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麻子一喊砸,耀东手里的微冲已经响了。毕竟没见着井氏兄弟,眼前的是个外人,耀东是朝着对面头顶上方放的响子。
麻子一看,“我艹,东哥真是生猛啊。”
随着耀东一阵哒哒哒的声音,对方懵了,领头的带着兄弟往公司里跑。麻子一摆手,“上!”身后一百五十多人,全都进金融公司了。十一连发,五连发,见东西就砸,但是没打人。
这边正砸着,麻子的电话响了,到门口一接,“哥。”
电话里,加代说:“你们赶紧回来,这帮人没在中山,刚才他们带着二十多个小子,来表行找了,进门就把我顶着了。你们赶紧回来,他们在深圳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深圳?哥,那我把他金融公司砸了。”
“砸不砸的,你们赶紧回来,这帮小子来跟我说不少话,你们赶紧往回走。”
“那行,好嘞,哥。”麻子挂了电话,耀东也砸差不多了,走过来,问:“谁呀?”
“代哥。”
“怎么说的?”
“说这帮小子没在中山,刚才在深圳呢,上表行了,把代哥围住了。”
耀东一听,“给我哥围屋里了?帅子!”
左帅跑了过来,问:“怎么回事?”
麻子把这情况说了一遍,左帅一听,“赶紧往回走。”
郭帅一摆手,“等会儿等会儿,这二十几个小子,去找代哥去了。我们分析一下,他是不是知道我们来中山了?”
左帅说:“不管他知不知道,我们不得赶紧回去吗?”
“不是那么事。怎么都是结仇了,他去找代哥,代哥没受伤,明显是威胁代哥,不知道他什么目的,但是我们既然已经来了,已经砸他这个公司了,不如给代哥打个电话,叫代哥现在躲起来,我们把他的买卖全砸了。砸一个也是砸,砸一片也是砸,砸完再走。”
麻子一听,“帅哥说的有道理。”
左帅也说行。耀东一看,说:“那就干呗,逮着就砸,全给他砸了,有一个算一个。”
麻子把电话打给了加代,“哥。”
“麻子。”
麻子说:“你先藏起来吧。怎么都是砸,反正已经结仇了,干脆给他全砸了。”
“行,那就全砸了吧,我换个地方。”
“哥,我派回去一点人。”
“不用。你都留着吧,你把人分开行动,砸完你们再回来。”
“行。”
麻子把人员和任务作了分开,大家各自行动去了。
表行里,加代一摆手,“关门!”带着马三、江林、小毛去深海国际了。
麻子带人在中山足足砸一个多小时,此时雷哥气懵了,把电话打给了井老大,“俏丽娃,你在深圳得罪谁了,你得罪谁了?”
“大哥,我得罪谁了?”
雷哥问:“你是不是得罪加代了?”
井老大一听,“你怎么知道的?”
“俏丽娃,中山所有的买卖全被人给砸了,你知不知道?所有的买卖,你买你的地皮,干你的项目,你得罪加代干鸡毛啊?那是你我能惹得起的?”
“大哥,他没那么厉害。”
“放屁,没那么厉害,你现在回来看看,我们十几个买卖全没了,今天晚上砸得一点都不剩。”
雷老大说:“我刚才到表行了,我也见着那加代了,他被我围着呢,家伙事都顶头上了,他一句屁话都没敢说,一丁点脾气没有,叫我给吓住了。”
井老大说加代被吓住了。雷哥一听,说:“放屁,叫你给吓住,还能砸我买卖?”

“大哥,这情况我真不知道。”
“你赶紧给我回来,你赶紧把你现在那个买卖给我出手,赶紧回来。”
“大哥,要不我们就一不做二不休,怎么都是结仇了,我现在绝对有把握能把加代灭了。”
雷哥说:“灭了他,我们还活不活了?你马上给我滚回来。我告诉你啊,我让你去买那个地皮就是我最大的错误,知道不?你赶紧给我滚回来。”
“大哥,要不你听我的,人们把给他灭,他现在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我有绝对的把握把他销户,你信我的,行不行?”
“你赶紧给我回来啊,我告诉你,再不回来,我可保不了你了,你赶紧回来。”
老二老三都听见了,问:“大哥,干不干加代?”
老大一咬牙,“俏丽娃的,走!”
井氏兄弟往中山回的时候,路过表行看了一眼,发现已经关门了,于是就先回中山了。井老大一伙人没敢走大道,走小道回去的。
麻子他们砸了那些买卖,也往回走。到了深海国际一见到代哥,麻子就把中山的情况作了汇报。加代一听,“行,俏特娃,这回这么地了,不用管了。给他砸成这样,已经伤筋动骨了。等他找我们。他不可能不找我们,知道吗?他只要给我打电话,我就说还要砸。他只要敢来,这回坐地灭了他。耀东,这事交给你了。这几个小子,真就是你说的那样,全是小亡命。能看出来。”
马三说:“哥,这几个人不吹牛逼,一定是亡命徒。不行的话,你给铁驴喊来,给广州那个叫过来,给彪子他们几个叫来。这几个人我跟你说,哥,下手挺黑呀。”
加代这回心里也没底了,说道:“都叫来。”加代一通电话都叫来了。

井老大回到中山,跟雷哥一见面。雷哥上来啪地一个嘴巴子,“你自己看看,公司没了,其他那些买卖现在全干不了了,这损失是你给我呀,还是谁给我?”
“我们应该找加代要。”
“我应该找你爹要。加代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啊?”
井老大说:“什么人呢?在我看来就是普通人,都是俩肩膀架一个脑袋。他比我牛逼,他比我狠啊?哥,今天晚上要不是你不让我去,我今天晚上绝对灭了他。”
雷哥说:“你灭他之后,我们呢? 们这买卖还要不要啊?咱这些年的努力不要了呗,这买卖全扔了呗?”
“哥,要不这么地得了,我们把买卖卖了。拿到钱,我们就把他销户,然后你跟我回去。”
“我跟你回哪去?”
“换个地方呗。哥,换个别的城市,我们这二十几个兄弟保着你。我们就去那别的地方,我们敢干,敢打,敢磕,我们一样能打出一片天地。哥,无非就是多个一年半年的。哥。我们把加代灭了,我们命没有他命金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