时港口泽布吕赫装船,经9-10小时的定期轮渡抵达英国埃塞克斯郡的珀弗利特港。泽港负责人表示,港口区域冷藏集装箱完全密封,受害者不可能从港口进入集装箱。该集装箱的追踪以及39人何时何地以何种状态进入集装箱不得而知。同时,货物背后的真正人物是谁也难以追溯。一般而言,集装箱主要用于大批量货物运输,而以集装箱运货的通常是背靠某个公司或某位委托人,且需要指定货物的接收方以及地址。然而,目前介入调查的三国警方均未能获得相应信息,也就无法追踪这起人员偷运事故的幕后黑手。

值得关注的是,受害者的身份仍难确定。虽然《金融时报》、《卫报》等英国大报均援引所谓警方消息,称39人均为中国国籍。然而,按照这种偷运人员入境的一般情况,受害人身边很难有护照等能够证明其身份的法律文件,警方也不大可能得到其他的“硬证据”。他们是谁?从哪里来?在何时死亡均不得而知。

惨案频发 欧盟边境和人员流动何去何从?

此案一经发生,即在美欧媒体上掀起了有关边境和移民管理的反思,不少媒体将此次事件与2000年荷兰卡车司机载着58名中国籍受害者集装箱的案件,以及2015年奥地利发现70余名难民挤在冷冻集装箱死亡的案件相提并论。这些惨剧令欧洲乃至全世界以另一个视角来观察欧盟的人员和货物自由流动生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员在欧盟范围内自由流动的申根区制度,以及保证商品、服务、资本流动的欧洲单一市场,曾被看作是欧盟发展的巨大动力和制度红利,长期以来被看作高水平区域一体化的标志而被世界大部分国家所羡慕。在申根区国家内,一个个人一旦进入,则在区内畅行无阻。单一市场制度也让进入欧盟内的商品在区内免除了各国间边境检查和关税报批的复杂手续,极大降低了欧盟各国的交易成本。

然而,这种内部便利也被非法移民、难民以及偷渡分子利用,在欧洲国家仍然保持较高社会福利和较高经济水平的背景下,不少人宁愿选择冒险犯难,去尝试“迈过线就能到天堂”的可能。

这其中,英国的情况则更为特殊。首先,英国由于其主权和政治考虑,没有加入申根计划,这使得非欧盟居民入境英国仍然需要复杂的手续和检查。与此同时,英国的自由市场经济传统却十分欢迎欧洲单一市场计划。这两大因素令希望以非正常渠道进入英国的人选择藏身货柜中以避开边检。但英国作为岛国,与欧洲大陆之间的英吉利海峡成为了双方交流的地理屏障,货物流动多要靠法国、比利时、荷兰等国港口与英国通航的定期货轮进行,这通常意味着数个小时的漫漫海路……

再加上近年来,英法两国对于此类偷渡事件防范增强,法国加莱港和英国多佛尔港两个相近且繁忙的港口加强了偷运人员的检察力度,从而使得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选择比利时泽布吕赫和英国珀弗利特两个货运为主的港口采取行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受害者在冷冻箱内的停留时间,令他们几乎了失去生还机会。英国公路运输协会总裁伯尼特评论称,箱内温度最低可达零下25摄氏度,任何人身处其中都“极其恐怖”。

从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以来,欧洲各国均把应对难民流入作为头等大事,而申根区内移民难民自由流动则被当成心腹大患,甚至引发申根区制度是否合理,弊是否大于利的讨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波动不仅让整个欧洲特别是中东欧国家对难民和申根问题疑虑大增,对难民问题、边境问题和欧盟的焦虑不安感也成为2016年推动英国在全民公投中选择脱离欧盟的关键原因。可以预见,在当前英国和欧盟刚刚达成新脱欧协议,且英国议会对其完成“二读”程序的关键节点上,此类惨案恐怕将更为刺激英国国内疑欧情绪、反移民情绪以及以及对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政府的不满,恐怕让刚刚现出曙光的脱欧进程再蒙阴霾。同时,欧盟国家或许也将在自由繁荣与稳定安全之间再次进行判断与考量。

本文系网易号“你好地球人”独家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