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女儿生辰将至,我不远万里赶回国内,意图为她奉上一份特别的惊喜。然而,归家之际,却听闻年仅五岁的女儿向我的丈夫询问:

「爸爸,霄染阿姨提及在我生日时会送我最爱的甜点。在两位妈妈之间,我更倾心于霄染阿姨,只是,她为何声称自己才是我的生母呢?」

我静静地站在女儿房间的门外,从窄窄的门缝中窥见,丈夫温柔地揉了揉女儿的鼻尖,带着笑意回答道:

「宁宁,霄染阿姨所言非虚,她确是你的亲生母亲。但你要牢记,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约定,万不可向你现在的妈妈透露,好吗?」

他们所提及的霄染阿姨,我自然是知晓的。

她名为陈霄染,不仅是我丈夫的旧爱,更是他难以忘怀的初恋情人。

桌上静置的是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我迟疑着,手指在封面上徘徊,却始终没有勇气翻开。

独自伫立在窗前,我注视着窗外逐渐染上夜色的天空,

心海中泛起与丈夫苏冰和女儿宁宁共度的温馨瞬间。

正当我陷入回忆时,秘书米莱轻轻敲响了门。

她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条闪耀的钻石手链,笑着说:

「纪总,这是您特别定制的礼物,今天宁宁的生日,她肯定会非常欣喜的。」

然而,他们真的会如她所说那般开心吗?

我从沉思中回神,轻声道:「我还有些紧急事务要处理,你先下班吧。」

米莱点头离去,办公室再次陷入寂静。

我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激动的心情,

然后,缓缓地翻开了桌上的亲子鉴定书。

报告上的字迹清晰而冰冷——那个五年前我们在家门口发现的弃婴,我深爱的女儿苏宁宁,她竟然真的是苏冰的亲生女儿。

这个消息像一记重锤,砸在我的心头。

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海水淹没,窒息感让我大口喘息,

结婚已经六年,而宁宁今年才五岁。

这意味着,苏冰在和我结婚后,仍然和他的初恋陈霄染有染,甚至有了孩子。

我竟然被欺骗了这么久。

由于工作的繁忙,那天我并没能亲自去医院取检查结果。

我便让苏冰代劳,他带回的报告如同冷水浇头。

他沉重地告诉我,报告指出问题出在我身上,我可能无法生育。

这消息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我内心充满了自责与失落。

但苏冰的态度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与宽慰。

他轻声细语地对我说:“别担心,老婆,即使没有孩子,我也会一直爱你,陪你到老。”

他的这番话,让我倍感温暖,心中的自责也稍微得到了些许缓解。

然而,命运似乎在捉弄我。

就在我们为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而黯然神伤时,一个弃婴意外地出现在了我们家门口。

那个小小的生命,就是后来的宁宁。

我当初的打算是立即将孩子交给警方,希望他们能尽快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

但苏冰阻止了我,他深情地看着那个孩子,说:“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礼物,是弥补我们无法成为父母的遗憾。”

如今回想起来,我真是天真至极。

我竟然替苏冰养育了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孩子,而他对此心知肚明。

我和苏冰的结合,是典型的商业联姻。

当时他们家企业遭遇资金困境,急需外部注资,于是找到了我们家。

苏冰作为家中的独子,自然肩负起了这份重任。

而与其他商业联姻不同的是,我对苏冰有着真挚的感情。

那时我还是个大学生,正值青春年少,对爱情充满了憧憬。

苏冰的艺术气质和深沉的温柔深深吸引了我,让我陷入了对他的爱恋之中。

我还记得那次他眼中的光芒,清晰地映照出我的身影。

那一刻,我仿佛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完全沉浸在这份美好的感情之中。

我并没有去深入了解他的过去,也因此并不知道他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

直到某个聚会,无意中从他朋友的闲聊中,我得知了他和陈霄染曾有过的一段情。

我当面质问过他。

他凝视着我,语气深沉地说,那都是年少轻狂的往事,早已烟消云散,如今他的心里只有我。

我选择相信他。

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陈霄染这个名字会从他的记忆中淡去。

婚后的生活,他表现得无微不至,对我呵护备至。

宁宁的到来,让我们的关系更加紧密。

我曾以为,我的真心换取了他的真情,然而现实却给了我残酷的打击。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天真得可笑。

这场婚姻,对他来说,或许只是一场解决家族困境的交易。

六年的时间转瞬即逝。

就连宁宁都知道她的生命中有另一个母亲的存在。

而苏冰,却看着我像个小丑一样在他的谎言中跳舞。

他或许在心底嘲笑我的愚蠢吧。

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是苏冰发来的短信。

“老婆,再忙也别忘了吃饭,宁宁和我都在想你,她这几天总念叨着想妈妈。”

我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直到脸上感受到冰冷的触感,一摸,已是泪流满面。

这就是我曾经深爱的男人,一个谎话连篇的骗子。

为了给宁宁庆祝生日,我特意提前结束了国外的工作赶回来,想给她一个惊喜。然而,真正受到惊吓的却是我自己。

面对这样的冲击,我无法保持冷静,但我努力在宁宁面前维持平静,不想让她看到我们之间的争执。

于是,我默默地回到父母家,拿起苏冰和宁宁的洗漱用品,小心翼翼地送到DNA鉴定中心。

我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如果一切是真的,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昨晚,我没有回到那个曾经温馨的家,而是选择留在了父母身边。

我告诉苏冰,因为临时有会,我不能回去陪宁宁过生日了。

手机的屏保是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此刻看起来却是那么的讽刺。

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对这个家庭,对这段感情,我开始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难道,当初同意这场商业联姻,真的是我错了吗?

我没有回复苏冰的消息,任由手机在桌面上静默地震动着。

不久,苏冰又发来了一段视频。

那是宁宁在生日蛋糕前许愿的短暂片段。

在视频的一角,透过摇曳的烛光,我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孟子冉。

她竟然也出席了宁宁的生日派对,如此肆无忌惮。

苏冰附言:“老婆,你看宁宁今天多高兴,这是她许愿的瞬间。”

我看着视频中,宁宁那与孟子冉越发相似的面容,心中的温度一点点流逝。

对于感情,我向来果断。

爱要纯粹,不爱就放手。

但欺骗和背叛,是我绝不能容忍的底线。

就在看到这段视频之前,我原想平静地结束这场婚姻,大家好聚好散。可现在,我改变了主意。

如果苏冰和孟子冉想要玩火,那么,我不介意让这场火烧得更旺一些。

我拨通了表姐的电话,她一如既往地语气冷淡:“说,什么事?”

我直截了当地回答:“姐,我需要你的帮忙,帮我查一个人。”

回到家门前,我调整了心态,仿佛一切如常。

生日派对的欢声笑语还未散去,宁宁的稚嫩声音传入耳中。

“宁宁今天超级开心哦,因为爸爸和霄染妈妈都陪我过生日。”

我迈进家门,放眼望去。

孟子冉,那个温婉秀美的女人,正含笑逗弄着宁宁。

她轻轻地捏着宁宁的小脸蛋,柔声夸赞:“宁宁真听话。”

而苏冰,则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互动,脸上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满足与幸福。

结婚六年,我第一次觉得苏冰让我感到如此的反胃。

客厅里的三人,看起来那么和谐,仿佛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说实话,从某种角度看,他们确实才是一家——血缘上的一家。

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心头的酸楚仍如鲠在喉,难以名状。

还是宁宁最先发现了我。

“妈妈!”

小家伙从陈霄染的怀抱中溜出,欢快地向我奔来。

我张开双臂,稳稳地把她接入怀中。

凝视着宁宁纯真无邪的脸庞,我的心不由得软了下来。

这毕竟是我倾注了无数爱和关怀养大的孩子啊。

我的出现,显然让苏冰和陈霄染都措手不及。

苏冰很快调整了表情,眼神中满含温情:“老婆,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公司有会要开吗?”

“怎么?不希望我回来吗?”

我紧紧握着宁宁的手,径直走向沙发区域。

“不是这样的,老婆。这是我朋友孟子冉,她刚从国外归来。我想着宁宁今天生日,而你因为公司有事可能回不来,就请她一起来家里庆祝,毕竟她在这里没什么熟人。”

“没什么熟人?苏冰,你还真是体贴入微呢。陈霄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不仅是你的朋友,还是你的初恋情人吧。你们这次见面,也算是旧情复燃了?”

面对我的直言不讳,苏冰的脸色显得有些尴尬。

“别责怪阿衡,这都是我的错。我只是太喜欢宁宁了,单纯地想为她庆祝生日。既然你不高兴,我现在就离开。”

“霄染妈妈,别走,再陪我玩一会儿好吗?”

宁宁从我的怀抱中挣脱,紧紧抱住了准备起身的陈霄染。

这就是我的丈夫和女儿,我曾经深爱的人。

我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对他们的最后一丝期待也烟消云散。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陈霄染,她双眼含泪,看起来楚楚可怜。说起话来柔声细语,一副温婉无害的模样。

难怪苏冰一直对她宁宁不忘。

她与我截然不同,我性格直率、热情如火,而她则是温婉如水、柔情似水。

但在我眼中,她只不过是个令人厌恶的插足者。

“陈小姐,既然要走,我就不送了。”

我的直接让苏冰终于失去了耐心。

“你这是什么意思?霄染只是来陪宁宁过生日,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苏冰第一次对我发这么大的火。

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控,立刻向我道歉。

然而,此刻的我心中只有怒火中烧。从进入这个客厅开始,苏冰对孟子冉的处处维护,以及孟子冉对我的故意挑衅,都让我忍无可忍。

我开始深刻反思自己过去是否太过忍让了。

至于苏冰是不是觉得我爱他,就可以这样羞辱我?

不仅要求我照顾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孩子,甚至当着我的面也毫不掩饰地袒护那个女人。

真以为我会一直忍让吗?

餐桌上放着吃剩的蛋糕,上面还残留着几颗蓝莓。回想起昨天宁宁的话,

“霄染妈妈说生日的时候会送我最好吃的蛋糕。”

我再也忍不住,一把将蛋糕扔进了垃圾桶。

苏冰和孟子冉都愣住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最先回过神的是宁宁,她看到自己的生日蛋糕被扔,立刻大哭起来:

“我的生日蛋糕!妈妈太坏了,我讨厌妈妈!”

苏冰瞪着我,语气严厉:

“金文雅,你到底怎么了?!”

陈霄染急忙抱起宁宁安慰:

“宁宁不哭,霄染妈妈再给你买一个新蛋糕好不好?”

宁宁在她怀里抽泣,小手挥舞着:

“妈妈坏,我不喜欢妈妈,我只要霄染妈妈!”

苏冰愤怒地盯着我:

“宁宁过生日,你发这么大火干什么?扔她的生日蛋糕,你觉得你还配做宁宁的妈妈吗?!”

我冷冷地看着苏冰,他那张曾经让我觉得清秀的脸庞,此刻只让我觉得厌恶。

“既然你觉得我不配做宁宁的妈妈,那这里不是正好有一个更合适的人选吗?”

他皱眉想要发火,但看到我冷漠的眼神,愣住了。

“既然你们三个才是一家人,那就别再把妈妈的责任强加给我了。我觉得恶心。还有,宁宁和你一样对蓝莓过敏,如果她吃了蓝莓,记得及时给她吃药。”

听到我的话,苏冰的脸色瞬间白了,他慌忙转身去找药。

我一刻也不想多留,转身上楼开始收拾行李。

拉着行李箱准备离开,没想到苏冰竟然追了出来。

在车库门口,他拦住了我。

他疯狂地敲着我的车窗,“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降下车窗,看着这个曾经深爱的男人,反问:

“苏冰,你这是心虚了吗?”

他沉默不语,只是死死地盯着我,似乎想从我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然后他开始哄我:

“老婆,我知道你生气是因为我和霄染的过去。但我们现在真的只是朋友,你别闹了,好不好?”

到了如此地步,他依然固执地否认一切。

既对昔日的深情初恋宁宁不忘,又难以割舍我这个妻子以及她家族的支持。

然而,世上哪有双全法,又怎能让他一人独占所有的好处。

“我们还是分开吧。”

当婚姻走到这一步,我深感已无意义。

早在看到那份亲子鉴定时,我就该与他一刀两断。

我不该还抱着幻想,以为苏冰会对我这个相伴六年的妻子存有一丝愧疚。

苏冰愣住了。

“分开?我们好好的为什么要分开?”

我轻叹道:

“苏冰,你或许不清楚,我其实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结婚六年,每次争执,你总是等我主动求和。但今天你追了出来,因为你心里有鬼,你害怕。如果你无愧于心,你根本不会这样做,你会像往常一样等我低头。”

我的话让他脸色骤变,阴沉不定。

我看到他的手紧握成拳,透露着紧张。

我慢慢升起车窗,准备驾车离去。

就在车窗即将关上的瞬间,我看见苏冰的嘴唇翕动,似乎想要辩解,却最终选择了沉默。

我回到了父母的家。

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因为我再也不愿回到那个让我厌恶的地方。

我决定在父母家住下来。

夜幕降临,苏冰的电话接连不断。

见我不接,他又连发数条短信。

“老婆,你到底怎么了?”

“你说分开是认真的吗?你真的不要我和宁宁了吗?”

“我们的婚姻不仅仅关乎我们两个人,更关乎苏家和金家的关系,你明白这一点吗?”

看到这里,我苦笑不已。

这么多年,我的感情就像喂了狗一样。

我的真心在他眼里竟然如此廉价。

我还以为他是真心想要挽回我们的婚姻。

原来他只是怕影响到两家在商业上的合作,毕竟金家的经济实力远超苏家。

可是,他凭什么这样?

当年我嫁给他,是我们金家拯救了濒临破产的苏家。

最重要的是,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强迫他与我共度一生。

在我们俩相识之初,我就明确地告诉他,我仅仅因为欣赏他这个人,才愿意走进他的生活。

假如他对我并无爱意,我们依然可以维持朋友的关系。

即便作为朋友,我也会义无反顾地帮助他们家挺过经济的困境。

然而,他却选择对我隐瞒真相。

这些年,我逐渐接手家族企业,并因为深情地爱着他,也爱屋及乌地照顾着他的家族。

在与苏家的合作中,我总是尽可能地让步。

这才让他有机会专注于他钟爱的艺术,成为画廊的主人,开设工作室,举办自己的画展。

但是,我的付出又换来了什么呢?

一个对婚姻不忠的丈夫,以及一个他与另一个女人所生的孩子。

是真当我那么好欺骗吗?

我当夜就联系了我们公司的律师,让她尽快为我准备一份离婚协议书。

律师的工作效率非常高,当晚就将离婚协议发送给了我。

我仔细审阅后,觉得没有问题,便直接转发给了苏冰。

很快,他的电话就急切地打了过来。

“金文雅,你真的打算和我离婚?”

可以听出苏冰的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也许他根本没料到我会真的采取行动来结束这段婚姻。

“你了解我的性格,尽快签字吧,我们好聚好散。”

“你到底是怎么了?我们结婚已经六年了,一直不都好好的吗?如果我们离婚了,那宁宁该怎么办?”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如此低声下气地恳求。

若是放在以前,我肯定会心软,但可惜的是,我对他的爱已经消磨殆尽了。

即便已经下定决心与他分道扬镳,听到他这样的语气,我心中还是涌起了一丝哀伤。

他一直都知道,只要他稍微放低姿态,向我招招手,我就会像过去那样回到他的身边。

这或许就是因为他深知我爱他。

然而,他明明知道我对他的爱,却仍然选择这样践踏我的感情。

我冷漠地说道:

“苏冰,我已经不爱你了。离婚后宁宁归你,我让位给陈霄染,让你们一家三口可以堂堂正正地在一起,这样不好吗?”

本以为他会很快签署这份离婚协议。

但出乎意料的是,苏冰那边迟迟没有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