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叫张伟,今年35岁,是一名在上海工作的普通上班族。出生在江苏农村的我,从小就渴望着能够在大城市里生活。在艰苦奋斗十几年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在上海这座充满魅力的都市安了家。虽然生活步调快了许多,但我从未忘记自己的根。我依旧保持着淳朴的性格,对朋友一视同仁。

在我人生的道路上,有一段弥足珍贵的友谊一直伴随着我。那就是我与初中同学小明的友谊。小明和我是同乡,从小一起长大。他的父母是普通的农民,家境十分贫寒。而我家虽然也不富裕,但相比之下,还是要好过一些。

我们从小就形影不离,无话不谈。小明天性乐观积极,总是用他那灿烂的笑容感染着我。而我则是个较为内向的孩子,小明的开朗外向常常给予我勇气和力量。我们总是互帮互助,形影不离。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正在公司加班,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我还是习惯性地接了起来。

"喂,你好,请问是张伟吗?"对方用着略带乡音的普通话问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的,我是张伟,请问是哪位?"

"张伟,真是太好了!我是小明啊,咱们初中同学,还记得吗?"

小明?!我顿时愣住了,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小明?真的是你吗?老兄,太太太长时间没联系了!"

几天后,小明和他的家人果然如约而至,来到了上海。当我在机场看到他们的身影时,还是被吓了一跳。小明和记忆中的模样大不相同了,身材略显佝偻,面色黝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几岁。他的父母更是如此,两个老人家彷佛比我父母还要年迈。

"张伟!老哥!"小明看到我的那一刻,脸上终于绽放出久违的笑容,快步走了过来,紧紧拥抱了我。

"嗨,小明,好久不见了。"我也用力拥抱着他,内心感动万分。虽然小明的容貌已经被岁月和艰辛的生活改变了模样,但我依然可以看到他眼中熟悉的神采。

"爸、妈,这就是我高中时候最好的哥们儿。"小明转过身,对身后的父母说道。两位老人向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老张啊,这酒店真不错!跟我们那儿可是天壤之别啊!"小明显然对上海的一切都很新鲜。

"是啊,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条件自然好很多。"我笑着说,"你们在老家的日子可一定也很不容易吧?"

他开始向我诉说起他们的遭遇。原来,小明父母年事已高,在家务农已经吃力。小明自己也只能靠开一家小卖部勉强维持家计。而且,最近几年气候反常,常年干旱,他们的收成一直很糟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以啊,我才会想到把咱们那里的腊肠运到上海来卖。"小明说,"我听说,上海这种手工腊肠很受欢迎,如果卖得好的话,就能改善我们的生活了。"

我看着小明那双坚毅但又疲惫的眼睛,心中五味杂陈。作为知心好友,我当然会全力以赴地帮助他们。

"咱们那儿可没这么热闹的庙宇。"小明由衷地赞叹道。

接下来,我们又去了外滩,那里是上海最著名的地标。小明一家被那里的现代化建筑所震撼,久久无语。小明的母亲甚至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做为留念。

"这就是上海吗?我们那里啥时候才能变成这个样子啊。"她感叹道。

我看出,这一家人对上海的向往是发自内心的。我也庆幸能带给他们一次终身难忘的体验。

游览结束后,我带着他们去了家中餐馆就餐。席间,我把订购的腊肠拿了出来,摆在了大家面前。小明一家看到那200斤腊肠,都被惊呆了。

"张伟,这、这就是你订的腊肠吗?"小明结结巴巴地问。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对啊,你不是让我订200斤吗?我就按照你的要求订购了。"

"对啊,你订的这腊肠,一斤得要多少钱啊?"小明的母亲也满脸狐疑地盯着我。

我心中一凛,看来是出现了什么误会。于是我如实地告诉了他们,这批腊肠每斤的价格。

"什么?!"小明的父亲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铁青,"你竟然订购了这么贵的腊肠?你是疯了吗?我们哪有钱买这种腊肠?"

小明的母亲也跟着站了起来,指责我:"就是啊,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啊?我们可是指望靠这腊肠赚钱养家的啊!"

小明的父亲怒不可遏,脸色铁青,看上去随时都可能暴跳如雷。我看着面前这一幕,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爸,妈,你们冷静点。"小明赶紧站了出来,拉住了暴跳如雷的父亲,"张伟他是出于好意,我们不能这样指责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出于好意?"小明的父亲怒视着我,"他根本就是糟蹋了我们一家人的希望!这么贵的腊肠,我们根本卖不出去啊!钱可是我们一家辛苦攒下的,你知不知道?"

我强作镇定,对小明说:"没关系的,小明。是我疏忽大意了,我来承担这个责任。"

"你说得轻巧!"小明的母亲也加入了指责,"你知不知道我们一家人为了这点钱费尽了多少心思?我们可是指望着靠卖腊肠改善生活的啊!"

"好心?哪有什么好心!"小明的父亲怒吼道,"他根本就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农民,故意把最贵的腊肠订给我们,好让我们吃哑巴亏!城里人就是这么看不起乡下人的!"

"你说什么?"我终于也忍无可忍了,"我怎么可能看不起你们?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啊!"

"哼,你口口声声说是好朋友,到头来却是这副嘴脸!"小明的父亲冷笑着,根本不愿意相信我。

就在我们僵持不下的时候,小明突然一声怒吼:"都给我闭嘴!"

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被小明的吼声惊住了。就连小明自己,也像是被自己的吼声吓到了一般。

"够了,都别吵了。"小明深吸了一口气,脸色缓和了一些,"这件事,确实是有误会。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们好好沟通,就一定能解决的。"

小明的一番话,终于让激烈的争吵冷静了下来。我们都陷入了一阵的沉默中。

"对不起啊,张伟。"过了好一会儿,小明才开口打破了沉默,"都是我的错,我没有把情况和你说清楚,所以导致了这个误会。我当时也没想到,上海的腊肠会这么贵啊。"

"不,是我太莽撞了。"我连忙说,"我作为在上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理应多和你们沟通一下,了解你们的实际需求。是我对不住你们一家人。"

我点了点头,说:"当然可以退货。不过,我建议不要全部退掉。毕竟,这批腊肠虽然贵了些,但质量上乘,口感一定非常不错。我们可以先拿出一些来试销,看看上海人的反应如何。剩下的部分再退掉,如何?"

小明和他的父母面面相觑,似乎在权衡这个建议的利弊。

"好吧,那就这么办吧。"最后,小明的父亲点了点头,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反正都是我们的老乡,也不能太小气了。就先试试销售,说不定会很受欢迎呢?"

"对对对,我们也不能把希望全部放弃啊。"小明的母亲也连连点头,显得精神为之一振。

晚上回到家中,我久久无法入睡。脑海中一直浮现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我开始反思自己和小明之间的友情。

这条鸿沟,就是我们出身的差距。我是生长在小城镇,家境尚可,而小明则是出生在极为贫穷的农村。从小就生活在艰苦环境中,注定了他的视野无法像我这样开阔。而我虽然后来来到了大城市,生活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内心深处却依然保留着小时候形成的价值观。

正因为有这样的差距,所以才会产生今天的误会和矛盾。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这件事,我可能永远也体会不到城乡差距给双方带来的隔阂有多深重。

友情是多么宝贵啊,它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阻隔,可惜却难逃出身的枷锁。想到这里,我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伟啊,真是太谢谢你了。"电话那头,小明的声音里充满了诚挚,"要不是你这个老乡在上海,我们一家人可能永远也体会不到什么叫'上海滩'了。"

"不客气,能为你们效点微薄之力,我也很高兴。"我由衷地说,"不过,我也要谢谢你们一家人,让我重新认识了什么是真正的友谊。"

"哈哈,你这小子说的太严肃了。"小明爽朗地笑了起来,"不过,我们的确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会产生那么大的误会。"

按照商定的计划,小明暂时将剩余的腊肠寄存在我这里,先拿出20斤来在上海试销。为了给他这个"老乡"最大力度的支持,我四处打听,终于在家附近的一条热闹街道上租下了一间小店面。

店面虽小,但十分整洁,而且地理位置绝佳。开业的那天,我们一家人都紧张得手心直冒汗。小明和他的父母则更是激动万分,他们从未想过,自家手工腊肠有一天能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出售。

"来,爸,妈,让我们一起把这块匾额挂上去。"小明拿着一块写有"老家手工腊肠"的木匾,高高举过头顶。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终于将匾额好好安放到了门口的显眼位置。看着那醒目的几个大字,我们都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就这样,试销工作正式拉开了序幕。一开始,生意确实很是冷清,路过的行人大多视而不见。但小明和他的父母并没有气馁,依旧坚持在门口招呼,热情地向每一个路人介绍他们的手工腊肠。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有一对中年夫妇被吸引了过来。小明的母亲赶紧上前招呼,将一根腊肠递到了他们面前。

"亲,这可是我们老家正宗的手工腊肠,肉质新鲜美味,香味扑鼻,一定让您们满意的!"

那对中年人闻到腊肠散发出的香味,顿时被勾起了食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竟然真的掏钱买下了一根。

"太好了!终于有人买咱们的腊肠了!"小明高兴得合不拢嘴,他的父母更是开心得像个孩子。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突破打开了销路。很快,就有更多的行人被那诱人的香味吸引而来,纷纷购买起这种新奇的手工腊肠。

"哇,这腊肠真香啊,吃起来太过瘾了!"

"是啊,这味道跟我们平时吃的腊肠可真不一样,太正宗了!"

一个个赞不绝口的声音不断在我们耳边响起。看着生意渐渐兴隆,小明一家人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我的内心也被无比的欣慰和骄傲所充斥。

就这样,短短几天的时间,小明一家的手工腊肠便在这条街上小有名气了。每天都会有大批的食客前来排队购买,生意红红火火。

"太不可思议了,我们的腊肠在上海这么受欢迎,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小明的父亲高兴得就差没跳起来。

"是啊,这都多亏了张伟啊。"小明的母亲羞涩地对我说,"要不是他在上海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们一家可能永远也体会不到这种滋味。"

我连连摆手,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看到他们脸上重新绽放的笑容,我的内心确实无比欣慰。

"张伟啊,我在想,咱们是不是可以合伙做这个生意?"小明突然说道。

"没什么可是的。"小明摇了摇头,"我们彼此互补,正好可以发挥各自的长处。我们在老家掌握着腊肠的手工制作技术,而你则熟悉上海这个市场。有了你在这里给我们运作,相信我们的腊肠一定会卖得更火爆!"

"可是,你们要常年在上海住下来吗?"我问道,"毕竟,这里和老家的生活环境差距太大了。"

"这个嘛,当然不用我们全家常驻啦。"小明说,"我们可以采取轮流的方式,由我和爸妈两两结伴来上海销售。这样一来,既可以将手艺发扬光大,又不会跟老家完全脱节。"

"那真是太好了!"我高兴地说,"有了你们源源不断的货源供应,加上我们在销售端的努力,相信一定能把这个品牌越做越大!"

"就这么说定了!"小明伸出手,我们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共同努力,一起分享这个事业的成果!"

从那以后,小明一家的手工腊肠生意越做越红火。凭借着优质的产品和我们的合作默契,很快便遍布了整个上海,获得了极高的好评。

有了这笔可观的收入,小明一家的生活也终于有了转机。他们不但在老家重建了新房,甚至还聘请了几个村里的年轻人,帮助他们扩大生产规模。

而我,也终于找到了自己这份事业的意义所在。通过不懈的努力,我们不仅赚到了钱,更重要的是,让一个原本陷入困境的家庭重新立起了生存的希望。

有一天夜里,我独自一人站在店门口,看着熙熙攘攘的街景,脑海中浮现出了我和小明从小到大的种种往事。我们曾经形影不离,无话不谈。后来虽然分隔两地,生活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我们的友谊却从未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