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拜登政府对川普的迫害与打压是全方位的。既有政治迫害如追究国会暴乱的违宪责任;也有经济迫害,如以信贷文件不实为由起诉金融欺诈,罚数亿巨款;还有道德迫害,如以几十年前的所谓强奸案起诉并罚几千万巨款;还有意识形态迫害,如指控川普通俄等。

这种全方位的迫害与打压,显然并没有能够将川普打倒,目前也未能真的将其送入监狱,相反促成了川普政治和经济上的双丰收,尤其是川普商业帝国的大丰收。

政治上,川普的民调持续走高,如果拜登政府不在关键时刻拿出某种致命杀手锏,川普再次问鼎总统宝座应该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经济上,川普虽然一再被罚巨款,但其商业经营却异常成功,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纵观川普两次竞选总统,与其说他真有什么治国理念与方略,真想拯救美国于水火,不如说他是在借总统竞选的巨大广告效应,为自己的商业帝国做不仅免费,还能挣到巨额政治献金的全球最火爆广告。川普眼中其实只有钱,也只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这是广告的目标,别的都是广告的方式与内容。

如今的川普,显然已经彻底放飞了自我。

成本几百人民币的川普鞋,被他卖到了几千美元一双,居然还能被抢购。

几美元一本的川普圣经,与普通圣经的唯一区别就是多了一个川普签名,却被卖到了60美元一本,同样被抢购。

川普咖啡也上市了,无非是多了个川普的背书,价格就更贵,销量还很爆棚。

这些都不是最成功的,最成功的是“川普真理”也上市了。川普被美国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封杀之后,自己做了一个社交平台,专门宣传“川普语录”,如今也成功在纳斯达克借壳上市,股价还能疯涨。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将一切把戏的本质彻底看透,然后公然不装,直接就卖。

你可以说川普是政治素人,在治国理政上只能乱打“王八拳”,但你不能不承认川普是商业天才,他太懂美国这个国家运转的底层逻辑了。既然总统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工具,自己凭啥就不能把美国总统竞选玩成自己商业帝国的巨大广告呢?

这个玩法,完全应该有一个冠冕堂皇,能够体现川普路线的新词儿,叫“美国总统大选:商业化与产业化的康庄大道”。

拜登与川普的根本区别在于:一个拼命装,一个拼命卖。

川普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美国和全世界:别对美国总统大选太认真,也别对当选总统太认真,那玩意儿的本质就是背后利益集团博弈的把戏。既然都是利益,我就可以把它给彻底玩穿。你们爱装就装去吧,我只想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政治需要装,商业需要卖。二者也并不是对立关系,装的最后依然是为了卖,只不过能卖得更高大上而已。

川普只为自己的商业利益服务,这当然有点Low,没有在乎美国还需要高大上的脸面而已。川普这样做,显然也是有些急切,他担心万一没选上就没机会卖了,所以要赶在竞选的过程中就开始卖。如果再次被美国民众追捧,真的又选上了,那就干脆彻底扒掉美国的底裤,继续自己的卖,大卖超卖。

卖卖卖,这是川普真理。卖首先是为了自己再次伟大,然后是为了“美国再次伟大”。金融资本主义的美国正在衰落,但商业资本主义的美国或许能够在川普的卖卖卖中获得重生。这就是川普的逻辑。

川普只是房地产开发商,不是建筑商,他最懂的是商业贸易,不是建筑与制造。尽管他喊出了重振美国制造业的口号,但能否如愿,他并不真的关心。但川普一定懂得,美国人得有钱,有钱才能贸易,才能买买买,他自己才能卖卖卖。所以,川普上一次做总统,最具影响力的决策就是“无限量宽”,印钱,发钱,花钱,促进买与卖。在西方经济学里面,这叫重商主义。

来自中国的廉价商品对川普这样的商人显然不是好事,价低利薄,这不是他想要的,所以要贸易战,要加关税,以提高商品价格。这好比重商主义时代的阿拉伯帝国,在亚欧之间征收巨额关税,于是就大发了,也强大了。

商品价高不仅有利于贸易商获得更多,同时还有利于创造更多GDP,以提升执政的业绩。这是川普逻辑,实际上也是美国逻辑。

在美国,波斯顿的一个长2.4公里的隧道造价40多亿美元,折合300多亿人民币(以下案例均只用折合的人民币计价)。同样的隧道在中国只需要3亿人民币,价格差100倍。

纽约7个地铁站的栅栏造价7.2亿人民币,每个栅栏价格高达几百万元,同样的栅栏在中国只需要几千元,价差上千倍。

美军采购的660台电动手推车花了8亿多人民币,平均每台造价120多万,同样的电动手推车在中国只需要一千多元,价差依然是上千倍。

加州高铁20年还没建成,但已经花掉的成本高达每公里40多亿人民币。在中国,高铁每公里造价平均在1.1-1.4亿人民币之间,即使是在云贵高原,造价也不会超过每公里1.6亿元。

这些都是美国人自己在网上晒出的清单,你一定还知道美军在阿富汗买一只羊要花掉几百万美元的事情对吧。

为什么中美制造或采购成本以及最终的售价会相差这么大?

不要以为只有人力成本的差别,那只是九牛之一毛。记住一个词,什么叫“合法腐败”。人家价高是合法的,只要这高价格是双方“自愿”的交易,就是“公平自由”的市场交易,就是合理合法的。至于这其中的奥妙,除了利益输送,当然还有更高尚的目标:制造GDP。

举个简单例子,如果一辆电动车从中国运到美国到岸价是2万美元,美国贸易商卖出的是4万美元,那么这个差价就创造了2万美元的GDP。

当中美之间商品价差高达百倍千倍时,你应该知道一个简单常识,美国GDP没有道理不是中国的百倍千倍。如果不是,这中间就有猫腻,钱去哪了,GDP被谁吃了?

商业天才川普最懂其中奥妙,所以他一定要搞贸易战和关税,以符合他的卖卖卖逻辑。既让自己卖出财富,也让美国GDP持续增长。

创造GDP的方式显然不只川普懂,拜登也一样。只不过,川普的卖显然是在拼命扒掉美国的底裤,而拜登的装则更像是拼命要死拽住裤腰,不想让裤头掉下去,以便继续表演皇帝的新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