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参军报国可以说是每个热血男儿的毕生梦想,我这个过了耳顺之年的小老头,回首往日的军营生活,依旧感到心潮澎湃。

不过我当兵前的那一段路,可以说是走得最为艰苦,却也是最幸福的,因为那条路上,始终回荡着我那个倔强老父亲充满辛酸血泪的歌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是个农村闯出来的孩子,在我还在穿开档裤的时候,就喜欢在村中的土路上乱窜,很多时候都会在拐角撞上大人,“扑通——”一声结结实实坐在地上。

可我不像其他孩子一样扯开嗓子哇哇大哭,只是站起来拍拍屁股,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大人。

许多年纪大点的老爷子总喜揉一把我的脑袋,笑着对我说:“你这娃,脾气跟你爷一样硬。”

自打我记事起,我爷就是村里的大英雄,村里的许多老人都说,他当八路的时候杀过十几个鬼子,拎起刀那股子狠劲,自己人看了都冒汗。

牺牲后被人发现那会,身上没有一块肉是好的,就算一只手已经没了,嘴里还咬着鬼子的半截手指。

可我只要一和父亲提起爷爷,他的眼角就渐渐低垂下来,脸上写满了遗憾。

父亲对我说,当时自己达(方言,多指爸爸)没了,自己还小的很,每次看到八路来征兵,都梗着头往人堆里挤,就想杀两个鬼子给老爹报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每次都会被年纪大些的小伙从人堆里拎出来,嘴里说着:“去去去,凑什么热闹,毛长齐了再来。”

等父亲长大后,别说日本鬼子了,洋鬼子都已经被打回家了,就算不能给老爷子报仇,扛起钢枪保卫祖国,依旧是父亲最大的心愿。

可由于我早早来到这个世界,父亲的参军梦也只能就此打住,不过如此特别的家庭经历,

也让在我幼小的心里,种下了参军报国的愿望。

我是1959年生人,当时我娘因为生我难产大出血走了,这也让父亲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一分。

小时父亲整天都很忙,基本没工夫管我,我三天两头乱跑,不是头上撞个包就是腿上开个口,父亲虽然嘴上骂骂咧咧的,可还是用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抓来一把草木灰给我糊上。

父亲想让我更加平安健康地长大,就听了村里算命老头的话,带我找了一棵苍翠挺拔的大树认作干娘。

由于家中只有父亲一个人在支撑,有时候一天干下来也不够我们爷俩吃顿饱饭,父亲不想让我饿肚子,宁愿自己不吃,也要让我碗里的面糊更多一些。

我也不想让父亲饿肚子,拿来碗就想给父亲倒点,可父亲的脾气死倔,一双宽厚粗糙的大手支开了碗,板着脸就是一句“不饿”。

可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没继承到父亲多少优点,可我比他还倔,我们爷俩有很多次就坐在桌前,直勾勾地盯着对方,最后都饿着肚子躺在了床上。

这样的次数多了,我爹还是心疼了,一天我又拿来他的饭碗,端起糊糊就往里倒,这一次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愣愣地看着我,渐生皱纹的眼角微微地抽动着,好像把他不好意思开口的话都和我说了一遍。

那晚饭桌上的我们依旧没几句言语,可是吸糊糊的声音却格外地响,虽然面糊糊不是什么稀罕物,可无论多少年后回想起来,我仍旧觉得那是我吃的最香的一顿饭。

我爹就像脚下宽厚的黄土大地,虽然又粗又硬,可也无比深沉厚重,给了我意料之外的庇护滋养让我成长。

等我又长大了一些,已经逐渐可以帮助父亲分担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务,他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开垦我们美好的生活。

我们爷俩还算是幸运的,日子渐渐好了一些,虽然谈不上富裕,但已经足够填饱两个人的肚子。

父亲虽是粗人一个,但他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一句深信不疑,无论我当时如何反抗,他还是咬了咬牙,一脚把我踹进了学校的大门。

在上学那会,我个子不高又比较老实,没少挨村子里几个浑小子欺负,他们几个人故意喊我“没娘的”,说我不是啥好东西,把自己亲娘克死了又去认块木头当娘。

下学后这几个小子又把我围在墙边,裤子一扒就往我身上尿,临了还不忘撂下一句“怂蛋”。

这样的事情在当时并不少见,可都是附近村子的娃,说不定往上数数还多少沾点亲戚,许多父母都认为这种事情就是小孩子不懂事,过去就过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我爹知道这件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可眼里似乎下一秒就能喷出火星子,他抓起墙边的柴刀比划了两下,就拽着我出了家门。

父亲领着我在村子里挨家挨户地找,要是遇见家长明事理,肯低头认个错的,那今后还是好同学,要是碰着家长孩子一个德行的,我爹抡起胳膊就要往身上砸。

这样的行为虽不值得赞扬,可在当时那个光景,一个穷男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娃不挨欺负。

可就是我爹这个脾气,之后也让我们爷俩吃到了一次无比沉痛的教训。

小学毕业后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顺利考取了镇上的中学,我爹眼角的皱纹都笑成了花,尽管家里的条件好了一些,可我的学费和食宿费刨掉后父亲依旧艰苦。

在去报到那天,父亲极少见地把脸洗得干干净净,还换上了一件我从没见过的旧衣裳,拎起大包小包就和我一起往学校赶去。

到了学校后,我和父亲都愣住了,又大又新的校园,到处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前来报名的学生和家长们都穿得干净利落,这让我和我爹显得格格不入。

由于青春期敏感可笑的自尊心,我的脸颊开始发烫,虽然我已经能理解父亲的不易,可当时就是想要一件属于自己的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