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首发,原创文章,严禁搬运,搬运必维权。本文为微小说,情节虚构,请理性阅读。

自从我躺在这张冰冷的病床上后,老伴和儿子就没有来过医院。我呼吸着消毒水的气味,眼角余光里是白色的病房墙壁,那墙壁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声音清晰地刺入我的耳膜。时光仿佛在这间无窗的房间里凝固了,我的心随着日复一日的独处感到日渐沉重。

“李叔叔,您需要喝水吗?”一个温柔的声音把我从沉思中拉回,打破了漫长孤寂的静默。

我抬头看到一个年轻的护士站在床边,嘴角挂着微微的笑容。她的面容在病房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格外亲切。我不由得感到一阵心酸,儿子李强何曾如此关心过我?我点了点头,接过她递来的水杯,轻声道谢。

“不用谢,李叔叔,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护士回答道,并问我是否需要再检查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种场面,这般交谈,已是我日常生活的全部。而那些家的温暖、亲情的陪伴,似乎在我入院的那一刻就已被隔离在这扇重重的医院门外。思念家中的老伴,她是否还在照顾那盆一直不肯开花的茉莉?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轻咳了几声,压抑下心头蔓延的失落。

医院的日子拖拖拉拉,悠长且单调。我想我已经记不清楚是第几次按响呼叫器,让同一个白衣天使走进我的视线。她每次的询问和帮忙都无法填补我的内心空缺,那是儿子和老伴留下的空缺。

吃过最后一顿医院的晚餐后,我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准备明天的出院。往日的生活用品一件件被我放进随身行李。无论是日常的拖鞋,还是老伴送的保暖内衣,每一件物品都带着家的气息,却也提醒着我,这些日子里,是它们陪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夜晚。

真正让人心寒的并不是医院这生硬的硬板床,也不是这刺鼻的消毒水味,而是那些对我视而不见的亲人。出院的脚步或许有些蹒跚,但我已决定,回家后要和老伴及儿子好好谈谈。不为责问,只为弄明白,这段时间他们究竟在想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许我该让他们明白,即使我一直在这里静静地承受着岁月的侵蚀和疾病的折磨,家的存在,亲人的陪伴,始终是我最渴望的温暖。

那夜,医院的走廊里传来了巡夜的脚步声,擦身而过,又沉入无尽的黑暗。

踏出医院的大门,我深深地吸了口新鲜空气,感觉像是从一个封闭的世界再次回到了现实。出租车缓缓地驶向家的方向,我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感:有解脱,也有忧郁。车窗外的景色朦胧而迷离,在快速后退的同时,我心中的疑惑和失落却一点也不见减少。

回到家,我推开大门,迎接我的是一片死寂。老伴和儿子没有在这里等我,屋内依旧保持着我离开时的样子:茶几上的报纸没人翻过,沙发上的靠垫凌乱不堪,尘埃在空气中静静地飞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来了?" 我自言自语,声音在空旷的屋子里回荡。

开始整理屋子,我将每一件东西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仿佛只要这一切看起来像未曾发生过一样,我就能够忘记这次住院的孤独。然而,清理着老伴的衣物,我的手突然僵在了空中——那是她最喜欢穿的围裙,曾经,我设想过出院回家时她会穿上它,为我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我的目光移向窗边的照片,尘封的画框里笑容满面的我们看上去如此陌生。那些幸福的瞬间,似乎已经在这段疏离后逐渐褪色。

清扫中,我无意中发现一个抽屉里压着一张我维权时用过的收款二维码。它冷冷的躺在那里,就像是一枚遗落的棋子,等待着下一盘未知的棋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二维码让我不经意间想到,如果家人不能用温暖来回应我,或许我可以用它来让他们明白心中的失落和期望。虽然心里清楚这种方式可能很尖锐,甚至透着少许讽刺,但至少它可以表达我的心声,即使这种表达方式充满了辛酸。

我将二维码静静地放回抽屉,淡然地想,如果儿子李强再不体察我的心情,我可能真会用这个二维码,虽然这对于一位有尊严的父亲来说是多么的无奈和尴尬。我不要他们的钱,我只要他们的一个拥抱,一个问候,无需浓烈,只求真心。

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我仰头望向白色的天花板,它空旷而冰冷,没有丝毫家的温度。我闭上眼睛,幻想着老伴轻抚我的头发,儿子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走进屋里,然后人声鼎沸,灯火通明。

但当我睁开眼,一切仍旧静悄悄的,这一幕再美好也不过是白日梦罢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拾起老伴留在客厅角落做半的手工活,针线上的每一道缝合处都透露着她的用心。难道,我们就不能回到那个相亲相爱的日子了吗?

希冀中,甜蜜的往昔逐渐被痛苦的现实取代,我不知道明天老伴和儿子面对我的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但此时此刻,在空荡荡的家里,我感受到的,只有自己心跳的声音,和那份刻骨的孤单。

在和孤独作了许多天的对话之后,那天我正埋头在(*1)家中的花园里除去杂草,耳朵突然捕捉到了外面的动静。一抬头,看见儿子李强、儿媳和孙子站在门口,一家三口笑意盈盈地望着我。

“爸,我们来看你了!顺便想看看你想吃点什么,我去买,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怎么样?”李强的声音掺着掩饰不住的欢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呆了呆,心里虽然感到意外,但脸上还是尽量挤出了笑容:“哎,你们来啦。我这里什么都有,不用特别买什么。”

儿媳向我轻轻点头,露出了标准的社交微笑,“叔叔,我们就是想来看看您。”

孙子则绕过我直奔后院的秋千。熟悉的家,久违的人,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心中虽有隐隐的疑惑,但眼前的这一幕却也暖和了我许久未被抚慰的心。于是,我决定暂时抛开那些不快,带着他们进了屋。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饭桌上。李强一家带来的菜肴摆满了桌面。鲜艳的蔬菜、热气腾腾的汤和孙子的稚嫩笑声瞬间让这个空荡荡的房子充满了热闹。我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心中涌出了一股暖流,也许,这是家的温暖,是我一直期待的场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是,在饭桌上,李强突然问出了一句让我心凉了半截的话。“爸,听说你住院时发发愁医药费的问题,要不要我帮你计算一下,要花多少钱能解决?”

这句问话像一根刺一样,刺破了我那刚刚滋生的温暖泡沫。刹那间,我想起了抽屉里的那张二维码。我心里清楚,他们此刻的和颜悦色背后,可能隐藏着的不只是一顿饭那么简单。

饭后,我淡然地说:“今天饭真不错,是儿媳你做的吗?辛苦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强看了看那个二维码,脸色突变,“爸,这个……”

“不必多少,你们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我平静地打断他的话,脸上保持着和煦的笑容,但眼中透露出一丝坚定。

屋内沉寂了一阵,空气仿佛凝固。(*2)老伴突然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声音低低的说:“明,孩子们也是好心……”

我抬头看着(*3)老伴,她眼里满是担忧。我知道,这时候的我可能看起来很冷漠,甚至有些残忍。但我必须表达我的心声。我对孩子们的爱从未改变,我只是想让他们明白,我更需要的是他们的情感,而不是物质上的应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沉默之后,李强拿出手机,扫了扫那个二维码。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我知道,从今以后,我们之间或许会有一些改变。

这一餐,不只是简单的晚餐,它代表了一个家,食物背后的爱与矛盾,也是我对这个家未来的一点小小期待。

风平浪静过后,那顿饭带给我们的不只是食物的满足,更有了家庭成员间未曾有过的沉默。李强一家在那晚尴尬的气氛中离去后,我和老伴坐在沙发上,房间里只剩下我们的呼吸声和时钟的滴答声。

“老伴!”我打破了沉默,深深地望进她的眼睛,那眼里有忧虑,也有不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抬起手,轻轻握住了我的手,“你今晚做的事......”

我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这也许会伤了儿子的心,但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只是表面的问候和礼节性的探望。我想要的是那种心与心的交流,那种我们以往那样真挚的感情。”

老伴眼中闪过泪光,轻声说道:“我明白,我也想念咱们以前那样的日子。”

我们相对无言,彼此心照不宣。直到她最终忍不住轻声抽泣起来,我知道这些年,憋在我们心里的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孤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几天后,没有了儿子的电话,没有了往来的步履声,这所房子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显得空旷。我开始思考,那天我的决定是否过于冲动,是否真的可以化解我们之间的隔阂。

正当我陷入沉思时,门铃响了,打断了我的沉静。我走去开门,是儿子李强,他站在门口,眼里带着迷茫与歉意:“爸,那天的事,我反思了很久,也许...我也没做到一个好父亲、好儿子。”

我望着他,心中的怒气和委屈似乎都烟消云散了。“儿子,我们都有错,家,始终是彼此的港湾。”

他关切地看着我,“爸,您的病情还好吗?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拉着他走进屋子,老伴已经在客厅里等待。我笑着回答:“儿子,你愿意陪陪你老爸,和我聊聊天,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再次围坐在饭桌旁,没有了先前的尴尬和疏远。谈及往事,聊及将来,好像隔阂在这温馨的气氛中慢慢融化了。

李强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眼神坚定又带着羞愧,“爸,对不起,以后我会多回来,我们......我们再也不要这样了。”

我和老伴相视一笑,家的温暖在这一刻凝固。那张二维码,再也没有被提起,但它却成了我们家另类的转折点。我们都知道,在那抹闪耀的码上,刻着的不仅仅是金钱,更有家人之间重新连接的深切意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