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天津两幼童坠亡悲剧,请不要因同情而忽略责任

subtitle 新周刊03-01 10:30 跟贴 5291 条

  作为监护人,他们需要承担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作为父母,他们现在也需要心理医生的援助。

  文/周作鬼

  这样的悲剧本来不该发生。2月27日晚上在天津南开,两名幼童从商场四楼坠楼至负一层,不幸殒命。

  昨晚19时40分新京报报道:南开区政府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坠亡的两名儿童是兄妹关系,男孩五岁左右,女孩约两三岁。事发时,他们的父亲同时抱着两个孩子在商场4楼的栏杆处看夜景,“期间两个孩子发生争执并打闹,随后,其中一个孩子不幸坠落,父亲去拉拽时,怀里另一个孩子也不幸坠楼”。

  详细的情况,还有待警方调查现场监控。在网上,应否追究家长的责任,已经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事发商场。

  悲痛是一回事,责任是另一回事

  无疑,这个惨剧中最悲痛的是失去孩子的父母。目击者李女士对记者说,她走进商场时,看到两个孩子躺在负一楼的地板上;当她上到一楼,就看到两名大人蹲在孩子旁边号啕大哭。我们都想象得到,他们是如何从楼上跑下来,看到亲子殒命时的悲恸。那是别人难以体会的心碎和悔恨。

  不少人认为,这对父母已经悲痛欲绝,不该再承受过多的苛责了。因为自己的过失导致孩子死亡,这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了,舆论或法律应该体谅一下。这种观点虽然看到了父母正在承受的惩罚,那就是可能伴随一生的痛苦和自责。但是,不幸坠亡的那两个孩子呢?他们也有生命权,不能以“父母也不想的”来搁置讨论。按国际惯例,由于幼童的生命很脆弱,他们的生命权往往受到法律和社会的特别重视。

  事实上,大多批评父母者,都能体谅他们的痛苦。可是,父母的丧子之痛是一回事,监护责任是另一回事。

  有人认为不应过多苛责家长。

  从现场图片看,该商场的围栏高度大致达到了成年人胸部的位置,目测有1.3-1.4米。按《民用建筑设计通则》的要求,24米以下临空高度的栏杆高度不应低于1.05米,超过24米临空高度的栏杆高度不应低于1.1米(从底部可踏部位算起)。所以商场的围栏应该是符合建筑要求的。

  如果南开区政府工作人员的说法没错,这位父亲抱着两个孩子靠在围栏上,其后孩子发生打闹时没能抱稳,他的疏忽和责任怎能不追究,怎能不界定?在同类事件中,追究监护人的法律责任,对社会也是一种警戒。

  有评论者说,对天津幼童坠亡事故,关键是要看家长有无“严重的过失”,比如“故意”把孩子抱在栏杆外。然而,如果家长是故意的,就不能只按“过失致死”来看待了。在这起事故中,两位孩子坠亡就是最大的过失。

  事发商场的围栏高度。

  做一名合格的父母,远比想象中难

  任何一个有正常情感的人,都能同情这对父母的伤痛;任何一个在中国生活过的子女,也知道这种意外是如何发生的。有人引用了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话:“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做一名合格的父母,从现代教育兴起之初算起,中国人至少已经学习了一百多年。

  鲁迅在一篇文章里面说,父母要对孩子做到的无非是三点:一,要保存生命;二,要延续这生命;三,要发展这生命。这里面最难的一步无疑是第三点,它要求父母在个人人格、育儿观念上完全觉醒,认识到父母的角色完全是义务的、利他的、牺牲的,这样才能为孩子“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现如今一个世纪过去了,我们距离这个标准似乎还远得很,而且连前两点都不一定能保证做到。

  腾讯评论整理的“校车闷死幼童事件”。

  在农村,几乎处于“放养”状态的孩子们,能够安安全全地长大成人,多多少少要有一点幸运。根据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多达6100万,按照最新的统计标准,也有900多万。由于父母不在身边,家中老人难以尽到监护人的责任,儿童溺水、交通意外、食物中毒、被殴打、被拐卖等安全事故已经屡次发生。即使孩子们能跟父母一起生活,也常常有父母由于上班忙、个人品德不佳、一时疏忽等种种原因,导致孩子在没有监护的情况下发生意外。

  如果你记得小时候的生活经验,你就知道大多数中国父母其实还不懂得怎么当一名监护人。而法律和社会在处理儿童安全事故、家暴事件等问题时,也往往忽视了监护人的责任。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当发生校车闷死幼童事件时,相关责任人往往会被刑拘。但是,当不小心把孩子锁在车内的人是父母时,疏忽的父母却鲜有得到法律的问责。

  《今日话题》调查发现,校方因车内闷死孩子被追究责任的很多,父母却几乎没有被惩罚。图为2015年6月27日,湖南湘潭4岁男童被锁车内闷死。

  保卫儿童,要改变社会对儿童权利不够重视的习惯,也要促进社会、经济和教育的发展,但最紧迫的是,法律制度和执法机关要充分保障儿童的权利。惟其如此,我们才能改变社会习惯,才能保护更多的孩子。

  在天津的事故中,作为监护人,他们需要承担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作为父母,他们现在需要的是心理治疗,短期内可能还需要24小时的看护。在事故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需要专业心理医生的介入。可是,我们还没有这样的援助体系,也不能肯定心理治疗就能帮助他们走出悲伤,就像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2月27日这天的事故可能会是一道永远都迈不过去的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