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妈妈曾经是一位钢琴老师,她有个亲如姐妹的好闺蜜,林婉,开了一家小舞蹈培训班。那时候,林婉的培训班刚起步,生意不好,生活困难,每次都是我妈资助她,帮她撑下去。

之后,我妈结婚,生下了我,林婉也在同一天生下了一个女儿,她女儿只比我晚出生一个小时。但没人知道林婉女儿的爹是谁,她生的是个私生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妈看林婉一个人带着女儿,经营着舞蹈机构,非常不容易,就经常让她来家住。

我五岁的时候,林婉打扮得花枝招展地来到我家,捏了一把我的小脸,笑着对我妈说:“这孩子长得真水灵,要是跟着我学舞蹈,以后那气质绝对没话说。”

我刚难受地把脸从她尖尖的指甲底下挣脱,旁边就冒出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儿,一把拽住了我新买的小裙子,低声说着“真漂亮,脱下来给我!”

我看到她都把我的裙摆掀起来了,生气地要她放手,结果她哭着叫了起来,“不要,我就要你脱下来给我,不然我就打你!”

我被这么无礼的要求给气到了,当即推了她一把,把裙子从她手里拽出来,结果她却摔倒在地,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

我妈看了连忙扶她起来安慰,这时候,我爸也下班回来了,一看这情况,不问原因,就冲我骂了一通,要我给妹妹道歉。

我当然不愿意,明明是她错,为什么要我道歉。

林婉忙在旁边自责,说自己没管好孩子,还说我不懂事,才不小心推倒了林子萱,说着就要拉着林子萱走,还一个劲儿地道歉。

我当时还小,还不懂什么叫做绿茶,只知道自己无缘无故就被爸爸骂了一顿,我妈也认为是我不懂礼貌。

然后,我就被我妈安排着每天去林婉家,和她的女儿林子萱一起学舞蹈,一直学到上小学。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决定竟然会从此颠覆我的人生,甚至让我家破人亡。

因为林子萱没有爸爸,所以我妈总是很照顾她,要我对她好,不准欺负她,可是我妈不知道,这个看似柔弱乖巧的小孩,使起心眼来,却是连大人都要自愧不如。

林子萱就和她妈妈一样,是个表面温柔,内心阴暗,为了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林子萱是舞蹈机构老板的女儿,所以她理所当然成了这群学舞蹈的小孩的老大,她简直就把自己当成了公主,任何人都要对她鞠躬问好。

她经常招呼着一群小孩跟在她身后,在我练舞的时候搞袭击,从背后推我,然后笑着骂我笨。

她们爱玩“鬼来了”的游戏,每次都要我扮鬼,让我在后面追着她们跑,我觉得烦就不玩,林子萱便恶狠狠地冲我威胁道:“苏媛,你给我等着!”

我也毫不客气地回她:“等着就等着,你以为我会怕吗!”

可结果是我真的被吓坏了,我没料到,她们会玩得这么狠,差点儿害我丢掉半条命。

舞蹈机构有间禁闭室,是用来惩罚不听话的小孩的,平时也就是谁不肯乖乖练舞,就罚她到里面面壁思过。

2

禁闭室的空间很小,只够进两三个人。

林子萱就让人抢走了我拿来替换的衣服,扔进禁闭室,等我进去捡的时候,砰的一声,把门给关紧了,然后断了舞蹈室的电,鬼叫着跑开,大声呼叫着“鬼来了!”

我被她关在禁闭室里,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一处火光在旁边燃着,好像是黑暗中有个怪物在张着血盆大口,里面还冒着丝丝热气,加上林子萱故意放的鬼片的录音,在空旷的教室里格外的渗人。

我一个人呆在这地方,即使不是很怕鬼,此刻也被吓得慌了神,她们都走了,林婉有事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我一个人要怎么回家?难不成一直困在这里等着吗,于是,我拼命地捶门,可是林子萱早就跑了。

我被关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头晕起来,才意识到,林子萱竟然在禁闭室里放了一盆烧着的炭火,在学校里,老师教过,烧着炭火,必须要开窗通气,不然一直这样下去,我会二氧化碳中毒的。

我拼命地拍门呼救,却没有任何人回应,我开始感到害怕,觉得呼吸困难,头也越来越沉。

我想要是没人发现我,等到第二天再来看,我是不是早就死了。

终于,我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林子萱在我爸妈跟前哭,眼睛红红的,我妈一个劲儿安慰她没事,我感觉很委屈,为什么她们都相信林子萱。

见我醒来,林婉赶紧凑了过来,甚至挡住了焦急地跑过来看我的妈妈,她装作一脸心疼地说:“小媛你总算醒了,怎么这么不小心,玩捉迷藏也不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不吭声啊!你可吓死阿姨了!要不是子萱找到你,你可就要没命了!”

什么捉迷藏,林子萱竟然用这个理由来逃避责任,真相明明是她故意要害我。

我气得要反驳,可是喉咙喊哑了,一说话就痛得厉害,只好默默地握紧了拳头,发誓一定要让林子萱付出代价。

这件事,之后任由我怎么说,我妈就是不信,她不相信林子萱会那么坏,她说:“子萱明明很担心你,你晕着,她哭得眼睛都肿了。”

我爸爸也是,一个劲儿地教训我:“你就不能懂事点,多学学子萱。”

我默不作声,暗暗地忍下了这口气,我爸偏袒别人不是一天两天了,我都要怀疑林子萱才是他的亲生女儿。

不久,我和林子萱都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学校按区域收学生,林子萱家住的比较偏远,她只能去上我们当地最差的一所小学,于是林婉就动了脑筋,要我爸妈借钱给她买学区房。

我妈听了有些犹豫,买房的钱不是一笔小数目,借了之后,我们家的生活品质一定会大幅下降,而且林婉借钱并不是因为有急事。

我妈就劝她等孩子上了初中再买学区房比较划算,林婉听了之后对我妈说:“还是你想的周到。”

可是她到了外面却到处宣扬我妈抠门,一点小事就斤斤计较,那段时间,我妈一度不愿意再见她,我也因此不用再去林婉那里学跳舞了。

3

上了小学以后,我以为自己总算摆脱了林子萱,可以交很多新朋友,开始新的生活,可是没想到,开学第一天,我就见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张脸。

林子萱竟然和我上了同一所小学,她身后还跟着花枝招展的林婉,正在跟校长说笑,她穿着一件很清凉的吊带裙,打扮得像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和秃了顶的胖校长说说笑笑,还把手搭人家身上,好像在交代校长多多照顾林子萱。

我看得别扭,打算赶紧走远点,但我妈去给我买文具还没回来,我得在这里等她。

我刻意躲着这对母女,可是林子萱还是眼尖地看见了我,带着林婉一起走到了我面前。

林婉靠近我,身上的香水味让我打了好几个喷嚏,她见了就笑:“感冒了?你妈妈怎么搞的,也不给你买件厚衣服,都冻坏了吧,我都劝她别这么抠门还不信。”

我眉头一皱,反驳:“我妈妈才不抠门呢!”

林子萱扯了一把我的衬衫裙,大叫着:“苏媛妈妈是小气鬼,抠门精,哈哈哈!”

“你胡说!”我抬起手给了林子萱响亮的一巴掌,她愣了一会儿,随后捂着脸大哭起来。

林婉瞪了我一眼,血红的指甲伸过来掐着我的胳膊,一只手摁着我的头,要我给林子萱道歉,“你这个没人管教的野孩子!跟我女儿道歉!”

我说什么也不肯低头,她就一直拽着我的头发,周围的人慢慢地聚过来看热闹,人群中,我妈焦急地挤了进来,抓住了林婉的胳膊,对她狠狠地骂道:“给我滚,别逼我!”

林婉哼了一声,悻悻地放开了手,牵着林子萱走了,林子萱走前还不忘冲我吐口水。

我妈蹲下来问我有没有受伤,我摇摇头,看到她的眼角似乎有泪痕。

放学回家后,我发现妈妈的情绪很低落,做家务的时候也心不在焉的,我问她怎么了,她却什么都不说。

她和爸爸最近怪怪的,都不睡一个房间了,我爸工作回来也是一个劲儿地抽烟,对我妈的态度很不好。

一天晚上,我被他们的吵架声惊醒,突然觉得爸妈的关系似乎变得很糟糕,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子萱和我分到了一个班,她整天炫耀她妈妈给她买的名牌书包和鞋子,然后暗地里说我妈妈很抠门。

我气不过去反驳,说她家的舞蹈班还是我妈妈出钱维持下来的呢,林子萱听了瞪大眼睛,笑道:“你有证据吗,我看你就是眼红我家有钱。”

我懒得理她,还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比较好,上学不比学习却比谁家有钱,这是什么逻辑。

不过,最近我家的生活质量确实下降了很多,也不知道怎么了。

我爸自己做生意,收入不菲,加上我妈是钢琴老师,家里怎么也不应该越来越穷。

这事我也就疑惑了几天,也没太放在心上,直到有天我妈回姥姥家,我撞见了一件事,才明白一切问题的原因。

那天,大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我以为是妈妈回来了,高兴地跑过去迎接,结果打开门的却是林婉,她穿着长裙,化着艳丽的妆,毫不客气地就要进我家,我还没想到她为什么拿着我家的钥匙,只是拦着不想让她进来。

林婉就笑着说:“媛媛让开,阿姨找你爸爸有事。”

我憋着气,就是不让。

这时候,我爸从书房里走出来,推开了我,带着林婉就往房间里走去,我问林婉:“你来我家干什么?”

我爸就冲我发脾气,让我滚回房间写作业,别管大人的事。

我被他的吼声吓了一跳,只好先回自己房间。

等我写完作业,已经晚上10点了,我想看看林婉回去没,却听到我爸卧室里传来女人的笑声。

我悄悄走过去,推开房门的小缝,竟然看到林婉和我爸躺在一张床上,还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