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量大!坚决不让房价猛降!这算是命令?

subtitle 米筐投资06-17 09:53 跟贴 7538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

上周,湖北恩施州售楼部的经理们接到一份房地产协会的“红头文件”,要求各售楼部绝不能靠猛降价的方式来卖房子。

去年三四线的销冠L顾问说:“房子不好卖,还不让降价!可咋整”?

楼市大跨步进入下半场的现实下,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分化早已超出常人的想象。砖家称这种城市极端分化绝不仅仅是贝壳网站上5000与30000一平的价格差距,而是流动性窒息清0与30000块钱排队买不到的差距。

吃瓜群众从“红头文件”的白纸黑字里看到,这份文件针对的是最近恩施州反映比较强烈的房价断崖式下降问题。

形势催命,“红头文件”号召开发商多头们不要怂,要面带微笑共克时艰。

恩施不是孤例,而是未来楼市迷雾中的一种趋势。

冰冷,真实。

棚改退潮;

年轻人长期净流出;

城区在收缩;

财政能力不硬气;

跟中心城市群的距离有点远。

多重利空叠加,找到持续接住房价的盘,估计比拿下诺贝尔数学奖还困难。一方面无解,一方面又是顺应历史规律的理所应当。

对于绝大多数三四线来讲,2019年和2020年的棚改收缩已经板上钉钉,上一波行情很有可能就是最后一次骚动。

从公开数据来看,2019年棚改货币化已经基本取消,2018年对棚改依赖比较大的中西部和东北地区,2019年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腰斩。

三四线前几年的风光时刻,简直可以藐视所有一二线。但当躁动归于平静,未来三四线想再集齐“几颗龙珠”领涨全国,概率越来越小。

现实的照妖镜下,终归要回归基本面。

2

2019年高考人数突破了1000万,他们是当下中国最有希望的一群人,年轻,有活力,又有一个个尚未完成的梦想。

放下《十年高考五年模拟》,把笔记撕成条条的那一刻,背起行囊,他们的方向是“水草丰美”的大城市。因为只有在哪里,什么工商管理、汉语言文学、会计学等高大上的专业才有用武之地,也只有在哪里,写字楼流水线才有足够的坑。

高考不是人生的终点,但却是某些地方房价的终点。

人走了,地卖了,房给谁?

那些已经在大城市打拼的80后、90后,为了还房贷,喝口矿泉水都不敢大口。他们见到即将到来的新生们会说句什么呢?

老弟老妹儿,一起扛。

带着利群烟的余味,在北上广深都打过工的L先生说:生活的风浪不断拍打着我,和我一起被拍打的兄弟姐妹们都偶尔会扭过头来看我一眼,充满了鼓励,他们并不是学会了享受,而是出于无奈下的妥协罢了。

曾经表现抢眼的三四线,它们领涨全国,它们碾压一线,它们会不会傲慢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呢?

苏南和江浙地区的三四线是硬气的,还有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城市群附近的三四线,地方大户聚集,跟中西部偏远的三四线确实不是一个级别。

大潮起起落落,裸泳的倒在沙滩上。

3

2018年三四线普涨;

2019年三四线分化。

必贵园的杨主席开始重整兵马,撤出了那些看不见“韭菜”的地市。有一线的销售说:“今年必贵园在洛阳拿了个地王,1400万一亩,看来郑州卖便宜了”。

多头的逻辑里,只有涨。

扒一扒日历,一二线已经震荡了快三年,这种磨人的心电图还要持续多长时间,似乎要看周边的三四线能不能再加把劲儿了。

一二线的地王少了(除了苏州),但环一二线的地王却最近又有冒头之势,这究竟是什么神操作,难道是一二线不受待见了。

想想最近几年房地产最大事情是什么?

也就是三四线去库存的结构性牛市。

结构性牛市的另一层含义:一场定向造富运动,先富起来再说。

这一点请老铁们记在小本本上,很重要。估值守恒,牵一发而动全身。

反过来再想一想,一二线的底座是什么?

思来想去还是下游三四线的资本池子,棚改这一下子底座高效率灌水,三四线的类似分钱又分房的老刘老张家足足的多了一大波。现在三四线价格上天了,老刘老张家腰杆硬自信心十足,能不想着往高处走吗?

笔者看不懂,大家说会发生什么?资产的天平会往哪个方向倾斜?

明牌。

晚上三五好友在北京的胡同口撸串,邻桌的中年人说:“世界有三大永远涨的奇迹:美股,中房,还有单身狗的粮”。

4

6月发生了很多历史性的大事:

科创板开板;

高层再提房住不炒;

资本市场获得金融高层顶配力捧;

要下大力气扭转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两条腿“一长一短”的畸形;

货币谨慎常态化;

以及社会财富新池子的修缮。

2016年躁动之后,最大的事实是什么?

如上图,存款+房地产占居民财富总量的近75%!全国居民持有房地产总市值将近300万亿。什么意思,这就是我们迈向未来的财富起点,未来怎么折腾也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去操盘的。

保护这些财富才是最大的正确。

怎么保护?

用官方的话叫,用增量带动存量。用大白话叫,做更大的生意,挣更大的钱,继续挣钱才是王道。

做生意,开拓新领域都是需要冒险、都是需要付出巨额成本的,如何支付,谁来支付?这确实是一个要命的问题。

笔者把目前的时期叫:“国家的二次创业”,这不是参与不参与的问题,而是存量本钱就那么多,既然是创业,那肯定是要全力以赴的。

这个时候,幻想着永远吃老本,钱生钱的就是前进的敌人。

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大家好好琢磨一下。

而当下的囚徒困境是,增量有待开拓没完成、需要时间,但存量以房贷负债为核心的债务资产包扩张的有点猛。存款是分母,债务包是分子,现在最好的方向是做大分母稳住分子。

说起来简单,但真正操盘复杂的很。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路漫漫。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