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比《变形计》的假套路更可怕的,是父母的真冷漠

subtitle
进击的卤蛋 2019-04-27 15:17

卡夫卡的变形计中,格里高尔因为社会的冷陌和亲情的缺失而变形成了甲虫;而现在的孩子,为了弥补缺失的亲情而被送去“变形”。只是,单方面的努力之下,变形何时能休?

【全文共2599个字,14张图片,预计阅读时长,7分钟】

新一季的《变形计》又来了。

这个被骂了无数次“无良节目”“早日停播”“原生态交换节目”,已经走过了13年、拍到了第17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牌节目

而即使被骂到黑里透亮,这个节目仍然轻轻松松凭借着“乐华太子爷”赵小果的诙谐幽默攀上热搜,收视率高涨。

赵小果背猪

这个节目到底有什么“毒”,能够让观众一边骂着“都是假的”,一边又乐此不疲的点击播放?

01要变形先要有套路?

《变形计》的口碑确实是在一路下滑。从卫视平台播放网播;周一到周四联播季播再到年播,它的地位也越来越尴尬。

而它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假。

身为一个主打真实的记录性节目,它的真人秀的成分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记录的部分。节目的剧本要提前准备好;参加的孩子要仔细挑选。准则就是城市孩子要“坏”、农村孩子要“惨”

和家里起冲突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变形之前,节目组会唆使城市孩子们去朝家里要钱、顶撞父母,甚至是一些他们平常不会做的事情,比如约架、去夜店。变形开始后,节目组不仅会要求城市孩子们去砸东西、打人,还会扇动他们的情绪,三言两语就可以点燃孩子的怒气值,让他们爆发。

参加过节目的李宏毅曾在直播中坦言:导演组会要求他们发脾气,闹得越凶越好,砸坏了东西也不用赔钱。

李宏毅爆料

施宁杰也曾说,节目组会要求他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有次他拒绝了给大伯洗头这个安排,节目组的人把他围起来说:“你不洗,这辈子就回不去了,你就在重山的包围当中等死吧”“我们人多,你生气,你生气也没有用”,不让他吃东西、不让他打电话,一直持续到施宁杰爆发,砸了很多家具才停止。这就是节目想要呈现的效果,是“坏孩子”施宁杰的日常叛逆。

节目导演李哲也承认,纪录片本身比较平淡,为了让《变形计》更有看点,会有很多幕后工作。这样节目才有看头嘛!“变形”之后的对比才明显嘛!

破坏农村家具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城市孩子被定义成“坏”更悲哀的是,农村孩子被固化成了“穷”。不仅贫寒的生活要曝光在全国观众面前,而且自己还会被节目组拿来利用。

王红林是《变形计》第七季第三期的农村主人公,她家里只有瘫痪在床的大伯和年迈的奶奶,小小年纪就十分懂事是家里的顶梁柱。节目里,编导安排一位男同学来给她洗脚,然后这一幕被描述成“出人意料!王红林刚到城市就有了公主病”。节目播出后,王红林被流言攻击了很久,变得不再活泼,甚至想要转学。

网友对王红林的批评攻击

先用“叛逆”来固化城市孩子,再拿“贫穷”来消费农村孩子,再到节目的重要环节——城市孩子因为短暂的感动而悔过,甚至是去表演悔过。

虚假的剧本固化的标签,让“变形计”的“变”注定是昙花一现:廖弘毅回家之后的第一个晚上就去了夜店;韩安冉在整容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在网上忙着和前男友、姐妹撕逼;李耐阅与养父母断绝关系,还把自残的照片Po到网上……

语出惊人的韩安冉

城市里的孩子好歹算是回归原本生活。然而农村孩子们不仅生活没有实质上的改变,甚至心态还会失衡。吴宗宏回到农村不适应、董建设无法承受落差、离家出走……

这不是简单的用“本性难移”、“忘本”就可以总结的。是节目组给他们打开“潘多拉魔盒”的时候可能忽略了,成年人都不一定能承受的落差感,这些10岁左右的孩子要怎么适应?

02变形要双向努力

梁训是第八季第一期的农村主人公,被称为“史上最孤单的孩子”14岁的他一个人留守在家,个子看起来还没有10岁的孩子高。父母外出打工,陪伴梁训的只有一头猪,这头猪在梁训眼里比自己还值钱。在换到城市之后,梁训因为吃了一个鸡蛋而被紧急送进医院。因为他长期处于肠胃半饥饿状态,鸡蛋对他来说难以消化……

营养不良的梁训

这种直观的记录血淋淋地撕开了贫富差距的口子,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资助贫困地区的队伍中。湖南卫视也成立了芒果V基金,资助农村主人公的学业,援建了很多山区学校。

为梁训开的资助通道

揭露贫富差距,动员大众一起缩小差距,是李泓荔制作《变形计》的初衷。最开始的时候,节目尝试过母亲和高三女儿交换、城市公务员与乡村公务员互换,还有城市和乡村的老师互换等等。最终,决定了将孩子作为变形的主角。因为城市孩子和农村孩子的生活差异,能够将贫富差距最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

城市孩子名牌加身

此外,节目还展现了现代家庭教育的通病——家长责任的缺失。

城市孩子暴虐、叛逆,但是在节目的采访中,他们多多少少地都表达出了“小时候不管我,长大了凭什么管我?”的控诉。而家长,也很统一的用“挣钱养家没时间照顾家里”来给自己当借口,把“孩子闹情绪就给钱”当做家庭教育的通用模板,省时又省力。

用钱来弥补的家长

被物质喂大的孩子,早已把亲情排除在人生的必需品之外。父母的管教算什么?只要给钱,留守我会更开心!

可相比之下,农村孩子的留守,却什么都没有“贫穷”,逼着他们去理解父母;“贫穷”,让他们连闹脾气的资格都没有。

讽刺的是,农村孩子满是心酸的“懂事”,还成了城市家长掩饰自己失职的借口:“孩子教育不好不怪我,你看那山里的小孩,家长也没时间管,却那么听话!我家孩子不听话都怪城市娱乐发达,让孩子得了城市病送到山里“变形”就好了!”

家长恐吓家里的小孩子

这些家长用金钱来敷衍,用恐吓来教育把过错推给网络、推给游戏、推给城市,自己变成孩子身边的“杨永信”,将家庭变成压抑孩子的“豫章书院”,浩大的改造工程里,鲜少看到他们反省自己。

这是他们一贯的行事方式,而《变形计》就像是一面清晰的镜子,将这些全都撕裂开,嘲讽一般的给我们看:瞧!家长就是这样,就是永远不觉得自己错,全都是你的错!

孩子的心声无人关注

而反射出来的,不仅是家长的短板,还有我们的痛点——我们也曾被这样野蛮的催熟,草率的养大。什么都不懂、都没学到、都没得到的我们,还要被埋怨“身在福中不知福”。

可家长的思维已经顽固了多年,很难被改变,我们实在无能为力。与其一昧怨恨家长,不如从自己开始改变,暗暗告诉自己:我以后一定不要当这样的家长!

03变形计何时能完?

虽然《变形计》现在被花样嫌弃,但是它也不是没有过高光时刻。在最初的几季,它坚守“展露贫富差距”的初心,口碑和收视率齐飞。还在2007年获得了“年度公益节目”和“最佳真实电视节目”。

《变形计》获奖

而现在,在套路化的剧情虚假的演绎之下,大众对它失去信任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比《变形计》的“假”更加过分的,是家长的“懒”。

孩子转眼就会长大,成长中的教育十分宝贵且重要。如果家长只顾着事业,觉得用钱来弥补孩子就够了,那么《变形计》永远都不会完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