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日本教育学家佐藤学:世界上没有比教师更难的工作

澎湃新闻网03-01 10:14 跟贴 456 条

  日本学习院大学教授、日本教育学会前会长、日本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佐藤学被称为“行动的研究者”。

  多年来,他陆续提出了“课堂革命是要保障每一个学生的学习权”“家长要从参观学习转型为参与学习”等具有颠覆性的教育信条。他不仅走访日本学校,也在世界各国展开讲学,推动教育“宁静的革命”。

  这种“宁静的革命”,是从各自呆坐的学习走向活动性的学习,从“习得、记忆、巩固”的学习转向“探究、反思、表达”的学习。

  在教育革命中,教师是绝不可缺席的主角。2月27日至3月5日,佐藤学应华东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邀请,率日本学习院大学教育学科师生一行18人来访并开展学术交流。27日下午,佐藤学做客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以“专家型教师的学习与省察”为题分享了他的见解。

2月27日下午,佐藤学做客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以“专家型教师的学习与省察”为题分享了他的见解。

  从“教学”的专家转向“学习”的专家

  在19世纪末,教师的教学技能往往通过经验获得。从19世纪后半叶到20世纪初,教师“专业化”的诉求随着教育学与心理学研究的进步应运而生。“如果说19世纪和20世纪的教师是 教学 的专家,21世纪的教师则该是 学习 的专家。”

  佐藤学解释,这其中有两层含义。一是21世纪学校教学体制的含义发生了变化——从以教师讲授为中心的教学体制转为以学生的学习为中心的教学体制,教师的专业性也因此改变:过去教师强调教学技巧,但现在的教师更要懂得为学生设计适合他们学习的东西,并评价学生的学习与反省情况,“学习的设计和反思将成为今后教师教学的工作重心。”

  “在第二个层面上,教师自身成为了学习者。21世纪教师工作的本质不只是 教学 ,更是 学习 。”

  佐藤学尤其强调教师并非独自一人在学习,而是在教师的共同体中成长,这种共同体可以用“同僚性”来形容。当学校以“同僚性”为基础进行组织和运作时,这样的学校最适合教师的学习和成长。

  但目前的现实是,许多教师还没有从同事的教学中进行学习的能力。佐藤学称,不少老师习惯于“评课”,说这节课“好”或者“不好”,“好在哪里”或者“不好在哪里”,却忽略了用一种谦虚的立场进行交流。

  “我认为课例研究的目的不是 评价 ,不是 建言 ,而是观察 何处发生了学习 何时学习受阻 这些课堂事实,再从中相互学习。”

  教师必须是“工匠性”和“专业性”兼备的专家

  “教师教育的改革是教育改革的核心。”佐藤学反复强调,当代教师教育改革的一个重要命题是教师必须是“工匠性”和“专业性”兼备的专家:作为“匠人”,教师的世界是由“熟练的技能”“经验”“直觉”构成的,而作为“专家”,教师的世界是由“科学的专业知识”“技术”“反思与创造性探究”构成的。

  他还感慨,英国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对传统教育的改造,欧美国家随之掀起教师教育改革的高潮。“应该说,亚洲在这方面落后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慢到了2000年以后。”

  如今,欧美已把教师教育的年限从四年延长至六年(相当于以硕士为学历标准),西班牙虽不发教育学的硕士证书,却要求该专业的学生必须读满七年,“也就是说,培养教师要像培养医生、律师一样。”

  “教师教育是一种专业性教育,更是一项艰难的课题。”佐藤学称,他一直在思考教师如何能成为“专家”,如何能像医生、律师一样得到社会的承认。

  “这其中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一般人或者教师自己都认为教师谁都能做,只要喜欢孩子、愿意教书的人都可以当教师。但其实,世界上没有比教师更难的工作了,没有比教师更需要知识的工作了,也没有比教师更能和社会发生紧密关系的工作了。”

  好教师都是“安静的”

  佐藤学坦言,日本转向21世纪的教师教育改革也慢了。年轻人失业率很高,不少19岁至29岁的人,尤其是女性跌入贫困阶层,日本GDP增长在过去十年几乎止步不前。

  “但改革成功的国家也有。”他以芬兰为例,“他们成功实现了向21世纪教育的转型,没有年轻人失业,经济竞争力世界第一。还有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丹麦、荷兰等国家的课程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你看加拿大没有一个老师在黑板前独白,学生们全部都在围坐着开展协同学习。”

  佐藤学提到,根据OECD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的调查,越是发达国家,学习时间越短,学业成就越高,因为它们注重学习的质,而不是仅仅通过增加学习量来提高学业成就。相反,发展中国家学生普遍的学习时间都很长,学业成就却相对低下。

  此外,实现21世纪教育转型的学校具备这样一些特点:同时追求质量和平等、从程序型课程(习得、巩固)转变成项目型课程(思考、探究)、协同学习等。在他看来,新世纪的“学习”是由三种对话实践——同客观世界的对话、同伙伴的对话、同自己的对话构成的,这是“学习的三位一体论”。

  “过去我们追求能干的教师,现在我们追求的是会对课堂与自身进行反思的教师、会与同事共同学习的教师;过去我们追求的是教学改进,现在我们追求的是所有学生学习权的实现——每个人都成为学习的主人。”

  “而这样的学习,是从相互倾听开始的。倾听本身就是一种学习参与。倾听他者的声音,是学习的出发点。”佐藤学说,“现在一些学校里老师的声音还是很响,但好老师都是很安静的老师。没有一个地方像学校那般需要对话。校长、教师如果在那一本正经地独白,下面是没人听的。我们要把独白转成对话。但对话不意味着七嘴八舌、说来说去,而是相互倾听。”

原标题:日本教育学家佐藤学:世界上没有比教师更难的工作了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