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10日,为缓解俄乌冲突的紧张局势,瑞士政府宣布举办“乌克兰问题”和平峰会。

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我国历来积极斡旋俄方参与相关国际会议,期望以此推动和平进程。

然而,俄罗斯却坚决拒绝与会,给此次峰会蒙上了阴影,似乎也否定了我国的外交努力。

那么,俄方此举是否意味着在这场国际和平的较量中,中俄已然步伐不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4月10日,在俄乌冲突持续升级的背景下,瑞士政府正式宣布;将于6月15日至16日,在卢塞恩召开“乌克兰问题”和平峰会。

瑞士计划邀约百余个国家的政要及代表出席,共同讨论出实现俄乌冲突和平解决的方案。

作为东道国,瑞士联邦主席阿姆赫德,亲自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传达了这一决定。

在旷日持久的冲突阴云之下,乌方自然对即将举行的和平峰会寄予了厚望。

泽连斯基希冀借此良机,能够在其此前提出的十点“和平方案”的基础之上,进一步敲定出一份和平协议,用于俄乌谈判。

事实上,在瑞士正式宣布召开峰会之前,乌方就在积极寻求中国及印度等国家的支持与斡旋,试图化解俄乌长期以来的严峻对抗局势。

今年3月28日,俄乌双方仍在前线激烈交战,乌克兰全境不得不拉响防空警报。

此时,就连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波多利亚克,也忧虑地承认,由于资源供应短缺,乌军前线已陷入困境,无力筹划有效的进攻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一周之前,印度总理莫迪分别与俄乌两国元首进行了单独通话。

通话中,泽连斯基表示:希望印方能够积极参与此次瑞士筹备的和平峰会,并在其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乌克兰外交部长库列巴于28日至29日,对印度进行了正式访问。

之后,他与印度外长苏杰生,就推动俄乌和平进程的相关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尽管乌克兰殷切期盼,但印度官方在公开场合仍秉持中立立场,避免就俄乌冲突指责任何一方。

而在乌克兰和平问题的解决议程,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之际,作为重要的中立大国,我国在这一问题上的表态,也倍受国际舆论的聚焦。

事实上,在推动俄乌和解的进程中,我国始终秉持着中立公正的立场,呼吁双方通过对话协商的方式和平化解分歧。

4月8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应邀访华。

此后,他与我国外长王毅就此次和平峰会的看法,展开了深入交流。

会谈中,王毅阐明了中方的明确立场:中国支持适时召开乌克兰问题国际会议,共商化解之策。

但同时也强调了一个前提,那就是这样的会议,必须确保俄乌双方均有代表出席,共同参与,以公正审视所有和平方案。

作为俄乌冲突的直接当事国,俄罗斯无疑是推动乌克兰和平进程的关键所在。

因此,俄方最终是否派员出席瑞士政府主办的“乌克兰问题”和平峰会,将直接影响到这一外交盛会的走向和成效。

在正式宣布该峰会举办消息后,瑞士外长卡西斯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继乌克兰之后,俄罗斯是首个获知此次会议的国家。

由此可见,无论国际社会如何努力,如果缺少俄罗斯这一关键缺口,任何为促进乌克兰和平所作的尝试,都可能难以取得实质性突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和平之路曲折重重,俄罗斯方面对于是否参加此次峰会,却一直保留消极态度。

4月10日,在瑞士政府正式宣布召开“乌克兰问题”和平峰会之后,俄罗斯驻瑞大使馆公开发表声明,瑞士未曾向俄方发出正式邀请,但即便收到邀请,俄方也将予以拒绝。

俄方认为,该峰会宣扬的“和平会议”理念有失公正,等同于向俄方施加一系列无视其国家安全利益的最后通牒,因此无法接受。

次日,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则表示,如果没有俄方的参与,那么瑞士筹办的这场“乌克兰问题”和平会议,将彻底失去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随后瑞士政府作为主办方也坦言,缺乏俄罗斯参与,确实无法真正推进和解。

实际上,在此之前,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就已多次公开表明,莫斯科方面决不会参加、也从未考虑过参与即将在瑞士举办的“泽连斯基和平方案”会议!

她还进一步强调:任何无视俄罗斯立场、基于“泽连斯基模式”内容开展的活动,都将与现实严重脱节,注定前景渺茫。

从俄方的表态来看,莫斯科方面是坚决反对这种单边方案的,认为这种做法完全忽视了俄方的核心利益。

可是,我国始终致力于在国际事务中扮演劝和促谈的角色,俄罗斯外交部明确表态莫斯科“无意”参加峰会,是否给我国的和平努力浇了一头冷水?

早在去年,拉夫罗夫就曾对外表示,我国早前发布的《关于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中国立场文件》,是目前为止解决俄乌冲突最合理的方案。

俄方认为,我国在该冲突中一直保持着中立态度,并且对于其爆发的历史根源和地缘政治背景,有着深刻的理解。

因此,中俄两国就化解俄乌冲突问题,一直保持着紧密的交流和沟通。

从中不难看出,中俄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始终立场一致,期望通过公平对话的方式,寻求和平解决之道。

至于我国是否将出席瑞士主办的“乌克兰问题”和平峰会问题,官方目前尚未有明确表态。

不过,根据此前外交部提出的原则立场,如果作为冲突当事方的俄罗斯缺席,该峰会将难以实现真正的中立公正,那么我国很可能也会缺席。

那么,俄罗斯如此坚决拒绝与会,除了对“泽连斯基式”和平方案的不满之外,还有哪些更深层次的考量呢?

俄方对出席此次峰会的消极态度,其实是源于多方面的考虑和顾虑。

其中,有俄罗斯对西方国家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做法,存在深深的不信任感。

2015年,乌克兰曾签署《明斯克协议》,在协议中承诺:将撤出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全部重型武器、以及部分驻军力量。

但六年后,乌方公然违背协议,不断向东部地区增兵,并与当地民兵爆发了激烈冲突,甚至北约军力也介入其间。

此举在俄方看来,西方并无推进俄乌边境和平的诚意,反而纵容基辅挑衅,因此认为,俄乌冲突的症结在于俄罗斯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对抗对立,乌克兰只是美西方的“代理人”,后者并不真正希望这一冲突尽早结束。

尽管乌克兰总理什米加尔曾表示,基辅希望“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能出席此次瑞士举办的峰会,但他并未直接向俄罗斯发出邀请。

然而,即便乌克兰愿意邀请俄方,但是否能获得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认可,也还是个未知数。

而且,即使峰会取得任何成果,都有可能被美西方主导和操纵。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俄罗斯坚信;乌克兰并未放弃加入北约势力范围的企图。

俄方发起针对乌方的特别军事行动的主因之一,正是希望遏制这一进程。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泽连斯基在其提出的十点“和平方案”的诉求之一,就是要求俄方全面撤军,并重回1991年的国境线。

这意味着,俄罗斯必须无条件放弃目前控制的:乌东四州以及克里米亚等地区的主权。

然而,一旦乌克兰战后再次寻求加入北约,无疑将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威胁。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瑞士宣布召开和平峰会的前几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发生了一起举国震惊的恐怖袭击事件。

3月22日晚,莫斯科州红山区的“克罗库斯城”音乐厅遭遇恐怖分子的袭击,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后,俄罗斯全国哀悼,无数民众自发前往事发的音乐厅附近,用鲜花和玩具堆砌起临时的祭奠之所。

此外,普京还亲自为遇难者举行悼念仪式。

对于这起恐怖袭击事件,俄罗斯质疑,幕后黑手很可能与乌克兰的新纳粹武装力量有关。

多年来,这些极端组织屡屡发起针对俄罗斯平民的血腥袭击,引发了国内的强烈愤慨和谴责。

然而,尽管乌克兰在意识形态上复活了纳粹主义,但西方国家对此置之不理,反而继续支持基辅政权。

因此俄方坚信,只有乌方完全战败投降,才能真正捍卫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成果,维护人类文明和正义。

最后,俄罗斯对这次和平峰会主办国瑞士自身的立场问题也存有疑虑。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瑞士并未完全保持中立,反而加入了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的一系列制裁行列。

随后,瑞士至少已冻结了总值约77亿瑞士法郎的俄罗斯国有资产。

早在2022年8月,俄罗斯外交部信息与出版司副司长涅恰耶夫就曾公开指责,瑞士已经失去了作为中立国的地位,没有资格在俄乌冲突中担任调停人。

纵观这场持续未止的俄乌冲突,我们不难看出和平之路何其漫长而曲折。

当前,尽管瑞士正在积极筹备即将召开的“乌克兰问题”和平峰会,但俄罗斯却持坚决否定态度。

然而,正如我国一再重申的那样,任何推动和平的努力都应本着中立、包容的原则,切实照顾各方的合理关切。

只有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才能为俄乌双方寻求到一个真正可行、可持续的和解方案。

我们期待,在中方的积极斡旋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呼吁下,俄乌双方能最终重拾对话的理性,为结束这场战火创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