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我的从军生涯中,有幸上过两次军校:桂林陆军学院和陆军指挥学院。前者“野蛮”了我的身体,后者“文明”了我的精神!那些军校求学的青春岁月,始终萦绕在心头:挑灯夜读、早操晨练、课堂争论、野外作业。一幕幕、一帧帧,久久难以忘怀。

桂林陆军学院是军队指挥院校体系中的初级军校。主要培养军队基层指挥军官。学员都是经过统一招生考试,择优录取的。经严格培训、竞争、淘汰、考核……顺利毕业后,定级转干。因此,这是学员改变人生命运的选择,是个人身份转换的“蜕变”!特别是农村孩子:是“鲤鱼跳农门”的质变!是人生成长的飞跃!

记得入伍那年,在新兵乘坐的“闷罐车”里,接兵排长看到我什么都没有,只带了一网兜高考复习书籍,惊讶地问道:“你小子是去当兵还是去上大学呀?!”我怯生生地回答:“既是去当兵又想去上大学”。排长说:“好,不错,小子有志气!”。

到了部队,我没日没夜地复习功课!语文、政治、历史、数学、地理、化学、英语......为了确保复习时间和营养需要,我甚至主动要求到炊事班工作!因为宿舍开灯会影响其他战友休息。到了炊事班,夜晚就可以一个人到食堂开灯看书、作业。

当年,我每天复习到凌晨。连队指导员,多次半夜查岗,看到我“悬梁刺锥、凿墙借光”的刻苦精神,自言自语地感叹道:“考个学校,也真是不容易啊!”。

记得有个战士,在一次大扫除时,曾嘟嘟着嘴发牢骚道:“凭啥他只管学习,别的都派我们干?连长听到后,狠狠地批评他说:“你嘀咕个啥?别人努力,过几个月就上军校去了!你有这个能耐不?你要有这个本事,我也不让你干别的,你只管专心去看书!行不?没这水平就别发牢骚!好好干你的活!”。

当然,最终我也没让战友们失望。如期考入桂林陆军学院。

当时填报志愿,我考虑了多所更好、可招生数量少的军校。但为了确保“考上”的第一要务,我还是选择了招生数量大的本军区院校——桂林陆军学院。

天道酬勤,8月中旬,我如愿以偿地,收到了军校的录取通知书!

当我第一次放寒假回老家时,已经穿上了“四个兜”的军官服了!弟妹们对我说:“当接到你从桂林陆院寄回的第一封家信时,三哥从镇上一口气跑了五公里,回家去给父母报喜!边跑边喊:考上了,老四考上了......”!激动啊!这是全乡的第一个军校生!在家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并为学弟学妹们立志考学,树立了榜样。乡亲们那个夸赞呀,让我好一阵得意!毕业以后就是军官了!这对一个农村娃而言,那就是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呀!

由于初级院校是培养基层指挥员的。所以,最主要的课程,就是体能训练和分队战术训练。在想定作业和战术演练时,学员的作业身份都是连长排长司务长。重实战,轻理论。这在国外军校,被称作“魔鬼训练”、“兽性训练”。其训练强度要比在部队时高得多!由于我自己平时也很爱锻炼身体。因此,对我而言,军校生活并不算残酷。

在训练过程中,我经常帮助体质差的同学背枪、水壶挎包手榴弹!以减轻他们的负重;训练场上,耐心地辅导其他同学训练,纠正其动作要领。同时,又爱为弱势同学打“报不平”!主持“公道正义、行侠仗义”,因此,在校就颇有些小名气。最终,我以优异的成绩顺利毕业。

之后,分配到部队当排长、当连长,并参加中培,获得了更多的机会,到了更大的舞台。

可以说,正是考上军校,改变了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