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翱翔于低空之域,风起于共青之城。

低空经济、新质生产力如火如荼之际,内陆小城江西共青城起飞“天空之城”。

2022年高标准打造4.1平方公里的百亿级低空经济产业园,今年3月发布低空经济产业三年行动计划,建成环鄱阳湖首个A1类跑道型通用机场……“低空+物流”“低空+农业”“低空+文旅”等新业态蓄势待发。

不沿边、不靠海,面积小、人口少,共青城小而有为,后发竞先,翱翔蓝天。超6000家私募基金,17所大中专院校,是其竞逐新赛道、发力新经济的资本加持、智力支撑和创新活力。

风起鄱湖畔,飞翔青云端,筑梦“天空城”。且看共青城→

01

内陆小城筑梦“天空之城”

探秘共青城低空经济产业

4月的赣鄱大地,春意盎然。驱车出南昌城区一路向北,沿宽阔的昌九大道行驶约一小时,在路过高校林立的共青科教城和建设中的无人机生产制造中心后,共青城南湖机场便映入眼帘。停机坪前,数架单翼螺旋桨飞机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空中那台是我们的阿若拉SA60L型飞机。”机场工作人员说。循着马达轰鸣声寻望,参加飞行培训的学员正在教练的指导下驾驶飞机翱翔蓝天。如今,生活在共青城的居民抬头时,总能看到无人机、无人驾驶航空器和小型飞机的身影。

打造江西首个低空经济产业园,吸引数十家企业入驻,带动上下游产业链集聚发展;建成环鄱阳湖首个A1类跑道型通用机场,“低空+物流”“低空+农业”“低空+文旅”等新业态蓄势待发……近年来,低空经济产业集聚效应和创新生态在这座鄱阳湖畔的内陆小城加速形成。

02

因地制宜向“新”而行

不沿边、不靠海……和不少中部地区一样,面积小、人口少、工业基础弱等劣势长期制约着共青城的发展。面对蓬勃发展的新经济新业态,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内陆小城,如何找到突破口?

“要积极主动向‘新’而行,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共青城市委书记卢治轩认为,只有坚持创新引领,才能在区域竞争格局中争先进位。

竞逐“新赛道”,共青城又有哪些优势?

北倚庐山,东临鄱湖,从高空俯瞰,共青城水域面积广阔,空域使用自由度高,发展低空经济具有得天独厚的环境优势。此外,超6000家私募基金和17所大中专院校落户于此,为共青城提供资本加持、智力支撑和创新活力。

小而有为,才能后发竞先。共青城南湖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吴微微介绍,2022年起,共青城便开始因地制宜规划布局低空经济发展,以高标准打造了总面积4.1平方公里的百亿级低空经济产业园。

走进位于共青城低空经济产业园内的京飞无人机项目一期工厂,上海证券报记者看到生产组装线上的技术人员正在加紧组装各种型号无人机产品。今年,企业计划年产无人机1.5万架,实现产值12亿元。

“当地政府对无人机生产制造及应用场景开发给予了大力支持,并且共青城的空域、水域条件非常适合发展低空经济,这也是吸引我们落户的主要原因。”江西京飞低空经济产业园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飞勇说。

政策支持加大、营商环境优化、龙头企业带动……截至目前,共青城吸引了翱翔星云、京飞无人机、天鹰兄弟、凌悦无人机、空中未来等数十家企业入驻,涵盖了包括研发、制造、运营、服务等在内的低空经济全产业链。

03

50亿元发展基金“顶格推进”

中国民航局发布的预测显示,2023年,中国低空经济规模超5000亿元,2030年有望达到2万亿元。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积极打造生物制造、商业航天、低空经济等新增长引擎”。“低空经济”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低空经济赛道上,新质生产力正加速形成。作为全国首批全域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试点省份,2024年,江西低空空域已基本覆盖全省主要城市及景区,较2023年增加61.5%,全省通航企业累计飞行33326架次,飞行9102.55小时。

今年3月,“顶格推进”低空经济的共青城发布低空经济产业三年行动计划,持续优化完善专项扶持政策。同时,依托共青城私募基金小镇撬动社会资本,组建50亿元的低空经济产业发展专项基金,为低空产业项目进行资本赋能。

中科院无人机中心产业平台——江西翱翔星云科技有限公司在共青城注册落地,公司总经理王法磊说,科研人员创业最缺资金,公司发展前期靠着共青城市青创集团提供1500万元的启动资金起步,逐步搭建起面向全国的无人机遥感网,在人们头顶百米之天空构筑起一片“数字苍穹”。

“前方就是在年初开工建设的无人机生产制造中心项目,总投资50亿元,预计6月封顶,9月投入使用。”相关负责人介绍,项目按照“智库+基金+园区+研究院+中试基地”模式建设,致力打造具有样板效应的低空制造产业集群。

拎包入驻、即产即试、园区办证……目前,共青城正加快建设11万平方米的无人机研发制造基地、13万平方米的科技孵化基地和6万平方米的创新技术研发成果转化基地,进一步完善功能和服务,力争打造全国一流的无人机生产制造基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4

“天空之城”蓄势待发

“坐上来吧,不用怕!”在南湖机场,江西空中未来航空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陆凌岳热情招呼记者登机体验。“90后”的陆凌岳已在低空飞行领域深耕多年,公司业务涵盖无人机表演、飞行执照培训、飞行体验、航空科普与研学、通航应用等多个领域。

“江西的低空经济发展空间巨大,这给了许多像我一样的年轻人创新、创业的机会。”2023年8月,陆凌岳与当地政府签约,将公司的航空飞行基地与无人机集群制造生产试验基地搬到了共青城。

学员徐凯专程从北京来到这里学习飞行,目前累计飞行时长超30个小时。如今,在这个拥有A1类跑道的通用机场,飞行驾照培训、应急救援、航空旅游、空中游览、航拍航测、短途运输、电力巡线等通航作业正悉数开展。

惊险刺激的滑翔伞、五颜六色的热气球……在南湖机场旁的共青城低空文旅小镇,各种飞行运动吸引了不少年轻游客来此打卡体验。“虽然热气球升空速度慢,但是我还是很紧张,毕竟离地面有500米呢!”来自九江的18岁小姑娘徐萍回到地面后依然激动不已。

业内专家表示,未来,低空经济的应用场景将会越来越多样,通用机场、航空园区、航空小镇、无人机基地、飞行营地等将星罗棋布,天空也会更加繁忙。

“力争到2026年,共青城建成低空经济综合示范区、低空经济产业聚集区、低空场景应用先行区、低空融合飞行样板区。”卢治轩表示。

加速竞逐低空经济新赛道,共青城成为当下中国大力发展低空经济新兴产业的一个缩影。从69年前的垦荒,到如今的创新发展创业热潮,变换的是“工具”和“田地”,不变的是面对未知领域的勇气。“天空之城”的想象在这里正加速成为现实。

源:上海证券报

编辑:李芳 复审:夏莹审签:杨高文

出品:九江日报社(九江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