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亿的“央企”一夜倒塌!血的教训再次证明:网贷江湖没有赢家

subtitle 创日报06-18 19:14 跟贴 15315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文 | Sir

继钱宝网、雅堂金融两大平台后,唐小僧也在近日爆雷,民间四大高额返利平台,三家全部爆雷!

相信天上掉馅饼,或者相信自己不是最后的接盘侠的民间投资人心里凉凉,按照以往的经验,爆雷的网贷公司,根本拿不出什么钱。

“你惦记着别人的利息,别人惦记着你的本金。”这句话正是网贷平台的真实反映,每一个做网贷平台的人,无不是玩资本的高手。

左手以高利润引进投资人的钱,右手以更高的利息放贷给借款人,玩来玩去发现,携巨款跑路的老板进了监狱,坐等赚利息的老板巨额亏损,也进了监狱。

网贷平台就是一颗雷,除了那几个拆弹专家,其余谁碰谁死,而且都是作死。

高级作死:

自称央企、750亿交易额无逾期

趣店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罗敏表示趣店的坏账率在0.5%以下,震惊了众人,比银行1.8%的坏账率都低了1.3%,是美国同行的1/10。

没想到竟然还有比趣店“更厉害”的网贷平台,唐小僧公众号上显示,2017年8月,唐小僧注册会员超1000万人,交易额超750亿元。截止2018年5月31日,唐小僧累计借贷53995笔,贷款金额达到9.3亿,零逾期

看到这个数据,你可能认为唐小僧是全宇宙最牛逼的网贷平台了,其实还有比这更牛逼的,成立三年就成为中国民间借贷巨头之一的唐小僧,居然还有着“央企”背景。

据媒体报道,2017年1月20日,唐小僧母公司资邦金服被瑞宝力源战略重组,成为其子公司,而瑞宝力源自称是“央企”背景,所以唐小僧也成为有着“央企”背景的网贷平台。

但记者调查发现,瑞宝力源之前与央企背景沾点边,其母公司中国瑞宝国际合作有限公司是1985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但经过多次股权变更后,已经变成了民营企业,跟央企没什么关系。

瑞宝力源董事长刘琅也不是省油的灯,去年自己发行虚拟货币“亚欧币”,还打上了国家的名头,在网站上宣称 “政府监管—中国人自己的货币”、“第一家政府颁发营业执照的虚拟数字货币”,打着政府的名头诈骗40亿,已经被捕。

唐小僧也是同样的套路,打着“央企”背景的名义,大肆发布广告,有行业人士透漏,其每年的广告投放金额保守估计在5000万以上。

唐小僧自称是P2F模式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平台,但实际上却是高额返现平台,有投资者在网上反映,唐小僧为刺激用户投资,推出了投资100元活期奖励30元现金的活动。

在唐小僧位于上海的总部被警方查封后,现场聚集了10多位投资人,涉及金额从几万元到300万不等。有人表示他投资的钱是准备买房子的钱,房子的定金都交了,现在到了付款的时候,但投资唐小僧里面的钱却取不出来。

低级作死:

高利放贷、暴力催收、见光即死

利用“央企”背景,大肆敛财的网贷公司毕竟是少数,不完全统计,中国的网贷平台超过5000家,而更多的网贷平台使用的是最低级的手法——放高利贷。

年利率超过36%的借贷被称为高利贷,不属于法律保护之内,但网贷平台的贷款年利率超过100%属于常态,更有甚至年利率超过400%,如果再加上逾期之后的利滚利,借1000块还10000块的事经常发生。

所以,面对如此高昂的利率,很多人纷纷入行,开发一款APP,再投入几十万到百万不等的金额,就可以开始运营。

这样的借贷金额较小,一般为1000元左右,借贷周期为半个月左右,但利息加上手续费可以达到两三百块钱。

在借款的时候,网贷平台不需要做信用审查,直接放贷,但是会纪录个人身份信息和手机通讯录,等到借款人逾期的时候,就开始了暴力催收。

最著名的暴力催收是对“裸贷”的催收,这种方式主要针对于女性,在借款前拍下全裸照片,逾期后平台联系借款人“洽谈”还款事宜,如果谈的顺利,达成以肉体偿还的交易,如果对方拒绝,则会在网上公布其照片威胁。

最后,在巨大压力下,选择自杀。

暴力催收的形式多种多样,但对于网贷平台来说,无非就两种简单粗暴的形式。

对于金额较小的,对其实行短信和电话轰炸,不仅对借贷人,还有对其通讯录里面的亲朋好友进行狂轰乱炸,一般家人会为其还上这样的贷款。

对于借款金额较大的,借贷公司会雇人直接上门催收,暴力恐吓。

实际上很多人在借贷之前就明白逾期会遇到什么问题,小额网贷平台没有接入银行信用体系,而他们在高利润、高风险下,只能进行暴力催收。

暴力催收的恶果是借款人自杀身亡,而这样的事情发生后,警方介入调查,发现网贷平台的各种问题,最后被封查倒闭。

实际上很多小额网贷平台都处于灰色地带,营业手续不全,资金不受国家监管,说好听点是网贷公司,说不好听点就是民间高利贷组织,只要见光就会死亡。

在网贷的江湖

根本没有真正的赢家

网贷平台的运营模式一般有两种,第一种是自己出资,然后贷给贷款人;第二种是自己开个平台,吸引投资人投资,再贷给贷款人。

这就是涉及到三个群体,网贷平台、贷款方和投资人。

贷款人是食物链的最低端,付出的是高额的利率,但随着网贷平台越来越多,贷款老炮也越来越多,以前是还不了钱被恐吓,现在是我就不还钱你咋地。

如果在银行贷款,有不良信用就难以贷款,但是在网贷平台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有人专门从各个平台贷款,能贷多少额度就贷多少额度,然后坚决不还款。

如今这样的贷款人已经形成了一个群体,相互支援,相互支招,就如上图所述,一个村庄所有人开始网贷,网贷平台只有倒闭的命运,但贷款人被起诉上了黑名单,一辈子也难以洗清。

如今的网贷平台已经很难从贷款人身上赚到钱,尤其是小额网贷平台,他们纷纷走上了第二种贷款的模式,拉投资人入局。

这里的投资人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投资人,而是手里有钱的人,换一个称呼就是“韭菜”,跟区块链里面的“韭菜”没什么区别,只有被收割的命运。

以高额的利润吸引,比如唐小僧20%起的年利率,吸引用户投资,前期肯定能取出钱,在用户感觉平台是有保障后,后期大量投资的时候,收盘跑路,投资人被割“韭菜”。

实际上跟很多庞氏骗局一样,投资人很明白这里面的套路,但就在赌会不会成为接盘侠,没想到最后还真的成为接盘侠。

平台收集投资人的钱后,集资几十亿甚至几百亿,如果真按20%的年利率让用户提现,这还不亏的命都没了,所以,很多平台的负责人选择了跑路。

从跑路这一刻起,网贷所涉及的所有人全部成了输家。

互联网金融号称风险与利益并存,实际上这都是客套话,只有风险,没有利益,就看你是想做被骗的人,还是骗人的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