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AI人才留不住:纵有求贤若渴,禁不住闲置弃用!

subtitle 零镜网2017-09-15 11:59 跟贴 258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百度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Adam Coates近日宣布了从百度离职。此时,距其博士生导师吴恩达离职才过去半年不到。百度AI人才的频繁出走,不禁让外界感到困惑:求贤若渴的百度,为何却留不住人?

一呼百应

2014年5月,百度似乎把握住了属于自己的曙光:获得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最为著名的学者吴恩达的加入。这个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和电子工程系副教授,曾在2010年加入谷歌,领导了最为著名的Google Brain(谷歌大脑)项目,也因此名声大噪。

在随后的几年中,百度虽然遭遇多次危机公关。但是人工智能项目却十分清净,有着吴恩达存在的百度,几乎无人质疑其AI实力。在吴恩达离开之时,不少人甚至以百度一大损失来形容。吴恩达的公开信,更是展现了其在百度所作出的努力。

百度人工智能团队增长到了近1300人,形成了中国首屈一指的AI研发队伍和体系。作为AI界旗帜人物,他的号召力也不容小觑,在这段时间里,Adam Coates、景鲲、李平等AI大牛也来到了百度。

景鲲

为了获取AI人才,百度可谓不遗余力。早在吴恩达到来之前,就曾花费数千万获取数据挖掘、自然语言处理、深度学习领域的十来位大牛,其中不乏Facebook科学家徐伟这样的人物。此外,百度对AI的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也是居高不下,甚至排至世界五百强中的第一位。吴恩达的到来进一步增大了百度对人才的吸引力。

他来的时候可谓一呼百应,为百度迅速积累了大量AI人才。如今,他却走了。而这只不过是这家公司AI人才外流的一个缩影。

树大招风

在BAT中,百度最早进入人工智能领域,也最早开始储备人才。除了从外引进人才,百度内部也成长起了一批人才,比如百度副总裁王海峰,就是在2010年加入百度后,逐步成长起来的AI顶级人才。由于百度搜索业务的基础是自然语言处理,主管该项业务的王海峰也已成为NLP领域的全球顶级科学家。

人工智能兴起后,高校专家自然成为科技企业争抢对象,甚至部分高校研究生尚未毕业便被挖走。百度在吴恩达到来之后,逐渐形成总量近1300余人的AI团队,这批人无疑将成为众公司的争夺对象。

吴恩达宣布离职的次日,便爆出张潼入职腾讯,担任腾讯AI Lab主任一职。而此前,张潼就曾任职于百度,并担任百度研究院副院长和大数据实验室负责人。在人工智能迎来发展期后,人才的流动会愈加频繁,需求也会愈加强烈。被其他公司招揽,张潼并非个例,百度无人驾驶汽车团队负责人倪凯就变身成为了乐视超级汽车智能驾驶副总裁,百度语音首席架构师贾磊在离职后任职猎豹。

张潼

除了在其他公司另谋高就,百度AI人才本身就近乎一块金字招牌,迈出百度,走向创业的也不乏其人。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创始人余凯于2015年6月离开百度后,创立地平线机器人;百度 IDL科学家吴韧离开百度后,成立了异构智能公司,力图将人工智能带给大众;自动驾驶业务的首席架构师James Peng离职后创办 Pony.ai,为机器人提供AI解决方案。

百度这颗大树,在先期储备大量人才的情形下,人才的外流将会越加明显地显现出来。但是AI团队布局与AI发展战略已经明确的百度,已经开始将人才流失的影响降到最低,吴恩达的离开或许是一个最好的注脚,大刀阔斧的改革正在其离开后快速跟进。

党同伐异

除了竞争对手的橄榄枝,以及试图实现财务自由的骚动的心之外,摆在百度面前的其实是另一个问题,内部关于发展方向的争论,也是常人所津津乐道的权力的斗争。

吴恩达在2014年5月份以百度首席科学的身份出现在百度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并随后统领百度研究院。随着实验室的相继建立,百度研究院最后下辖4个实验室:2013年1月成立的深度学习实验室(IDL)、2014年5月设立的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SVAIL)、2014年7月设立的大数据实验室(BDL)、2017年1月设立的AR实验室。

今年1月份,陆奇任COO后,便开始有着不少的动作。在吴恩达离开后,由林元庆接任的百度研究院成为AI技术平台体系(AIG)一个组成部分。林元庆需要向负责AIG的王海峰汇报。AIG也是继IDG(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后百度最新的事业群组。陆奇负责AI技术平台(AIG)、搜索、新兴业务事业群组、IDG(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和FSG(金融服务事业群组)。 百度研究院也正式收编成功。同时,需要指出的是AI技术平台体系,试图进一步深度整合包括NLP、KG、IDL、Speech、Big Data等在内的百度核心技术。

8月份,百度研究员人事再一次变动,由AIG总负责人王海峰直接兼任。林元庆去向不明。同时,隶属于研究院的技术团队升格为独立的技术部门,包括视觉技术部、人脸技术部、增强现实技术部等。此外,AIG下单独成立智慧机场业务部、智能客服与金牌销售业务部。试图加速百度AI技术的落地。

文章开头提及离职的Adam Coates,身为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在AIG深度整合相关技术时,百度研究院被收编过程中,很难不受到波及。与此同时,追随吴恩达的一大群教授、学者本身也有着显著的特点,重于钻研,却弱于技术落地,很难不成为被增添删改的对象。此外,百度高级副总裁、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或许可以作为一个个例。王劲希望集中发展无人驾驶造车,而百度着眼汽车AI布局,试图服务于造车企业,冲突在所难免。

零镜观点

在百度AI人才大幅流动之时,百度仍在进行大刀阔斧的变革,本身就意味着百度AI人才团队的建设已经取得突破性的进展。由于前期大量AI人才大量储备,我们仍会看到人才从百度流出的现象,而这也意味着整个行业在不断发展。至于百度能否留下这些人才,似乎并不那样重要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