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外地归来的我,疲惫不堪,便早早投入了床铺的怀抱。

沉睡中,口渴难耐,我起身寻水,却恰巧经过父母的门前。

原本只是想匆匆而过的我,却突然听到了房内传出的低语,那声音中隐藏的秘密让我停下了脚步。

我站在门外,心如乱麻,那不经意听到的消息,仿佛晴天霹雳,让我久久不能动弹。

若非亲耳所闻,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些话语竟出自我深爱的丈夫和我一直敬爱的公婆之口。

我的心如同坠入冰窖,冷得彻骨。

与周康共度数年,我全心全意为这个家付出,却没想到他们一家竟如此算计于我。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难以接受,我甚至忘了口渴,拖着沉重的双腿回到卧室。

那些话太过震撼,我需要时间来消化,来平复我波涛汹涌的心情。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脚步声,是周康回来了。

我侧身躺下,背对他,不想面对这一切。

周康轻步进入房间,在我床边停下。

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徘徊,于是我屏住呼吸,假装熟睡。

既然他要演戏,那我就陪他演下去,看他能演到何时。

过了一会儿,周康似乎并未察觉我的异样,转身离开,还轻轻带上了房门。

若非昨晚的那些话,我或许会因他的体贴而感动。

但现在,我只觉得这一切都是莫大的讽刺。

我从没想过,这家人看似老实,却如此善于伪装和演戏。

好,既然你们想演,那我就陪你们演到底。

看看最后谁能笑到最后。

屋外许久没有动静,我赤脚下床,小心翼翼地踩在光滑的地板上。

我知道周康在书房。曾经的我太过愚蠢,从未想过要多个心眼。

他常常深夜才回房,我总以为他忙于公务,从未想过去查岗。但今天不同了。

他们一家三口住着我的房子,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背叛我不说,竟然还想让我净身出户?

真是痴人说梦!

许是周康心虚,特意关上了书房的门,却给了我偷听的机会。

作为建筑公司的老板,我曾经不屑于这样的行为。

但现在,我暗自庆幸,让我发现了他们一家的丑陋行径。

然而,听到的内容却让我差点恶心得吐出胆汁。

“亲爱的,我想你了,想得睡不着。”

“她睡得像头猪一样死,买了都不知道。”

“放心,我不会碰她,我只对你有兴趣。”

是周康和一个女人的对话,那些肉麻的情话让我感到阵阵反胃。

好了,这些证据足够了,不需要再听下去。

我强忍不适回到卧室,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需要提前准备。

我要让他们一家从我的别墅里滚出去,别想占到一丝便宜。

他们不是说我人傻钱多好骗吗?那我就傻给他们看。

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第二天一早,我睁开眼睛,周康像往常一样躺在我身边。

我坐起身来开始穿衣服。

他凑过来,伸手环住我的腰,声音温柔又缠绵:“老婆,时间还早,再睡会儿。”

我强忍着给他一巴掌的冲动,甩开他的手:“今天公司有事,要早点去。”

周康一脸心疼地说:“老婆,你别总是这么辛苦,像其他女人一样待在家里享福不好么?你看你最近又瘦了好多!”

他不止一次提议帮我打理公司,以前我确实有过这种想法。

但经过昨晚的事情后我心中明了绝对不能傻到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

以前是我愚蠢、眼瞎、遇人不淑、识人不清但现在不会了。

我连头都没抬:“这是我爸爸一生的心血我想将它传承下去给我的孩子。”

他出身农村一贫如洗当初我选择他是因为他为人老实没有那么多心眼和花花肠子。

结婚时他父母连房子的首付都拿不出来是我父母送了我一套精装别墅作为婚房。

婚后为了给周康铺路我爸爸安排他进入公司采购部门做主管。

没想到他上任不久就被人举报私下向供应商索要回扣。

我爸爸为了保全面子就让他去管理我家的一个小商贸公司算是给股东们一个交代。

周康嫌弃公司规模小无法施展才华一直惦记着我家的公司。

但我怎能轻易将爸爸的心血拱手相让?没想到他竟如此卑鄙。

我洗漱完毕后下楼去。

公婆已经起床了佣人把早餐摆在了餐桌上。

婆婆如常地热情招呼我:“小静,来,吃早餐了。”

过去,不论多忙,我都会坐下来与他们共进早餐。

但今天,我毫无食欲。更确切地说,我怕我会忍不住将食物甩到他们脸上。

我尽量保持平静,瞥了她一眼说:“公司有点急事,我不吃了,得先去处理。”

当我出门时,我注意到公婆两人对视而笑,眼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得意。

我在心中暗自立誓:看你们能开心到何时,你们全家哭泣的日子还在后头。

一到公司,我立刻让秘书去彻查周康近期的行踪。

昨晚隔门听到的内容不够清晰,有些事我必须亲自掌握真相。

我吩咐助手回家帮我收拾行李,特别强调将我的贵重首饰一并带来。

我已不想再在那个家里多待一刻,更不想面对他们那三张令人作呕的脸。

周康很快打来电话:“老婆,你又要出差吗?”

以前,我会觉得这是他对我的关心,但现在只觉得反胃。

然而,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我抑制住心中的厌恶,与他周旋:“嗯,外地的项目有点问题,我得去看看。”

电话那头的他假装关切地说:“那你辛苦了,路上小心,别忘了吃饭……”

如果不是昨晚听到他的真面目,别人或许会以为这是丈夫对妻子的真挚关心。

我实在听不下去他的虚伪,直接打断他:“我很忙,先挂了。”

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我知道如何抓住敌人的软肋。在掌握确凿证据之前,我必须保持冷静。

周康,既然你背叛了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没过多久,他又发来短信:“老婆,你的珠宝首饰也要带走吗?”

我心里冷笑,不带走难道留给你们吗?

我简洁地回了一个字:“是,工作需要。”

他在微信里又唠叨了些什么,但我连看都没看,直接无视。

现在还不能拉黑他,以免引起他的怀疑。

很快,秘书将一份调查报告放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报告上周康频繁出入的地方,我心中五味杂陈。

周康,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吗?

报告显示,周康经常去的地方是位于省城西郊的一套高档公寓。

那套公寓是结婚前我自己全款买下的。

从装修到家具,都是我亲手挑选,耗费了我大量的积蓄、时间和精力。

结婚后,那套房子一直空着。

年前,周康提议将房子租出去,说那样可以有一笔额外的收入。

我当时没多想,就随口答应了,让他全权处理。

没想到,周康竟然如此大胆,用我的房子养情人。

他曾告诉我,租客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预算有限,所以租金不高。

我出于信任,只要他保持房子整洁,租金低点也无所谓。

那时,周康还搂着我的脖子说:“我老婆最通情达理了。”

哼,那时的我真傻,原来你是在为自己省钱。

想到这里,我拨通了周康的电话。

他立刻接起,声音里透着轻浮:“老婆,这么快就想我啦?”

我极力克制着摔电话的冲动:“你把之前那套公寓的租赁合同发给我一份。”

周康立刻警觉起来:“你要这个干什么?”

我早有准备:“我想看看合同什么时候到期,有个朋友想租那套房子。”

周康开始撒谎:“合同我不知道放哪儿了,得找找。”

我没给他逃避的机会:“那你快点找,我朋友愿意出双倍租金。”

演戏而已,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很快,微信上收到了一份文件。

我看了看,合同还有三个月才到期,租金部分有明显的涂改痕迹,月租金从800元改成了2000元。

即便如此,那个地段的房租也远不止这个价格,月租3000元都是合理的。

我直接在微信上留言:房子到期后别再续租了,我朋友要租。我不知道周康看到这条消息会作何反应,但那不关我的事。

既然以出差为借口,我便无需回家,面对那一幕幕令人作呕的虚伪。

临近下班,我挑了一辆公司里不常用的车,驶向我曾经的家。

车子被我悄然停在了一个隐蔽的角落,我远远地眺望着小区的大门,静待猎物的出现。

没过多久,周康开着我送给他的那辆黑色宝马缓缓驶出。

我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笑,随即启动了车子,紧随其后。

我清楚他的目的地,无非就是去接他的心上人下班,而我,正想看看这位神秘的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小心翼翼地尾随着,确保不被他察觉。

周康的车优雅地停在了路边,他殷勤地小跑过去,为那位等待的女子打开了车门。

然而,当我看清那女子的面容时,心头猛然一震。

竟然是周康的表妹,小雯!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去年的一次出差归来,我偶然遇到她在我家与周康的父母共进晚餐。

那时,周康介绍说她是从乡下来的表妹,到城里打工,顺道来拜访他的父母。

当时的小雯,看起来淳朴羞涩,甚至不敢与我对视。

我热情地招待了她,并承诺有困难尽管来找我。

我还记得,当时婆婆那躲闪的眼神,和周康那略显紧张的表情,原来一切早有预兆。

只是我,太过粗心,未曾察觉。

我万万没想到,他们就在我眼皮底下演绎了这样一出精心策划的戏码。

真是“好”老公啊,我甚至想“感谢”他们家的列祖列宗!

小雯的身材已经显得有些臃肿,冬日的厚重衣物下,难以判断她怀孕的确切月份。

回想起昨夜的窃听内容,孩子即将出生,据此推算,他们二人的关系,恐怕就是从那次小雯的来访开始的。

容不得我继续深思,周康已经绕到驾驶座一侧,准备驱车离开。

我立刻发动车子,紧随其后。

周康的车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最终停在了我曾经住过的公寓楼下。

我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小雯上楼,那种呵护备至的模样,仿佛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眼前的画面,刺痛了我的双眼。

此刻,我终于明白了,什么租客、大学生,都只不过是他们精心编织的谎言,用来欺骗我,愚弄我。

而那份租赁合同,也只不过是他们随手编造的幌子,只有我,傻乎乎地信以为真。

好啊,你们这对狼狈为奸的男女,我会让你们为此付出代价的!

我和周康在大学校园里相遇,那是一段青春洋溢的时光。

当时我选择了隐瞒自己的身份,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大学生,享受那份单纯的校园生活。

是周康先向我靠近的,他的热情和坚持打动了我。

他说,他喜欢我身上那份宁静与淡雅,还有随和的性格。

那时,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只是沉浸在这份初尝爱情的甜蜜中。

我的家庭背景其实并不简单,父亲是一家大型建筑公司的老总。

但我从小就对钱财物质看得很淡,因为家里从未缺过这些。

而周康,他来自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却凭借着优异的成绩和年度奖学金的资助,在校园里努力前行。

当时的我,很欣赏他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觉得他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的感情逐渐升温,最终成为了男女朋友。

毕业后,我回到了父亲的公司工作,因为这是我作为家中独女的责任。

而当周康得知我的真实身份后,他竟然主动提出了分手。

他说自己配不上我,觉得和我在一起是高攀了。

我坚决不同意他的决定,告诉他出生并不是我们能选择的,现在没有的东西并不代表以后也不会有。

我相信只要凭借自己的努力,财富是可以积累的。在我的耐心劝说下,我们最终和好如初。

然而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意识到周康当初可能只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可惜那时的我太过单纯,一直以为他是因为自卑才提出分手。

我的父亲是个开明的人,他对我总是采取放养的态度,只要是我决定的事情,他很少会进行干预。

然而在我选择周康作为终身伴侣这件事上,我的父母却并不看好。

父亲说婚姻应该讲究门当户对,而母亲也觉得我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但那时的我深陷爱河,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与周康共度余生。

父母无奈之下只能接受我的选择,他们知道周康家境不好,怕我嫁过去会受苦,于是特意送了我们一套婚房——就是我们现在住的那套别墅。

这是他们对我深深的父爱和母爱的体现。

婚后一年,周康提出想把他在农村的父母接到城里来安享晚年。

我那时已经接手了父亲的公司,工作繁忙无法经常陪伴在他们身边尽孝所以就答应了这个要求。

我一直以为我的真心付出会换来他们的感激和尊重,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他们一家人竟然合伙来欺负我,真是令人心寒!

但我也不是好惹的,老虎不发威,你们还真以为我是病猫啊!接下来,就让我来好好整治一下这个家吧!

我与周康共度了五年的婚姻生活,而我们的女儿环环,今年方才两岁。

当我初次怀孕时,公婆刚刚从乡下来到城市,他们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让我倍感温暖,这份真诚我深深地感受到了。

那时,婆婆常常亲手为我做些她认为美味的食物,这份心意让我十分感动。

我也以诚相待,为了让他们能更好地享受晚年,我甚至请了佣人来照顾家务。

然而,环环的出生似乎改变了一切。公婆的态度明显转变,他们的言语和眼神中透露出对女孩的轻视。

我深知他们重男轻女的观念根深蒂固,但我无法接受他们对环环的冷落。

环环是我心中的宝贝,绝不是他们口中的“赔钱货”。婆婆一直希望我生个男孩,为此我在生下环环后甚至有些内疚。

但看到他们如此不待见我的女儿,我决定将环环送到我父母那里,以免她在这里受到更多的冷落。

为了环环的未来,我坚决表示不会再生二胎,以此断绝他们的期待。

但我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背着我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知道了这件事,岂能轻易放过他们!

他们在我这里吃、住、用都是最好的,然而这就是他们对我的“报答”?他们到底有没有良心!

那天看到周康走进单元楼,我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冲上去大闹,而是冷静地调转车头离开。

你想要儿子?那你就去生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是你先对不起我,到时候不要怪我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