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是军事奇才?我怕你是想多了...

subtitle 郑州楼市03-18 09:26 跟贴 1 条

1701年,法国人攻入北美易洛魁部落腹地。39个易洛魁代表前往蒙特利尔,签署了和平协议,保证再也不介入英法之间的任何冲突。

自此之后,五大湖区已没有土著部落,敢与法国人为敌。

“新法兰西之父”尚普兰去世时,只有200名法国人定居在北美。

但随着皮草和木材贸易的持续发展,法国人在北美的人数暴增,一个世纪后的新法兰西,已经吸引到了4万多法国本土移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数量占优势的人口,使法国人进行殖民地扩张成为了可能。

不久之后,法国人在土著盟友的帮助下,顺利渡过了休伦湖,紧接着又是南面的伊利湖。

根据魁北克城的建设经验,军事堡垒应当位于易守难攻的地方,即水流湍急之处。

于是,法国人在伊利湖南岸的河谷大兴土木。两年内,四座军事重镇沿着河谷拔地而起,从北到南依次为:近伊斯勒堡、牛堡、马少勒堡和杜凯纳堡。

法国在北美建立的殖民地堡垒

1753年冬天,弗吉尼亚总督听闻法国佬又在英国殖民地的西边搞小动作,便向英国枢密院作出了请示。几个月后,英王乔治二世发来了如下指令:

朕授予弗吉尼亚代理总督罗伯特·丁威迪权利,武力清除殖民地西部所有印第安人和法国人。所有军需物资均,由殖民地议会负责筹措,钦此。

代理总督刚接到圣旨,就屁颠屁颠向殖民议会申请拨款。没想到,议员根本不买账,反手就将他拒之门外。没钱怎么办?先派人去找法国佬交涉吧。

1

华盛顿为英国请命

华盛顿从邻居那儿听到消息,便连夜赶往威廉堡。找到代理总督后,他表示愿意担此重任。

当时,华盛顿年仅21岁,由于早年丧父,他被长兄安排进了军队,终日碌碌无为。

考虑到“两国交战不杀来使”,军官当即申请下了这份既安全,又能体现“民族大义”的美差。

几天后,华盛顿带着七名侍卫跋山涉水,正准备翻越阿巴拉契亚山脉,谁料到,半路上稀里糊涂地闯入土著领地。

=

年轻士兵华盛顿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华盛顿的命够大,如果遇上其他土著部落,可能早就命丧黄泉了,但他偏偏遇上了曾经英国最坚实的盟友——易洛魁人

就如同休伦人和法国人之间的关系一样,易洛魁人与英国人的友谊是“用鲜血浇铸而成的”。易洛魁人曾坚定地站在英国一边,武装骚扰法国长达百年之久。

实际上,这支易洛魁人曾是被法国人赶上山的一支。华盛顿送出自己的配枪,与易洛魁人达成了结盟的口头协议。二当家简直求之不得,有了英国人做靠山,这支部落就不用担心法国佬的武装。

2

充当信使,无功而返

12月4日,华盛顿一行到达了维南戈,一个法国人的永久定居点。

遗憾的是,这里的法国人拒绝接受书信,理由是当地的行政级别太低。维南戈的行政官,坚持让华盛顿把信递交到牛堡。

一个星期后,华盛顿终于到达了牛堡,将信件交到了那里的法国人手里。

牛堡的掌门人是法国贵族出身的圣皮埃尔,为了彰显出贵族的气度,他把华盛顿留下,并大鱼大肉地款待了风尘仆仆的一行人。

刚吃完正餐,准备上奶油甜点呢,军官华盛顿急忙摆摆手:

得得得,老兄不必再忙活了,该言归正传了。我乔治·华盛顿,奉英国国王乔治二世之命,要求贵军撤离此地。

虽然圣皮埃尔表面上和和气气的,背地里根本瞧不起这英国乡巴佬,他双手一摊,装作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法国本土下令要建堡垒,我们也是没办法,谁愿意来着荒山野岭?倘若英国长官还让您送信,麻烦老兄直接送去魁北克军事部吧,毕竟我们这些基层单位实在做不了主啊。

华盛顿原本可以多停留几日,但一看圣皮埃尔整天打哈哈,就气不打一出来,第三天就启程回弗吉尼亚了。

无功而返?也不全是。华盛顿还担负着刺探情报的任务,他偷偷记下了牛堡的防备状况:

堡垒由四栋建筑物构成,总共配备了32门火力巨大的6磅炮(要知道鸦片战争时,中国海边设立的都是3磅炮)。

根据目测,堡垒中大概有100来个法国佬,50艘桦木艇和70艘松木艇,可构成一支高机动性的“特种部队”。

圣皮埃尔作为地方领导人,当然洞悉华盛顿的一言一行。

他将华盛顿一行人通信的事报告给了魁北克高层,并着重说明了自己的推测:

一旦天气回暖,英国人会大规模地从东边摸过来,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加固军事防御。

另一边,华盛顿顶着风雪回到威廉堡,向代理总督大人秉报了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虽然英国本土异常支持这次战争,但苦于殖民地议会坚决不肯批准经费拨款,代理总督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3

初战失利,签下认罪书

但殖民地的英国人并没有闲着,已经开始为开战做前期准备。

意料到要开战,华盛顿再次表示愿意效命,代理总督当场将其升职为上校,命令他筹措100人马,在春天前往俄亥俄探探法国人的虚实。

要知道,俄亥俄河流域开阔,其支流北接五大湖,东临中央大平原,横跨小半个美国的纵深,是天然的贸易大通道。

一旦法国控制了这部分地区,即意味着十三个英属殖民地将被包围在东海岸,失去了向西扩张的可能性。

杜凯纳堡

四个堡垒中,最为著名的要数杜凯纳堡(Fort Duquesne)。杜凯纳堡的地理位置与里昂相似,都位于大河的两条支流交汇处。

不过,杜凯纳堡处于最南端,相比于其他堡垒更容易攻击,只需要考虑法国的北部增援,不可能被上下夹击。

华盛顿带着150多位战士冲了上去,并亲手杀死了10多个法国人。

虽然深陷法国人的地盘,华盛顿也丝毫不为之所惧,并扬言“爷今天就占山为王了,看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法国人对于华盛顿的挑衅,立刻向上峰寻求增员。

所以正当华盛顿沉浸在一战成名的幻想中时,很快被赶来增援的法国士兵撞了个正着,被当场按翻在地。

不过法国方面并不想立刻与英国发生冲突,考虑到英法已经互不侵犯,享受了四十年的和平,法国拿出一份《认罪书》,相当人道地准备让华盛顿签字了事。

刚刚还在耀武扬威的华盛顿顿时怂了,只得老老实实地在认罪书上签字:

我承认,我在法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俄亥俄,犯下了杀害法国公民的罪行。——乔治·华盛顿

3

卷土重来,大难不死

虽然法国人让华盛顿毫发无损地回去了,但大英帝国算是丢尽了脸面。

第二年,几个英国殖民地总督在弗吉尼亚会见,商量着复仇计划,他们打算兵分四路,一次性把法国势力打出北美。

英国驻北美陆军总司令——布拉道客将军决定,先进攻俄亥俄山谷,将法国佬一次性打回加拿大。

将军的决策并非毫无道理,因为整个魁北克有6万法国人,而俄亥俄只有2000多人,柿子当然要挑软的捏。

在18世纪中期,英国殖民地已坐拥120万人口,是法国殖民者的20倍。

好在英国人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之间争吵不断。另一方面,几乎所有印第安部落都站在法国人这边,尤其是伊利诺伊人,米克麦克人,阿贝内基人以及莫霍克人。

那一年华盛顿23岁,自告奋勇担任布拉道克将军的副官。无所畏惧的布拉道克将军,率军进入俄亥俄谷底,打算跟法国人来一场堂堂正正的较量。

不料法国人鸡贼得很,躲在密林中伺机而动。

英军果然中了法国人的埋伏,在法国—印第安联军的偷袭下,英军一个接着一个地被隐藏在树后的敌人击中,最终布拉道克将军战死了,剩下的英军作鸟兽散。

华盛顿战败的地方,如今是一个纪念公园

此役,英军损失900多人,法军才阵亡了23人。英军86位军官中,战死26人,另有37人负伤。

就连勤部门的的50名英国妇女,也仅有四位幸存。华盛顿命大,外衣被打了四个弹孔,但毫发无损。

此仗惨败,导致英国向尼亚加拉的进攻计划也取消了,最高统帅的阵亡,副官华盛顿自然少不了背黑锅。

如果说华盛顿在这一仗中有什么功劳,那就是带军撤退,把剩下的人给带了回来。

不过英国方面,为了激起弗吉尼亚民众的“反法”情绪,将华盛顿渲染成了战胜归来的大英雄。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华盛顿继续领导着弗吉尼亚第一军团,随后,他追随福布斯将军,击溃了杜凯纳堡的法国人。

4

退伍结婚,咸鱼翻身

华盛顿最初的目标,其实是成为正规的英军军官,而非殖民地民兵的军官。

但他一直未获升迁,因此他在杜凯纳堡大捷后两年辞去了军职。

华盛顿从长兄那里学来了两点:

男儿当从军

高择偶标准

华盛顿的长兄,就娶了弗吉尼亚首富的女儿,从此在仕途上一帆风顺。

受到长兄的影响,华盛顿也只对富家千金感兴趣。

马莎·华盛顿

马莎是大种植园主家的长女,比华盛顿大半岁,曾嫁给比自己大20岁的弗州大富翁。

在朋友的撮合下,不到一年,华盛顿就迎娶了这位超级富婆。

婚礼上,当华盛顿说出“我愿意”时,他就成了弗吉尼亚最富有的人之一。

婚后,华盛顿彻底闲鱼大翻身,做起了农场主,他拿着马莎的钱疯狂买地,共持有10万多英亩土地,外加300多名黑奴。

一时间,婚后的华盛顿在殖民地议会里混的风生水起,结识了一大堆“靠妻上位”的国父。

可以说,如果没有马莎,屌丝华盛顿不可能混入上流阶级,更难以在波士顿倾茶事件后,拍着胸脯说:“我愿意出钱招募1000人,马上开赴波士顿击退英军!”

有足够的家底,是华盛顿开启辉煌政治生涯的敲门砖。

5

结语

人们总是说:一个人的成功,不仅需要个人的奋斗,也要结合历史进程。

美国国父华盛顿,远称不上军事奇才。

屡战屡败,却能幸存于战场,获得升职;

穷困潦倒,却能迎娶富婆,步入上流社会;

前英国狗腿,却能反水击溃宗主国,成为开国元勋。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华盛顿的成功证明了一点:

有时候,命运远比能力要重要,成功关键点就在于机遇(历史的进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