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观察者网报道,本轮巴以冲突后,欧盟内部意见不一,最终在今年3月的欧盟峰会上才达成首个呼吁加沙停火的联合声明。近日,峰会召开期间,德国和奥地利领导人因不满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持续批评以色列,而对其当面质问。在3月份峰会的闭门讨论会上,博雷利当着其他欧洲领导人的面,再次对以色列在加沙军事行动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你在加沙问题上不代表德国和奥地利!”会议期间,德国总理朔尔茨和奥地利总理内哈默尔就巴以问题展开激烈辩论,并向博雷利传达了这一信息。

几个月以来,博雷利在加沙死亡人数增加的背景下发表批评以色列的言论。在欧盟成员国领导人今年3月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朔尔茨与内哈默当着其他欧盟成员国领导人的面批评了博雷利。

对于“关于欧洲理事会内部讨论的猜测”,一名欧盟官员拒绝发表评论。不过,该官员称,博雷利一直谴责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袭击以色列,呼吁无条件释放所有人质,同时支持实行“人道主义暂时停火”以实现可持续停火,以及落实“两国方案”等。此外,博雷利还曾批评以色列把饥饿作为“战争武器”。

欧盟12日以人权问题为由,宣布对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下属实体实施制裁。

欧盟理事会当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欧盟援引其“全球人权制裁机制”,将哈马斯精锐部队“努赫巴”、下属武装派别卡桑旅及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下属武装派别圣城旅列为制裁对象,冻结这些实体在欧盟司法管辖范围内的财产,禁止欧盟成员国公民和实体向他们提供资金,禁止相关人员入境欧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外交部发言人林剑近日在例行记者会上介绍,中德两国领导人就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了意见。

在巴以冲突问题上,林剑表示,中德对加沙地带人员严峻的人道形势及地区局势进一步升级的危险感到担忧。中德共同呼吁:保证加沙地带无障碍、可持续的人道主义准入,支持联合国及其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在人道救援方面发挥协调作用。

林剑:我们为在巴以冲突中丧生的无辜民众深感悲痛,更为加沙地带日益严峻的人道灾难深感揪心。本轮巴以冲突升级近半年来,加沙平民伤亡超过10万人,其中多数都是妇女儿童。瓦砾遍地的家园、频繁遭袭的医院、食不果腹的饥民、每天增加的伤亡,一幕幕的人间惨剧一次次突破良知底线,践踏公理正义极限,更加突显了停火止战的极端重要性和紧迫性,任何理由都不能让国际社会再坐视下去。

当地时间4月14日凌晨,以色列多个城市再次响起防空警报,并伴随着爆炸声。不同的是,这次的袭击不是来自巴勒斯坦加沙地带,而是来自伊朗本土。

这是伊朗首次从本土直接袭击以色列。14日凌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发表声明,宣布向以色列目标发射了导弹和无人机。同时,伊朗在中东地区的盟友黎巴嫩真主党和也门胡塞武装也加入到了袭击的队伍中。

由于以色列和美国此前已处于高度警备状态,美军在导弹和无人机抵达以色列领空前就进行了拦截。

当地时间 4 月 16 日,以色列军方发言人称,遭到伊朗袭击,以色列不会 " 无动于衷 ",伊朗也不可能 " 逃脱惩罚 "。

伊朗总统府同日发表声明,伊朗总统莱希当天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时表示,任何进一步损害伊朗利益的行为都将受到更强烈、更大规模的回应。

而普京也首次公开就伊朗空袭以色列表态,指目前中东局势不稳,根源是巴以冲突未得到解决。普京称,伊朗是该地区稳定与安全的主要支柱之一。

以军发言人表示:" 以色列将会在自己选择的时间、地点,以自己的方式来回击伊朗。"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余国庆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伊朗对以色列的反击实际上在意料之中,从空袭的时机和结果来看,伊朗的目标选择还是经过了相对谨慎的考虑,“这次伊朗空袭的性质当然非常严重,这是一国直接针对另一国领土的袭击。这也展现出眼下巴以冲突的外溢效应正处于恶性的、螺旋上升的状况,这样的趋势对于整个中东地区来说都非常危险。”

刁大明认为,“拜登政府表态不会参加针对伊朗的任何反击行动,也暗示以色列没有必要作出进一步回应,甚至告诉以色列,以方已经成功拦截伊朗的导弹和无人机,这是以色列的胜利。从美国的一系列表态明显可以看出,美国并不希望冲突升级。这一态度基本比较符合预期。”

美国之所以如此明确地释放“停火”信号,刁大明分析,“根本原因在于拜登政府目前正面临巨大的大选压力,自顾不暇,不想让自己深陷中东冲突的泥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巴勒斯坦本月早些时候致函联合国秘书长,再次申请加入联合国。据路透社4月16日报道,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阿尔及利亚当天晚间分发了一份建议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正式会员国的决议草案,预计安理会最快将在当地时间17日进行投票表决。

然而,由于美国可能投出否决票,巴勒斯坦的申请预计很难获得通过。路透社称,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16日还对巴方的申请“泼冷水”,声称巴勒斯坦入联对于落实解决巴以冲突的两国方案“没有帮助”。

为了尽可能回避追究冲突爆发的责任,延长执政时间,内塔尼亚胡一天比一天更需要迎合国内极端保守派,取得更多所谓“安全成果”。因此,美以虽然已就进攻拉法的方案展开讨论,但没有取得多少共识。就此而言,拜登要想在大选中回避巴以冲突的灾难性影响,很可能还是要在对以政策上更多挥舞大棒,让以色列感受到更严重的损失。美以博弈恐怕还将继续。

据报道,加沙地带卫生部门的数据显示,本轮巴以冲突已造成超过3.3万名巴勒斯坦人死亡,超7.5万名巴勒斯坦人受伤。已持续半年的巴以冲突给加沙儿童造成巨大伤害。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目前加沙地带有超过1.7万名巴勒斯坦儿童因冲突导致无人陪伴或与父母失散。巴勒斯坦红新月会近日透露,加沙地带有约1000名儿童已经失去了一条或两条腿。

另据德国Statista数据平台评估,本轮巴以冲突也造成约1200名以色列人死亡,超过5000名以色列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