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小肥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咱们很多年轻人晚上的节目,就是三五成群约出来,找个地方喝点东西打打游戏聊聊天。

有时候他们会选择奶茶店,也有许多年轻人会选择小酒馆一聚。

海伦司,便是曾经许多年轻人聚会消遣的好去处。

前几年,许多大学旁边都有一家海伦司开着,今天宿舍聚会,明天社团活动,后天朋友小酌,海伦司时常扮演如大学生的“第三社交空间”

近几年,“早C(coffee)晚A(alcohol)”“日咖夜酒”等“微醺”行为兴起,让诸如海伦司这样的小酒馆成为了不少“爱醉”却预算有限年轻人的“快乐老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海伦司,年轻人的评价主要是“比较实惠”

他们会觉得海伦司“性价比高”“酒水很便宜”“个位数价格”等。

正常去清吧、酒馆,消费都是几百上千。在海伦司人均50元左右,因此海伦司一面世就受到年轻人的追捧。

但对于海伦司自己品牌的酒水,年轻人则反应平平,此外,海伦司酒水及小食产品种类少也屡被提及。

在海伦司酒馆内,没有驻场音乐人,没有专业调酒师,酒水种类也相对较少,“酒”甚至不是主角。

海伦司只是提供了一个场景,在这里年轻人尤其是学生群体可以清谈、游戏,完成一场社交,但不包括品酒。

甚至有人在里面干饭,也不是不可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海伦司的时光也成为了不少步入社会的年轻人的集体回忆,时不时就要拿出来说道说道:

凭借着年轻人的捧场,海伦司的门店越开越多,许多门店火爆到还要排队才能进的地步。

海伦司老板徐炳忠大手一挥,决定要上市。

上市之前,其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海伦司营收连续四年攀升,增长近16倍

2021年上市后,海伦司当天市值就突破了300亿港元

上市成功的海伦司,凭借着资本的力量,开始用“负债租赁”的模式扩张。

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末,海伦司开店数量增至782家,一年疯狂开店431家

门店数量的增加也带来了企业收入的增长。

据海伦司公告显示,2021年海伦司收入18.33亿元-18.53亿元,较上年的8.18亿元,同比增长了124%-127%。

但迅速扩张也面临成本大、风险大等问题,海伦司开始陷入增收难增利的尴尬境地。

公告显示,2021年海伦司净亏损为2.10亿元-2.30亿元,而2020年的净利润为7010万元,海伦司出现全年由盈转亏

2022年是海伦司彻底转亏的一年。

财报显示,收入同比减少15.05%到15.59亿元,年内亏损16.01亿元。而且调整后的净利润直接从2021年的1.11亿元,变为净亏损2.45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疯狂扩张却又越开越亏,以量取胜的海伦司,在过去一年不得不疯狂关店。

截至2023年12月31日,海伦司拥有总门店数为479家,比2021年锐减了375家。截至2024年3月19日,海伦司的门店数为503家。

在加紧关闭门店的同时,海伦司还加速从一二线城市撤离,而专注于在三线城市发展:

就这样,曾在22年成为全国最大的连锁酒馆的海伦司,至今仍在为盈利而努力着。

目前海伦司通过关店和加盟的方式,成功实现扭亏为盈,但距离巅峰时期还有不少的距离。

从结果上看,21-22年的急速扩张并没有给海伦司带来预期内的收益,归根结底还是那两年的疫情实在是太厉害了。

作为重线下的酒馆,客流量就是一切,而当时的大学生要么在家里,要么封校,别说出来喝酒了,能出学校都是一种奢侈,因此海伦司受到的打击是很大的。

除了外部的疫情原因,海伦司自身也有一定的问题。

海伦司社交体验虽然优秀,但品牌力廉价,海伦司一大盈利点是它们自产的酒水饮料,可大家来海伦司喝的大多也是非海伦司自营的平价酒水,享受的也是海伦司提供的“第三空间”。

问题是“既便宜环境又好”的酒馆又不止海伦司一家,这就导致了海伦司的可替代性极强,多来点竞争对手就能把它给挤下去。

酒馆本身就是一个低翻台率的商业体,且营业时间主要在晚上

综上所述,海伦司是一个集低翻台率、低频次和低价于一体的商业模式。

鉴于海伦司的门店扩张战略是重租赁负债运营,规模并不能带来经济,而走量和提价在经济学上本身是矛盾的,所有的这一切都限制了它未来的想象空间。

如今退守三线城市开放加盟,或许是它目前最好的方法了。

那么你对海伦司有何看法,聊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