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哪里的人最爱吃狗肉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6-25 00:30 跟贴 33307 条
中国最能吃狗肉的地方在岭南。能不能形成吃狗肉的习俗,取决于营养够不够。餐桌上的狗肉,卫生堪忧。

想要每天定时看到浪潮工作室的文章?还请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欢迎搜索“浪潮工作室”并添加关注,我们还有不定期红包福利等你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狗狗那么可爱,怎么能吃它”!可偏偏有个地方每年这时候都要顶着骂声吃狗肉,这地方就是玉林。

因为玉林狗肉节的高调,广西人逐渐被贴上了爱吃狗肉的标签。不过广西人肯定不是国内爱吃狗肉的一支独苗,说起吃狗肉不少地方的人都有自己的心得,只是他们没有像玉林人这样抛头露面。

在这些吃狗肉的人之中,到底哪里人最爱吃狗肉?为什么有的地方有吃狗肉的习俗?现在的狗肉,吃起来安全吗?

哪里人最爱吃狗肉

判断一个地方的人爱不爱吃狗肉,最直观的方式就是看看他们那里有多少狗肉馆。

对大部分人来说,相比买狗肉回来自己烹饪,下馆子吃狗肉是更为常见的选择。所以一个地区狗肉馆的数量,基本可以反映这里的人对狗肉的热情程度。

在百度地图上搜索“狗肉”这个关键词,搜到的绝大多数都是各类狗肉馆。全国范围内,得到结果最多的地区是东三省。

其中,辽宁有1024条结果,黑龙江省有1626条结果。吉林省的数据最为夸张,单单是长春市就有800多条结果,总的结果数更是超过了2000条。

就像粽子有咸甜之争一样,吃狗肉这件事也分南北两派。北派的主力是东三省,而南方的主力就是两广地区。广西有超过1200家狗肉馆,广东也有超过1000家。虽然在数量上比不过东三省,但是两广地区仍然占据了南方的头两名。

2014年6月15日,广西玉林美食街,这些大排档一般都提供狗肉/视觉中国

相比狗肉馆的总数,人均狗肉馆数量更为重要。不过在这个方面,东三省依然领先。广东人口过亿,整个东三省人口加起来还没广东多,可广东的狗肉馆总数不到东北的四分之一。广西的人均数量也仅仅超过了辽宁。

这么看来,似乎东北就是中国最爱吃狗肉的地区了。不过且慢。狗肉馆多,并不能代表狗肉卖得多,卖得好。要想找出哪里人最爱吃狗肉,需要更直接的数据。什么类型的数据呢?

答案就是狗肉的消费量。有数据显示,在中国,有65%的狗肉都端上了广东和广西两地的餐桌。按照这个数据,就算其他的狗肉都流向东三省,也无法撼动两广地区在狗肉消费上的统治地位。

另外,两广地区不仅现在吃狗肉吃得多,历史上的食狗习俗也是出了名的。东北人大范围的吃狗肉,其实就是这几十年的事。而岭南人民对狗肉的热爱,历史就要久远很多。相比之下,说两广地区的人最爱吃狗肉,确实更合适。

狗肉馆能够火爆东北,离不开朝鲜族的贡献。

朝鲜族一直很看重饮食文化的传承。改革开放之后,这种坚持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八十年代在吉林延边首府延吉市,朝鲜族饭馆迅速兴起,从不到100家到2000多家。狗肉汤作为一道名菜也经常出现在菜单上。

2010年8月1日,吉林市,朝鲜族狗肉汤/视觉中国

八十年代末期,农村朝鲜族人开始流入城市。他们从事餐饮行业的比例是全国水平的两倍,在他们的影响下狗肉在东北逐渐火爆。

和东北不同,历史上关于岭南地区吃狗的记载很多。广州口岸的食狗习俗,对所有的来华外国人来说都是个下马威,他们大多会记录并评论这种风俗。

清代旅居中国的英国人唐宁,就是众多记录者之一。他记录在广州的猫狗市场,小贩把猫狗放在篮子里叫卖。不仅是城市里,在周围所有乡村都容易见到身背棍棒的屠狗人。

从这些记载里看来,历史上岭南的食狗风俗一直都很兴盛。到底为什么他们会一直跟狗过不去呢?

吃狗肉,为了肚子不要面子

吃狗肉,无论从效率上看还是道德上看,似乎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狗比起那些肉用家畜,肉要少很多。而且隋唐之后的中国古代,吃狗肉也逐渐被看做不体面的行为。那么为什么两广地区的人们还是放不下狗肉呢?

其实吃狗肉是一种无奈的选择。现在每天都在谈论减肥的我们,吃着高蛋白增肌餐,可能不会意识到营养缺乏有多糟糕。可那些一年也吃不上几次肉的日子里,蛋白质不足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个实实在在的问题。

虽然人从植物里也可以获得人体需要的营养,但是要摄取人体所需要的蛋白质,要吃很多种植物才行。相比之下,肉食作为一种简便的蛋白质补充方式,对人来说几乎是不可或缺的。如果吃不到猪牛羊这些“好”肉,人们就会找一些“边缘”的肉来代替,狗肉就是其中一种。

明清时期,两广地区的肉食主要来自禽类和猪,很少有牛羊肉。甚至在今天,两广地区还在延续这种肉食结构。从统计数据上看,现在两广地区无论是牛羊肉的产量还是消费量都很少,和其他省份比起来基本是倒数。

中国各省人均羊肉消费量,两广都属于最低的一档/Food Consumption Trends in China April 2012

牛羊这种反刍动物主要靠吃草长大,不和人抢食,同时还能产奶,本来是很好的选择。但是清代两广地区人口的暴增,广东人口超过了2000万人。广西虽然没有那么多人口,但是地狭人稠,人均耕地一直只有全国人均水平的三分之二左右。

为了养活这么多人,广东农村的山上都开垦了梯田。放牛牧羊基本上是别想了,尤其是只提供肉不干活的羊,对于农民来说性价比非常低。

2016年9月19日,广东连山县,黑山梯田/视觉中国

牛羊不好养,猪在人口压力下也暴露了它们的缺陷。按照人类学家马文·哈里斯的说法,猪虽然是杂食动物,但是它们的营养需求和人类过于近似,会与人争食。

尽管喂猪吃草,甚至像猪坚强那样吃炭,它也能活下来。但是想让猪胖起来,得喂小麦、土豆以及黄豆这种人也会吃的食物。在养活人都困难的情况下,养猪的规模始终没法扩大。既然肉不多,就只能省着吃,普通人每年的指望就是过年节庆吃一点肉。

本来岭南地区靠海,还能多少得到一些渔业的补充。偏偏在清代,台湾局势也不稳定。雍正皇帝为了安全考虑,把众多沿海渔民迁回了内陆。为了安置他们,还鼓励他们继续开垦土地。这给华南地区本来就紧张的人地关系,更添了一把火。

2017年11月25日,广东揭阳辛苦捕鱼的渔民/视觉中国

没有牛羊,缺少猪鸡,“不样打渔”。想多吃点肉,华南人民只能来点野路子了。首当其冲的就是狗。因为狗不需要花精力照顾。随便吃点什么都能长大,肉也不难吃。这个食谱还一直向下拓展,从狗到猫到鼠一直到蛇虫。

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文明,实在是生计所迫。为了给吃这些东西找个理由,进补成了最好的托词。吃狗进补,吃猫进补,吃蛇也进补。具体怎么补众说纷纭,总之是声明这些东西能吃,应该吃。

当然,现在的两广居民,不是生活在营养不足的环境里。狗肉的价格,比牛羊肉也不便宜多少。不过吃狗这类行为,已经套上了文化的外衣,成了一种风俗。人们不会记得最初吃这些东西的理由是什么,只能记住冬天吃狗肉温补,夏天吃狗肉是以毒攻毒。反正什么时候想吃,总是能找到理由。

舌尖上的有毒狗肉

看他们吃狗肉吃得热火朝天,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狗肉的安全问题。亚洲动物基金曾经发布报告声称,国内几近没有任何大型肉狗养殖场。所谓大量供应的肉狗,极有可能是被盗抢和毒杀的家养动物和流浪动物。这条“黑色产业链”充满了“谎言和违法”。

实际情况真的有这么可怕吗?毒狗犯罪现在确实非常猖獗,但是关于肉狗养殖场的问题,这份报告可能有所夸大。针对肉狗养殖场的统计显示,全国现在肉狗饲养量已经超过130万只,其中存栏100只以上的有800多家。

不过肉狗养殖场的产量并不能赶上消费量。从狗肉消费量和生产量上看。2016年,中国总的狗肉消费量是970万吨,而当年的产量是380万吨。生产量和消费量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2009到2016中国狗肉产量/华经市场研究中心

为什么产量和消费量会出现这么大的差距?这和狗的特性有关。养殖场集中养狗本来应该是降低成本的方式,但是群聚之后,狗一是容易打架,二是更容易传染病(狂犬病、大瘟热等)。

对付犬类传染病,国内疫苗往往不够有效,外国疫苗则是价格太贵了。无论选哪种,养殖者都要付出昂贵的代价。所以国内肉狗养殖场一直不多。

除了有一定规模的养殖场,另一种供货渠道就是农村散养。这种狗平常最好也就是吃些剩饭,差些的就不知道会乱吃什么了。再加上主人一般都没有防疫的想法,这种散养的狗很可能会携带病菌或者感染寄生虫。

不过就算是些病狗,应该也比毒狗来得安全。盗抢狗也是市面上狗肉的主要来源之一,用有毒或者有麻醉作用的针射击击狗,已经成了偷狗人的惯用手法。每年都有不少的狗死于毒针之下,尽管毒剂效力有限,但是人吃了依然容易引发疾病。

丹阳警方破获了使用毒镖、毒饵毒狗的系列盗窃案,缴获弓弩两把,毒镖100多支/视觉中国

来源混乱,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关键的问题是,吃狗肉这件事本身在中国就处于灰色地带,这就让相关的屠宰、检疫等一系列规章无法出台。如果缺乏专门针对狗的检疫规程作为依据,政府也就没有权力去监管狗肉市场。

吃狗肉这件事为什么会成为法律管不到的灰色地带?这其实和动物保护组织的施加的压力有关。中国加入了OIE(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之后,遵循OIE的规则,不再提倡人们食用猫、犬之类的伴侣动物。

2016年6月20日,甘肃平凉爱狗人士拉横幅反对玉林狗肉节/视觉中国

正因为如此,关于食用狗肉的屠宰和检疫标准,中国一直没有出台国家层面的统一法规。这使得狗肉市场变成了“黑市”。中国的狗肉食用者,以及狗肉相关行业的从业者,统统暴露在没有法律保护的危险之中。

不过在中国,吃狗肉最大的危险还真不在狗身上。如果你正吃着狗肉,被极端动物保护者拍照上网人肉。那么可能很快骚扰、谩骂和威胁的信息就会覆盖你所有的社交网络,甚至要你以死谢罪,这可比吃狗染病中毒要吓人多了。

参考文献:

[1]张龙平. (2017). 明清时期来华西方人对岭南食狗习俗的认识与西方的中国观念. 文化学刊(3).

[2]邹卫东. (2000). 岭南食狗习俗考. 广东史志(1), 53-55.

[3]刘朴兵. (2006). 略论中国古代的食狗之风及人们对食用狗肉的态度. 殷都学刊(1), 102-106.

[4]黄清波. (2017). 朝鲜族民族特色餐饮业发展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延边大学).

[5]马文·哈里斯, & 黄晴. (1988). 文化的起源. 华夏出版社.

[6]马文·哈里斯. (2001). 好吃:食物与文化之谜. 山东画报出版社.

[7]被端上餐桌的罪恶与谎言(2015).亚洲动物基金关于中国食用猫狗产业链系列调查报告之一

[8]中国食用猫狗黑色产业链(2015).中国食用猫狗黑色产业链媒体报道统计汇编2001–2015. 亚洲动物基金关于中国食用猫狗产业链系列调查报告之二

[8]危险中的中国狗只(2015).中国农村狗只生存及丢失现状调查报告. 亚洲动物基金关于中国食用猫狗产业链系列调查报告之三

[9]邰静波. (2011).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东北朝鲜族人口流动及其影响. (Doctoral dissertation, 陕西师范大学).

[10]李炳东. (1984). 广西两千年来人口演变概述.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 66-74.

[11]Mazumdar, Sucheta, 叶, 篱, & 林, 燊禄. (2009). 中国:糖与社会 : 农民、技术和世界市场. 广东人民出版社.

[12]Li, P. J., Sun, J., & Yu, D. (2017). Dog “meat” consumption in china: a survey of the controversial eating habit in two cities. Society & Animals,25(6).

[13]Li, P. J., & Davey, G. (2013). Culture, reform politics, and future directions: a review of china’s animal protection challenge. Society & Animals, 21(1), 34-53.

[14]Podberscek, A. L. (2009). Good to pet and eat: the keeping and consuming of dogs and cats in south korea. Journal of Social Issues,65(3), 615-632.

[15]Food Consumption Trends in China April 2012. Zhou ,W Tian,J Wang, H Liu,Lijuan.

[16]Cui, J., & Wang, Z. Q. (2001). Outbreaks of human trichinellosis caused by consumption of dog meat in china. Parasite-journal De La Societe Francaise De Parasitologie, 8(2 Suppl), S74.

作者:汪磊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