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比赵斗顺出狱更可怕的是,我们对罪恶毫无办法

subtitle
进击的卤蛋 2019-05-08 16:37

【全文共2592个字,13张图片,预计阅读时长6分钟】

真正的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鲁迅

素媛今年19岁了参加了高考、实现了梦想、做了两次大手术,在没有那个恶魔的世界里平安地度过了10多年

与此同时,在监狱中被关押十年、接受了400多个小时心理教育的赵斗顺,距离2020年出狱奔向自由,还有586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民众们并不想让他出来。

在距离赵斗顺出狱还有3年零3个月的时候,韩国70万民众就曾发起过请愿,希望赵斗顺能够无期徒刑;距离赵斗顺出狱还有1年零8个月时,韩国一档综艺公开了赵斗顺的相片,以提高民众对于此的警惕;距离赵斗顺出狱还有600多天,韩国出台了"赵斗顺法",将在出狱后给赵斗顺带上至少七年的电子脚镣,并且24小时一对一监视他的行为

明明他已经受到了惩罚,他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十多年失去自由被关押在暗无天日的小黑房子里。为什么人们愿意给其他被释放的犯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却单单揪着不放过这个一无所有的流浪汉?

01 理智的恶魔最为可怖

如果听过他的故事,就能明白民众为何对他耿耿于怀。

这个看上去面容普通、相貌老实,同大街上任何一个普通人没有区别的流浪汉,有着与外表全然不符的心狠手辣对着年仅8岁的幼童也能狠下毒手

他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强奸了路边好心为他撑伞的小女孩,不顾女孩的惊叫哭求,在清洗证据时粗暴的对待导致女孩大小肠流出体外,造成80%生殖系统和肛门永久破损,内脏严重破裂。在后续的生活中需要安装人造子宫,连续经受痛苦的手术,也许终身都不能让尿袋离身。

女孩的惨状没有唤起赵斗顺的良知,他妄图通过消灭证据来洗清嫌疑,并且在被抓捕时拒不承认,嘴硬地声称自己没有罪

他在犯下滔天罪行前就有高达18项前科,其中也包括性侵。上一次强奸一名女性后被抓到警察局,他就是靠着"患有病理性醉酒"的说辞逃脱刑罚逍遥法外

理论上,患有精神类疾病——病理性醉酒的人,会在少量饮酒后极度兴奋做出不符合平日作风、难以控制的暴行没错。

但是看他那张沾沾自喜的脸,明显是熟悉法律漏洞的惯犯,明显是作恶借口的"病理性醉酒",竟也真的能够替他减了3年的刑?

服刑期间300多页的请愿书表达的都是一个"我没罪",字里行间表现的是他毫无悔过之意

最可怕的是,他是真的认为自己没有错

400多个小时的心理辅导无法纠正赵斗顺扭曲的内心,十年的关押换来的是心理检测"性偏理性高",接近满分的反社会人格测试远高于著名的反社会连环杀手

拥有无数次的前科却仍然能够逍遥自在地去伤害下一个受害者;不知悔改的观念外加恐吓性的语言都被完全无视;扭曲的性认知加上有不良性冲动、出狱后再犯可能性极高却毫无办法。

这样一个恶贯满盈,一旦出狱就相当于放虎归山、报复社会,甚至很可能再去迫害弱小的"素媛"一家的囚徒,一颗能够在人群中恣意移动还随时会被引爆的炸弹

最终得到的仅仅是对他增加100个小时的心理辅导。

这有什么用?

02 化学阉割无法消灭罪恶的根源

青瓦台上关于"赵斗顺"的6223件请愿公告上,有一大半的内容是请求采用"化学阉割"

呼声如此之高,在这一案件中却并未被采纳执行。

2010年,韩国成为亚洲首个通过并实行"化学阉割"的国家,并且不同于欧美的自愿选择,韩国采用的是强制实行。(但由于新法不能用于旧案,素媛案的赵斗顺并不能适用此法)

而所谓的化学阉割,指的是用药物注射进罪犯的体内,使男性荷尔蒙分泌抑制性欲,同时不再勃起,令男性独有的人体反应降低。

药物并不能使罪犯永久性失去性功能,也并不能百分百压制住性冲动,在短暂的抑制之后,罪犯的性冲动会有复苏的可能。

遏制性冲动药物亮丙瑞林三个月左右就会失效,也就是说,多次被注射后罪犯产生免疫,或是性冲动提前恢复,法官也无法得知。

韩国之前就有囚犯被化学阉割后又再次性侵女童的案例

美国性障碍诊所柏林博士的调查也显示,每1000个接受"化学阉割"的性犯罪者中,仍有80个人会再犯案。

就算赵斗顺被实施化学阉割,可就像素媛案中造成素媛最大伤害除了精神,还有借用其他工具残暴对待她的下体,造成她终生残疾。

即使他生理障碍,还是有一万个方法去残害孩子。

那么,预防犯罪的初衷、效果又何在呢?

03 缠绕的藤蔓无法困住归山的猛虎

我们不是对于罪犯不够宽容。

而是一旦鸱目虎吻的凶徒被释放,就犹如人群密集的地面底下隐藏了一条阴鸷的毒蛇,随时有可能探出头来咬上一口,将会威胁到每一个人

法律无法再对他进行裁决,执法部门无能为力,只能靠电子脚镣、专员监视等自欺欺人的手段来替民众寻找心理安慰

但电子脚镣能困住他么?

权威机构韩国法务部曾做过统计,韩国性犯罪者佩戴电子脚镣后,再犯案件数量不减反增,平均每年再犯案数达到了56件

电子脚镣不仅无法保证性侵犯的再犯率,还有可能带来反弹,导致犯罪分子更加强烈地报复社会。

韩国首尔一名有12次犯罪前科的凶徒,之前从未有过杀人的经历。但在佩戴电子脚镣向一名女性实施性暴行时,将她残忍刺死。

一对一24小时监视呢?

这是在素媛事件后才出台的争对重大罪犯的举措,在我国,从没有出狱后一对一监视的先例,韩国在之前也没有。

我们无法得知一对一监视能否管制住犯人不再犯罪,但可以做个大胆的猜想。假如赵斗顺半夜拿着凶器对监视者狠下杀手,或是趁着监管者上厕所期间潜逃,法律是否还能看住这样一个周身散发恶意的魔鬼?

或许公布照片也是一个方法。但是如此普通的面容,毫无特色的一张脸,有多少人能够牢牢记住?又有多少心智单纯的孩子能够记住

记错、认错人的情况比比皆是,中国之前就有认错性侵者错加暴力给无辜路人的先例。更遑论公开的只是一张十多年前的相片了。

假如有一天,一个普通民众在街上发现自己身边坐着的是极端反社会的那个恶魔,他会怎么办?

报警吗?警察会说,现在他还没犯法,没法逮捕

公开相片无法制止性侵犯者犯罪,也无法平息公众的恐慌。

难道在大街上看到拥有这样一个面容的人,人们要比谁躲得快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04 四溢的罪恶不应该被宽恕

一匹目露凶光的饿狼出狱,犹如平稳安全的土地上隐藏了淬了毒的泥块,这是一场属于素媛的浩劫,也是一场对于每一个社会成员的浩劫。

假如罪犯享有了自由,那么受害者就要像老鼠一样逃跑,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只有逃避躲闪的份。

这又是什么道理?

《杀戮的艰难》中有一句话:宽恕是伟大的,但宽恕把人不公平的置于情绪混乱中,回家的宽厚反而变成对受害者的另一种犯罪。

如果我们选择放过他,《素媛2》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