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四年终坐实 原发审委员或卷入康美药业惊天财务“造假”案

subtitle 叩叩财讯04-30 16:30 跟贴 13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导读:此次康美药业自爆财务问题并非自愿,而是因早前被证监会立案后,被要求先进行一轮内部整改自查,随着监管层调查的深入,康美药业上市多年来所积累的顽疾杂苛或终将曝光。据叩叩财讯调查,有原IPO发审委及曾拟任发审委委员者更或牵扯其中,被卷入这康美药业近300亿资金的惊天财务造假案中。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雷都@北京

编辑:翟睿@北京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被市场质疑多年的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终于正式被掀起了盖头,虽然对于这家市值曾达到千亿的白马股财务问题,市场早有预期,但那曾经华丽锦袍之下所隐藏的污垢泥虫即将大白于世时,却依然让人震惊。

4月29日晚间,康美药业披露2018年年报,其2018年营收193.56亿元,同比增长10.11%;实现净利润11.35亿,同比下滑47.20%。

与年报一起披露的还有一份《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下称《更正公告》),康美药业直言通过自查后,对2017年财务报表进行重述,而更正的结果中最为引人关注的便是:2017年货币资金多计入299亿,存货少计入195亿,也就是说早前2017年末趴在其账上那一度高达341亿的货币资金被凭空“消失”了近300亿而修正为了42亿。

早前,市场对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最大的质疑便是其“存贷双高”的异相,随着《更正公告》的出炉,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质疑也被坐实,而如此大金额的造假金额,更是刷新了投资者对A股市场纪录的认知——同样在4月29日深夜,另一家同样以“康”字打头的上市企业康得新亦发布一系列公告,也揭开了其百亿货币资金造假之谜,但这一记录很快便被康美药业这近300亿的“虚增”资金所破。

“令人窒息的操作,这最简单的审计程序能多出300亿现金?一个小国的GDP啊!”面对康美药业的惊天财务迷局,一位券商资深研究人士感叹道,“多年前,想起刚入行的时候,领导就和我说别覆盖这家公司。”

自2001年康美药业IPO上市以来,围绕在其身上的争论便一直未停,尤其是近几年来,伴随着其业绩离奇爆发式增长的同时,财务造假之说更是喧嚣尘上,其多年来的经营性现金流小于净利润,账上却拥有大量货币资金,更频繁举债,让康美药业的资金迷局备受外界质疑。

期间,有多人曾向监管层和媒体实名举报康美药业多次违法违规、虚假回购等问题,其中最为知名的则是来自于自然人刘志清对康美药业的举报,但至今虽然已经持续四年有余,却一直未有较大进展。

“这只是冰山一角,康美药业的问题才刚刚开始。”4月30日,一位接近于康美药业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此次康美药业自爆财务问题并非自愿,而是因早前被证监会立案后,被要求先进行一轮内部整改自查,随着监管层调查的深入,康美药业上市多年来所积累的顽疾杂苛或终将曝光。

据叩叩财讯获悉,有IPO原发审委员及拟任发审委委员者更或牵扯其中,被卷入这康美药业近300亿资金的惊天财务造假案中。

1)董事长或步违法后尘

在康美药业发布的《更正公告》中,其对2017年的财务报表中5大资金款项进行了更正,分别为:

1、由于公司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以及确认业务款项时的会计处理存在错误,造成应收账款少计6.41亿元,存货少计195.46亿元,在建工程少计6.32亿元;

2、由于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

3、在确认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时存在错误,造成营业收入多计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62亿元;

4、在核算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存在错误,造成销售费用少计4.97亿元,财务费用少计2.28亿元;

5、由于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以及确认业务款项时的会计处理存在错误,造成合并现金流量表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项目多计103亿元,收到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项目少计1.38亿元,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项目多计73.01亿元,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项目少计38.22亿元,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项目少计3.52亿元,收到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项目多计3.6亿元。

综合下来,这些数据的差错严重影响了康美药业2017年度业绩的真实性: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由原来的14.02%调整为了7.2%,基本每股收益由0.784元调整为了0.388元。而2017年度营业收入方面,康美药业从264.77亿元调整为175.79亿元,调减幅度达到34%;净利润由41亿元调整为21.5亿元,调减幅度达到48%。

康美药业的这一行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在几天前刚刚发布实控人被刑拘消息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大智慧。

4月26日晚间,大智慧公告披露称其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张长虹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接受调查(详见突发!大智慧实控人被刑拘,信披违规也将被判刑?他们也曾因此获罪)。

张长虹被刑拘的原由便是在2016年被查处的大智慧财务造假案——据证监会有关调查结果显示,大智慧2013年通过提前确认收入、虚增销售收入、减少应计成本等方式,共计虚增利润1.2亿。

张长虹作为大智慧斯时的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因“虚增或者虚减利润达到当期披露的利润总额百分之三十以上”而触犯《刑法》中的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而被追诉刑事责任。

“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这一罪名是在2006年刑法修正时从‘提供虚假财会罪’修订而来,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印发<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的通知》(公通字[2010]23号),明确规定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立案追诉标准中第(三)条规定:“虚增或者虚减利润达到当期披露的利润总额百分之三十以上的”。

虚增近300亿货币资金和近20亿净利润的康美药业显然触发了相关刑事案件的立案追诉标准。

如果一旦监管层立案调查结束,认定康美药业财务造假,那么康美药业的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将很大可能步张长虹后尘,而被公案机关刑拘遭受到来自法律的制裁。

“‘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虽然是单位犯罪,但与一般的单位犯罪不同,本罪实行单罚制,既仅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进行刑事处罚。”北京一家资深律师事务所何姓律师解释道,该罪会根据犯罪情节的严重程度,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单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金。

2)原发审委员或卷入

“如此大规模的造假行为,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一场窝案。”上述资深券商研究人士坦言,康美药业的财务审计中介机构在此之前是如何审计的?是如何毫无愧疚的出具多年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不过,在4月29日与《更正公告》同时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已经纸包不住火的前提下,作为与康美药业合作近20年的会计事务所——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正中珠江”)才终于给康美药业出具了第一份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据叩叩财讯查询康美药业历年来财务审计报告显示,正中珠江早在康美药业IPO时便开始合作,在2001年康美药业IPO申报稿中的(1997年-2000年)三年期报告期财务数据审核方便是正中珠江。

如果算上其IPO时的财报审核,在这20余年的康美药业财务审计中,共有6位来自于正中珠江的会计师对其财报审计签字,其中,杨文蔚共签字13次,为签字最多的会计师,何国铨共签字11次,吉争雄签字6次、张静璃签字5次、刘清、熊永忠、刘火旺则分别签字一次。

目前在被康美药业自查爆出造假涉及近300亿资金谜案的2017年年报中,负责其财务审核的第一位签字会计师便为杨文蔚。而在当年其IPO时,负责其财务审核的两位签字会计师则为杨文蔚与吉争雄。

值得注意的是,吉争雄与杨文蔚在资本审计圈中并非寂寂无闻之辈,甚至可以堪称大佬级别,这两位资深人士,一位曾多次担任过证监会发审委委员,并在多家上市企业担任独立董事,另一位也曾入选证监会首届大发审委候选人名单。

公开资料显示,吉争雄,1963年8月生 ,毕业于南京金陵科技大学,本科学历,高级会计师、注册会计师、注册税务师。2009年,其以正中珠江合伙人的身份成为证监会首届创业板发审委专职委员,也是广东证券辖区第一个专职发审委员,2010年,创业板发审委进行换届,吉争雄获得连任资格,继续出任第二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

而直接负责审核2017年康美药业年报的杨文蔚,其名字则在2017年7月底出现在了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既首届“大发审委”的80位候选人名单中。虽最终落选正式名单,但仍可见杨文蔚在审计行业的江湖地位。

正如上文所述,外界对于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的质疑并不仅仅聚集在其近一两年的财务数据。

早在2012年《证券市场周刊》便以《康美谎言》为题直指“康美药业在土地购买和项目建设上涉嫌造假,至少虚增了18.47 亿元的资产,几乎是公司2002-2010年9 年净利润的总和”。

2014年8月,一名叫刘志清的男子更是实名向证监会举报,并详细说明了康美药业管理层的违法违规行为以及取得证据的途径,其称康美药业存在多项违法违规行为,诸如虚假陈述、购买土地时涉嫌财务造假十多亿元、广发证券包庇康美药业财务造假。

“康美药业这个前期会计差错更正也是典型的避重就轻,一是完全没提2017年及之前的差错;二是完全没提2018年前三季报的差错。”一位资深投行大佬级人物在康美药业发布《更正公告》后认为。

虽然如此,但冰山一角终于被揭开。

“如果一旦监管层坐实康美药业财务造假,作为中介审计机构显然是很难逃避责任的。”上述何姓律师坦言,中介审计机构除了将遭受来自监管层的处罚外,投资者也可以因信披违规造成的投资损失向公司以及负责审定其年报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索赔。

“‘双康’(康美药业、康得新)的各上百亿元的全方位、系统性的财务造假大案是中国资本市场近30年来最恶性的造假事件,必将成为负面典型写入历史!“另一位知名投行资深人士在其微博上写道。

(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