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国游客挤爆的南极, 太南了

subtitle 金融八卦女 2019-10-05 14:36 跟贴 7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管是来自哪个国家的游客,他们的潜台词可能都是:“只有南极才配得上我。”

文|王二狗

来源 |本文转载自九行公众号(ID:jiuxing_neweekly

···

  南极最近可能抖了一下。 这个抖,并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他们要来了。

游客们到南极游玩 / Unsplash 最近,自然资源部发布了一则消息,南极长城站开放旅游申请了,而几乎同一时间,我国第一艘极地探险邮轮“1号船”也落水了,宣布今年10月份就要开启第一趟南极处女航。 这意味着,南极不再是过去那个只能在风光片上解解馋的地方,如今正变成现实,走到家家户户未来的旅行清单上。
中国长城站欢迎语 / 图虫 别以为你荷包空空,不去就完事了。 自打南极大陆被发现以来,就逃不过被人类各种欲望支配的恐惧,每年数以万计的游客涌向南极,而造成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可能又绕了一圈,影响着正在电视机前吃瓜的你。 我们一直认为,南极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地方,但当剥开“地球最后一片处女地”这种文艺包装纸,里面装着的,恐怕只是被人类咀嚼过后,剩下的渣滓。

1./炫富/标榜21新世纪的南极 /
我们离南极大约有20000公里。 这个数字看起来很浪漫吧,但变成现实却是这样的: 从北京出发,先到达拉斯或者迪拜转机,飞往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再转机到乌斯怀亚,再选择邮轮/小型飞机+邮轮/直飞到达南极。 光是前三段飞机,就花去了将近30个小时,还很贵。 前面的飞机票加起来最低也要小1万,再参加目的地跟团,邮轮巡游要5-20万,小型飞机+邮轮要12-16万,飞机直达最贵,要50万以上。

飞机抵达南极 / pixabay 尽管路程遥远、价格高昂,要跨越这2万公里的人,还是很多。 据国际南极旅游组织行业协会(IAATO)最数据显示,2017-2018年南极旅游季,全球共计有51707名游客到访南极,中国游客人数达到8273人,占比达16%,仅次于美国。 有数据显示,在2022年,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南极的第一大客源国。
在南极徒步登山的游客 / 图虫 老艺术家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愿意大老远跑到南极? 如果是自然景观,那么除了企鹅看不到,在阿拉斯加、冰岛上看到的也差不多; 如果是冒险精神,那说实话,除了那几趟转机辛苦点,德雷克海峡浪一点,其余的邮轮或飞机服务都已经可以做到很舒服,甚至说得上有点享受。 当你问去过南极的人,他们一定会给你各种高大上的理由: 那里最纯净/感受地球的另一端/想更深层次地认识世界,但不管是来自哪个国家的游客,他们的潜台词可能是,“只有南极才配得上我。 ”
南极上的企鹅 / Unsplash 除了一般的旅游观光和洗涤心灵外,南极游还自带一种精神文化层面上的认同效果,而这种效果,恰好是他们所追求的。 最近有个热词叫“社交货币”,按照最流行的解释就是某种能让你精神实力大增的东西,通过别人的点赞/转发/评论而得到量化。 老艺术家一沉思,南极游不正是2019最新型的“社交货币”么? 当人们踏上南极的那一刻,要找的不是厕所,而是在南极洲上是否覆盖网络,要第一时间把这最激动人心的一刻po上社交账号,向全世界宣布: 老子终于登上南极了(你们快来羡慕妒忌恨我吧)。 而拥有一条定位在南极的朋友圈,则是他们毕生的追求。
某位游客在ins上po的南极旅游照,严重违反了不得靠近企鹅5米内的规定。 / Instagram 当昂贵的LV、法拉利不能再刺激人们的神经,提到南极游时,确认过眼神,是同样富贵并有品味的人。 不过,随着南极旅游开放和交通工具的发展,这种“社交货币”也在通货膨胀下不断贬值,最便宜的南极游目前5万也有,普通工薪阶层和年轻人稍微存几年钱也去得起,按照这个逻辑,看来富豪们下一站要去月球,才能实现自我价值了。 人类的天性其实并没错,但影响了极地环境就是你不对了。 尽管有《南极条约》约束,尽管有经验丰富的导游盯梢,尽管登陆南极需要遵循数十条世界上最严厉的旅游行为准则,但是越来越多的游客,对于消解一块香蕉皮也要180年的南极来说,还是太“南”了。
去南极游玩时,游客需严格遵循的规则林林总总有30多条,包括: 登陆下船、游玩返船都要先消毒鞋子、对衣服进行吸附保证没有外来的种子、观赏企鹅不能靠近5米范围内、除了脚印不能留下任何东西,也不准带走南极任何东西包括一颗石子等等...... 总会有人太忘乎所以,不遵守南极上的规则: 一对新婚夫妇在南极旅行并拍婚纱照,摄影师为了出效果,不惜去追逐企鹅,使企鹅群受惊四散奔逃。 还有人不守时,不在规定范围内行走,喜欢大声喧哗,甚至在极地邮轮上彻夜赌博等等...... 当“身份象征”的生意做完后,留给南极的,只剩下一地鸡毛。

2./杀戮/掠夺半个世纪的南极 /
世上的海大多相同,可世上再没有另一片南极。 这片面积1400万平方千米的净土,差不多是中国面积的1.5倍,但至少98%的陆地面积被常年累月的冰雪覆盖,形成独特的生态系统。

利用卫星技术拍摄的南极/NASA 在南极,我们可以观赏到各种憨态可掬的企鹅,可以看到在浮冰上慵懒晒太阳的海豹,还有跃水而出令人震撼的巨型鲸鱼,再加上经过亿万年风力作用而形成凌厉而雄伟的雪峰...... 在南极,伟大和渺小都可以同时形容在人类的身上。 千百年来,它一直戴着副神秘冷峻的面孔,仿佛是独立于地球之外的外太空。
在没有船之前,我们对南极的想象是无穷的。 我们只知道,在遥远的南方,在一座“未知的南方大陆”,与北极遥相呼应,这一观点,最早是在公元前4世纪,就被我们历史课本的老朋友亚里士多德提出。 在那里,有没有人居住,有着什么生物,有着怎样的自然景观,我们一无所知,却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
1570年,亚伯拉罕·奥特柳斯绘制的世界同时有北方大陆和南方大陆 / wikipedia 南极发现史扑簌迷离,又带着点残酷色彩。 当时,法国、英国、俄国、美国都认为是自己的人先发现了南极,但唯独美国的说法值得拿出来捋一捋。 在1792年,在英国还为打开中国市场而头痛欲裂的时候,美国已经找到最好的倾销产品——海獭皮。 他们发现把海獭皮卖到中国,利润非常可观,在他们眼中,一块上好的海獭皮,无疑就是纯正的金子。 当杀光了他们自己附近,还有远一点海域的海獭后,还是不够,怎么办? 这时一个美国船长就偶尔发现了南极洲这片海獭天堂,还因此捕杀了32万只海獭。
美国货运商船“中国皇后号”停泊广州黄埔港的场景 不管历史的真相如何,既然发现了南极,人类又怎么舍得停止脚步。 大家纷纷想在南极上划分领土,把南极据为已有: 1908年,英国政府第一个提出对南极洲拥有主权。 随后,新西兰、澳大利亚、法国、挪威、智利、阿根廷也紧随其后提出对南极的主权要求。 最后,这场主权争夺的闹剧,在1959年,12个国家签订《南极条约》,宣布“冻结南极领土主权”,才稍稍落下帷幕。
不甘在南极毫无存在感的人类,在签订条约的同时期,把科学考察和极地旅游也提上了日程。 当1956年,阿根廷那艘载有40名游客的船向南极驶去的时候,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法盒。 可观的利润,像当年的争夺战一样,使智利、澳大利亚、美国等国家迅速跟上,打造一系列的南极旅游。 只不过在当时,对于旅游的管理极其缺乏,游客登上南极并没有什么需要遵守的规则,他们甚至可以随意地抓起一只企鹅拍照。
过去的南极游客拍照。 / wayfinders

3./欲望/污染南极还能撑多久 /

  人类对南极的欲望从未停止。 游客到南极的旅行目的地,总是绕不开科考站。

夜色下的南极科考站。 / Unsplash 40多岁的尼古拉斯·约翰逊,曾经是美国麦克默多科考站的一员,他在那里担任洗碗工和垃圾清理员近10年。 在他写成的《大死地: 深入陌生、险恶的南极世界》回忆录中,曝光了科考站的诸多丑陋行为。 比如,在南极冬季的漫漫长夜,24小时都是黑夜,工作人员依靠性、酗酒、甚至吸食大麻来苦苦支撑自己的意志,在麦克默多科考站不到200人的情况下,每年要用掉的套套就有1.65万个。 在2016年,这本回忆录也被HBO拍成电影《死极之地》。
南极第一城——麦克默多科考站。 / 每日电讯报 作为南极第一城,麦克默多科考站拥有200多栋建筑,可容纳居民1258人,还有3个机场,4间酒吧,医院、电影院、商场、通讯设备等一应俱全。 在夏季,上千名科学家和来自各地的游客不远万里来到麦克默多科考站,难怪作为垃圾清理员的约翰逊决定不忍了。 当年,人类以食物链顶端的姿态登上南极,可南极的生态系统却极其脆弱,由于温度极低,南极并不能自行降解垃圾、石油或其他污染物,哪怕是踩了一脚苔藓,也需要10年以上才能恢复原状。 但南极上,超40个国家建立的150余个科考站,几乎80%都是建在南极洲海岸线附近的无冰雪区域。 这样,人类的补给和抵达是方便了,但南极的无冰雪区域本来就少得可怜,对人类活动也更为敏感,过多的科考站,南极恐怕“吃不消”了。
目前,科考站在南极的分布情况。 / wikipedia 尽管我们有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还有1991年签订的《关于环境保护的南极条约协议书》,对登陆南极的船只、人数、以及游客在南极上的禁止行为都进行了规范。 甚至有很多相关的研究表明,极地旅游对环境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但每年的游客以倍速增长,日积月累的作用下,已经超过了这些条条框框。 不管是科考站的建筑垃圾、遗留物,还是游客带来的入侵性物种和细菌、邮轮上废水排放、漏油事件,都可能将改写南极生态系统的历史。 不过,南极正在面临的头号敌人是全球温室效应和海洋垃圾。 2018年,南极最大的冰川之一,思韦茨冰川崩解,列出了一个大口子,科学们认为,这将会导致海平面整体上升3米。
思韦茨冰川崩解 南极是全球升温最快的地区之一,过去28年,南极的冰雪覆盖减少了四成,而企鹅面对冰雪融化也只能寻找新的栖息地。 除了冰川融化,海洋垃圾也开始漂到南极。 在2018年初,正在执行第34次南极考察的中国科学家在南极海域发现了微塑料的存在。
显微镜下的微塑料/央视新闻客户端 微塑料难以降解,可在海洋里存在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堪称“海洋里的PM2.5”,如果被南极海域附近生活的海豹或者企鹅误食,这些美丽生灵也将会消逝。
不少旅行社打着“南极将要消失”的噱头兜售南极游产品,一旦冠上“要消失”的名衔,人们总是要去看“最后一眼”。 但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南极除了观赏功能外,更重要的身份是全人类的空调。 它对全球气候和海洋环流都影响深远,在环保意识和相关南极保护法律还没完善的前提下,过分鼓吹“南极游”,最终导致的恶果还是要由人类自己承担。 对于特殊的极地旅行,若然不懂敬畏,不带上责任,那么,我们又何必远方呢? 参考文献
1.南极从哪里来 星球研究所 2.南极大陆: 半部冒险史,半部争夺史 中传数新 3.携程报告: 中国赴南极游客12年增100倍 今年有望破万 Travel Weekly China 4.全球治理视域下的南极旅游国际规制研究 陈志强 5.Polar life is anything but frigid 澳大利亚人报

本文经“九行”授权发布

九行 |《新周刊》旗下的新锐旅游平台

专注于研究一切不正经的旅行艺术

你的城市有什么值得观察?不如来看看诊疗单

奇遇记 | 旅行观 | 格调局 | 觅食计 | 城会玩

分分钟十万灵感

—end—金八传媒往期获得奖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