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这位唐朝大诗人的悼亡诗,你一定读过,感动过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07-07 10:57 跟贴 228 条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史斌杰

  潘安死后几百年,中国文坛再没有出现杰出的悼亡诗作,直到唐代宗大历十四年的春天(公元779年),一个孩童在长安万年县的一个贵族家庭降生。

  他的出世不会改变中国历史进程,却足以让那精神饱满的大唐诗坛锦上添花。

  他叫元稹,和他的朋友白居易,柳宗元,刘禹锡一样,他们是那个时代的骄傲,科举考试的成功者,显赫时,影响着国家;落魄时,又写点东西,一不小心就影响了后世。

  今天我说元稹,就只说他的悼亡诗。名篇有四首,《离思其四》和《遣悲怀》三首。这四篇,每一篇都写出了千古名句,听来感情真挚,字句浅而内涵深,语味淡而境界高。

  《离思其四》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是为悼亡妻韦丛而作,前两句字面上写,见过沧海巫山这种至大至美的景象,对一般的山水景色就不会放在眼里。实际上表达了,他和亡妻的感情有如沧海之水,巫山之云。深沉美好,无与伦比。自然,像亡妻那样的伴侣也是独一无二的。

  后两句说,万花丛中过,我都不稀罕看,因为那最美的一朵我曾得到了。半缘修道半缘君,元稹真的是道教徒,“身委逍遥篇,心付头陀经”。但他在这儿用这个只是个幌子,他想表达的,还是我娘子真好,是不一样的烟火。

  遣悲怀: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尽箧(qie),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首句用典,将妻子比喻为谢道韫。一是讲妻子是个才女,二是讲妻子与谢娘一样出身高贵。然后呐,他把自己比喻为战国的隐士黔娄,古代这些个文人老喜欢扒个名士附会自己,以抬高身价。像孔明自比管、乐即如此。实际上,元稹和黔娄是没半毛钱关系的,黔娄一生自甘清贫,元稹却上赶着当官,官小点也满腹牢骚,哭哭啼啼。

  他妻子韦丛的出身是不逊于谢娘的。韦丛,字惠丛,太子少保韦夏卿幼女。韦夏卿是正二品官员,相当于今天的副部级。二十岁时韦丛嫁元稹。当时的元稹授官校书郎,管国家图书馆的闲杂事儿,他的官阶啊,就不说了吧。

  第二联,顾我无衣搜尽箧,我妻子看我老穿一件衣服,没有个换洗件,于是翻箱倒柜去搜寻。(可能是嫌太脏了受不了)泥他沽酒拔金钗,我身上没钱,就缠着要她买酒,卖个萌,撒个娇的,她便微微一笑,拔下头上金钗去换钱。其实元稹当时穷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工资低,二是老和白居易这些人互相请客,高消费导致的。

  再下句说,妻子陪我吃野菜粗粮,同样吃得香甜。没钱买柴烧,她就去扫门口槐叶,以作薪炊。说实话,如果侯门女真会干这些,那我也就跪了。元稹可能是为寄托哀思,将妻子的好写实化,一不小心,就夸张了。在我看来,唐代公务员是过着小康生活的。尤其科举出身的白领阶层,应该活得乐滋滋。

  上面写的是同患难,下面却没有共幸福,妻子去世了,他只能是鸳鸯失伴飞。

  今日俸钱过十万,我现在有钱了,但她却过早离去。与君营奠复营斋。不能与君同享荣华富贵,能做的只有,请一众僧道来为你超度。此生缘浅,来世再见。

  末尾两句,读似浅淡,实则哀伤之至。

  第二首是三篇中最简单的,摘录至此,简作赏析。

  遣悲怀其二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讲妻子去后,为了避免睹物思人,过于伤感,元稹将妻子的旧衣施舍出去。她用过的针线还在,诗人就将它封存起来,以此来封闭关于过往的回忆。

  每当看到妻子身边的婢仆,也引起自己的哀思,会不自觉地对他们好。

  总之,诗人以为,配偶之丧,虽然是寻常的事。但,共患难的伴侣离开,就是使人无所适存,痛彻心扉。

  这三首层层递进地,抒发着哀情。直到第三首,集中爆发,喷薄出振动千年的句子。

  遣悲怀其三(摘)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犹是几多时。

  此句浅显之至,却不失格调,这类诗的出现真正意味着元白将高雅的唐诗引到了通俗的轨道上。直到唐末造反派黄巢写下咏菊花为唐代诗坛关门,百年诗客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通俗唐诗作品。

  遣悲怀三的最后两句最值得一提: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翻译过来太矫情了,不过,如果非得解释,我会用张艺谋电影中一句台词:

  韦丛,我想你想得睡不着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