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是个52岁的中年男人,从事普通的工作,性格固执了一些。我和妻子结婚多年,育有一个独生女儿小芳。小芳如今已是个事业有为的职场女性,我和妻子都很为她自豪。

一向以来,我都很期待和亲家母一起度过除夕夜。我的亲家母为人老实良善,对我们一家子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儿女一样。每年的除夕夜,我们都会相聚一堂,品尝亲家母亲手做的美味年菜,其乐融融。虽然今年小芳提出了新的安排,但我仍然怀揣着美好的期待,希望能与亲家母共度一个其乐融融的新年佳节。

"爸,你们来啦!"小芳一见我和妻子到来,便热情迎接。她新房装修得别致时尚,却也不失温馨舒适。

"哇,小芳的新家真不错啊。"妻子由衷赞叹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是当然,我可是下了血本的。"小芳得意洋洋地说。

小芳已在厨房里忙活了,准备了不少年夜菜。妻子看在眼里,赶紧上前相助。

"妈,您就休息会儿吧,让我来就好。"小芳说。

"行了,你一个人费力气,让妈帮把手吧。"妻子笑着回答。

我在一旁端着茶盏,有些无所事事,只好随口问道:"需要爸爸帮忙吗?"

"那就帮忙打下手吧。"妻子应声说道。

妻子和小芳在厨房里忙碌,我坐在客厅里,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亲家母的身影。

"不知亲家母现在可好?希望她身体一切安康,能像往年一样和我们共度除夕夜啊。"我暗自祈祷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芳今年32岁,是一名事业有成的职场女性。自从大学毕业后,她就一直在城里的一家知名公司工作。几年前,凭借出色的工作表现,她获得了令人艳羡的高级职位和可观的薪酬待遇。如今,她在事业上已小有成就,并买了一套不菲的新房居住。

我的妻子一直希望小芳能够早日结婚成家。每当小芳放假回来,她总会暗示小芳该考虑相亲、找对象了。可是小芳对此总是敷衍了事,理由是工作太忙,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

妻子为此常常忧心忡忡,生怕小芳这样一直单身下去,错过了最好的年华。

"你看看人家同事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就你一个人还在拖拖拉拉的。"妻子常对小芳说,"要不让妈给你介绍几个对象?"

"妈,您就别操心这事了。"小芳总是这样回答,"等我真的遇到合适的人,自然就会结婚了。"

相比之下,我对于小芳是否结婚就没有太大的执念了。我觉得,小芳已经是个独立、成熟的女性,她自己最清楚什么对自己最好。只要她过得开心幸福,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都无所谓。

不过,我也希望小芳能尽快安顿下来,这样我和妻子也就放心了。每当看到小芳孤零零一个人在外面奔波,我就会暗自感叹:"要是小芳早点结婚,就有个依靠了。"

天色已暗,妻子和小芳把一桌子年夜菜端了上来。只见桌上摆满了鸡鸭鱼肉,应有尽有,可谓是家家有余。

"快快尝尝,都是我和妈妈亲手做的哦。"小芳骄傲地说。

我和妻子对视一眼,同时被这满桌的年味所打动了。我忍不住感叹:"真不错,就跟亲家母做的一模一样啊。"

吃过年夜饭后,天色已是深夜。我们一家三口坐在客厅里,有说有笑,其乐融融。只是让我觉得有些遗憾的是,亲家母一直未曾现身。

"亲家母怎么还没到啊?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我开始焦虑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别急嘛,爸。妈应该快到了吧。"小芳安慰道。

我望着窗外,心里祈祷着亲家母一切安好。

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在客厅里等啊等,一直等到午夜十二点,除夕夜也就过去了。亲家母却始终没有出现,更没打电话报平安。

我的心里开始泛起一股失望和焦虑。往年的除夕夜都是全家老小热热闹闹地团聚,可今年却只有我们三个人过节,显得格外冷清。

"亲家母今年怎么也不来了?会不会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妻子看我一脸焦虑的样子,赶紧安慰我:"别想太多,亲家母那么大年纪了,或许是身体实在不太舒服,所以没来咱们这。等过了年再去看看她吧。"

"可是她怎么也不打电话报个平安呢?我真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我焦躁地说。

见我一脸焦急,小芳赶紧拿起手机,给亲家母打去电话。

小芳挂了电话,转过头对我们解释道:"原来是亲家母感冒了,她怕传染给我们,就没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里顿时释然了。原来亲家母没有出任何意外,只是身体抱恙,所以没能来我们这里。我暗自庆幸,亲家母并无大碍。

不过,转念一想,亲家母年纪那么大了,身体哪里不舒服都很正常。可她竟连个电话也没打,让我们这么担心,实在有些不应该啊。

"唉,亲家母就是这样,从来不愿给别人添麻烦。"妻子无奈地说,"要是早点告诉我们她感冒了,我们也就不会那么担心了。"

"是啊,她这一关心反而让我们更加挂念。"我点点头,心里对亲家母有些无可奈何。

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在小芳家度过了一个冷冷清清的除夕夜。本该其乐融融的团圆之夜,却因为亲家母的缺席而显得索然无味。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回想起这除夕之夜的一切经过,内心百感交集。

"要不然,我们还是回老家过年吧。"我暗自思忖,"在小芳这里过年,好像少了些什么。亲家母不在,总感觉缺了一个重要的家人。"

我翻来覆去地想,最终还是下定决心,打算明天一早就告诉妻子,我们还是回老家跟亲家母团聚过年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唉,要是我们坚持回老家过年就好了,这样亲家母也不会独自一人在家了。"我自言自语道,"看来,我们还是应该回老家才对。"

就在这时,小芳也醒了过来,她走到客厅,看到我一个人坐在那里,便问道:"爸,您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小芳啊,咱们还是回老家过年吧。"我直截了当地说,"在这里过年,总感觉少了些什么。亲家母独自一人在家,我们也放心不下。"

小芳沉默了片刻,点点头说:"好吧,爸,听您的。我们马上就收拾东西,赶在今天上午回老家。"

很快,我们一家三口就收拾停当,出发返回老家。一路上,我的心情无比复杂。一方面我很高兴,终于能和亲家母团聚;另一方面,我又为昨晚的事感到后悔和自责。

"要是我昨晚就坚持回老家过年,亲家母也就不会独自一个人在家了。"我喃喃自语。

"爸,您就别自责了。"小芳见状赶紧安慰我,"是我太任性,非要在我这里过除夕夜,您都已经让步了。"

"可是,我作为长辈,也太固执了。"我叹了口气,"明明知道亲家母的身体每年都不太好,还这样坚持。"

"那也是出于好意嘛。"妻子开口说,"我们都希望全家人能团聚,你不就是这个心思吗?"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到了老家。一进门,就看到亲家母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身边放着吃剩的药渣。

"哎哟,你们可算来了。"亲家母见我们进门,显得很是高兴。

我赶紧上前,连声打招呼:"亲家母,您身体怎么样啦?没啥大碍吧?"

"哪有啥大碍,就是小感冒而已。"亲家母笑着说,"你们昨晚过得可还开心?"

听到这话,我不禁有些汗颜。昨晚的确过得很不开心,全因我们执拗地没有来亲家母这里团聚。

"昨晚就是少了您,总感觉少了些什么。"我诚恳地说,"要不是因为小芳非要在她那里过除夕,我们肯定会赶回来和您团聚的。"

"哎,你们年轻人嘛,也难免有些任性。"亲家母宽容地说,"反正你们现在都回来了,咱们一家人团团圆圆,就是最重要的了。"

亲家母说得很有道理。只要我们最终能团聚在一起,前前后后的一些小插曲也就不值一提了。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客厅里,有说有笑,仿佛昨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对了,亲家母,您身体要紧,可得多休息啊。"我关切地说。

"行行行,我就知道你们操这份心。"亲家母笑着摆摆手,"我这把老骨头还好使着呢,哪用得着你们这么操心。"

"可是,您昨晚也不打个电话报平安,把我们吓坏了。"妻子开口说,"我们以为您出了什么事,一直等到半夜也没见您来。"

"哎,那是我的疏忽。"亲家母有些歉意地说,"我就想着别把你们担心,所以啥也没说。谁知道,反而让你们更加挂念了。"

"没事没事,反正您现在身体没啥大碍就好。"我连连摆手,心里却也有些后怕。要是亲家母真出了什么事,那我们可就太自责了。

中午时分,我们就在亲家母家里吃了一顿团圆饭。虽然没有昨晚那般丰盛,但味道依旧美味可口。

"亲家母,您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我由衷赞叹。

"那是自然,我可是行家里手啊。"亲家母得意地说。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气氛融洽温馨。我看着眼前的一家人,内心无比欣慰。虽然昨晚确实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但只要最终能全家团聚,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以后过年,咱们可得一家人整整齐齐的,谁也别离了群啊。"我笑着说。

"那是必须的。"亲家母点点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