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与出口。

谁将是2024年的快马?

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投资一直是中国经济拉动经济的主要驱动力,现在不太强调了,因为效率在递减,以前拉动1元线的GDP,要三元,现在要九元,也许更多,不会过度依赖了。

消费是一个慢概念,快不了;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要想提高居民收入在GDP中的占比,第一,要时间;第二,谁来提高?企业现在要做的是修复负债表,不是提高工薪,在等待一个复苏周期,经济增长了,才能释放出工程师红利,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而地方财政正在化债,在发行特别国债。也就是说,有效提高居民收入在GDP中的占比,不是一日之功。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美关系开始了化冰之旅,并对CPTPP全部条款进行了深入全面的分析、研究和评估,梳理了可能需要采取的改革举措和修改的法律法规,对外贸的重视,也说明了外贸如果取得突破,一定是一匹快马,有助于输出中国强大的产能,补内需要不足的短板。

我们知道,CPTPP有五大难以跨越的门槛,不久前发文专门讲过这个问题,当时我的结论有两个,第一,国际贸易组织不太可能让步。第二,中国跨越五大门槛,需要做评估。

这五大门槛简约地表述为:

1、数据自由流动,互联网自由开放

2、取消非市场化行为;

3、政府采购原则上消除内外之别;

4、成立独立工会;

5、保护知识产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政策姿态很积极,又开始了新一轮申请的努力。

并提出在“在有条件的自贸试验区和海南自贸港主动对照先行先试。”

这等于说,中国将考虑以海南自由港做试点的方式寻求突破,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也的确需要一个由点到面的过渡期;当年改革开放,不也是先从南方以点到面?实际上,海南作为自由港,所开出的负面清单,已经非常接近协议的要求。

互联网开放,在海南完全不是问题,本来就很开放,这一条障碍不存在;

海南也是完全的市场经济定位,不存在“非市场化行为”的问题;作为自由港,管理完全国际化,这一条也不是障碍。

海南作为小政府,采购原则上消除内外之别;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独立工会是个法律框架下的构成。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大框架下,是法律如何定位的问题。

保护知识产权更不是问题,中国制造能力很强大,不但会模仿,而且会超越。有一种说法,印度人太老实,俄罗斯给了他装备,它也仿制不出来;为什么北极熊不敢给中国卖装备?因为给了中国那就不是模仿,是超越了。

如果CPTPP接受了试点方案,当是年内的排名第一的大事件。

一旦加入,就是一场变革。

中国现在正评估CPTPP的2300多项条款,以梳理加入该贸易组织,所需进行的改革措施和法律修缮。

这要叩开的不是CPTPP的大门,而是全球化的通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