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5日,一位名叫陈雨龙的上海男子,因胃癌晚期不幸离开了人世。他留下了一笔遗产,那是一套价值约为一百三十万的房子。

陈雨龙有四个兄弟,他们理所当然地觉得,这份遗产自己有份,因此组队前往上海分房子去了。可就在他们到达目的地后,却发现一位陌生女子已经入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该女子坚称自己是房屋的合法主人,四兄弟抢夺房产恬不知耻。为了这套房,五个人不惜对簿公堂,争夺产权的归属。

这名陌生女子是谁,她和陈雨龙是什么关系?她说自己是房屋的合法主人,有什么法理依据呢?这场官司又将会如何收尾?

1.新的户主

故事要从陈雨龙去世的三天后讲起,这一天,他的四个兄弟从外地赶到了上海。他们此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房子卖了平分房款。

由于兄弟们多年以来从不和陈雨龙联络,他们并不知道房屋的准确地址,只能通过手机定位寻找。终于,经过一番波折,他们找到了正确的地点。

结果四兄弟摁了门铃后,开门的不是遗产处理工作人员,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她看起来比陈雨龙稍微大一点儿,自我介绍是这套房子的户主。

四兄弟起先以为又找错地方了,反复核对地址无误后,望着眼前的女子,不禁疑窦丛生。虽然兄弟们多年不联系,可他们知道陈雨龙无妻无子,这女人又会是谁呢?

结果还没等四兄弟开口询问,该女子得知了他们的身份后,竟然忍不住痛骂了起来。她大肆嘲讽这四人生前对兄弟不闻不问,死后跑来争遗产,吃相实在是难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四兄弟听罢勃然大怒,当即和女人对着吵了起来。他们声称房子是自家兄弟留下的,她一个外面的妇人没有资格住。

可该女子根本没有被这话给吓唬住,她气定神闲地拿出了一纸遗书,上面明明白白写着陈雨龙把房屋遗产赠予了高女士。而遗嘱中的高女士,正是女子本人。

眼看着到手的房款没有了,四兄弟拒绝接受现实。他们干脆赖在上海不走了,每天都跑高女士那里进行骚扰,想要逼迫她主动让出房屋。

高女士不堪其扰,最终决定将四兄弟告上法庭。而对面的四个人也有此意,他们想要用官司要回这套价值百万有余的房产。

2.朋友往事

在法庭上,四兄弟表现得咄咄逼人。他们觉得房子既然是自家兄弟的,他生前又没有老婆孩子,死后自然要由亲弟兄平分。

法官苦口婆心地跟他们解释,高女士出具的遗嘱是真实无误的,具备法律效力。陈雨龙对房屋作出了遗赠处分,四兄弟没有房屋所有权。

可四兄弟根本听不进去,一个劲儿地攻击高女士是外人,他们才是亲兄弟,“鸠占鹊巢”的行为属实是没皮没脸。

高女士被骂急了,当场怒斥对面四个人。她表示,陈雨龙生前病得很重,可他们一次都没去医院进行看望,更不要说照顾了。

说是亲兄弟,可这么冷血的行径,简直连陌生人都不如,他们又有什么资格索要房产呢。陈雨龙不把房子留给亲弟兄们,正是因为对亲情失望至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女士一番话说下来,四兄弟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脸上浮现出了惭愧的神色。不过她并没有奚落的意思,整理了一下情绪,便跟庭审人员说出了自己与逝者的友情岁月。

陈雨龙与高女士的交情,足足延续二十多年了。他们相识的时候,陈雨龙还很年轻,不温不火地经营着一家棋牌室,钱多事儿少过得很是逍遥。

闲下来的时候,陈雨龙最喜欢干两件事儿,一是与人下棋,二是去公园跳舞。正是在公园跳舞的过程中,他结识了热心肠的高女士。

一开始,两人只是跳舞搭档,后来随着越来越熟,开始发展出了一段友情。高女士年纪比陈雨龙大,因此两人一直以姐弟相称呼。

高女士当时已经有自己的家庭了,因此两人的交往,便一直在友情范围内,从未过界。高女士的丈夫是个开明通达的人,对此并无介怀。

在生活中,高女士对多年独居的陈雨龙很是照顾,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家庭温暖。陈雨龙投桃报李,给一直当家庭主妇的高女士安排了一份工作,即去自己的棋牌室打杂。

两人就这么一起工作,彼此扶持,友谊历经二十多年历久弥坚。唯一让高女士始终感到困惑不解的是,陈雨龙从没提及过自己的亲人。

高女士是个尊重他人隐私的人,既然陈雨龙不提,那她也就不会主动问。直到一场不幸,让陈雨龙敞开了心扉,她才对自己的多年老友,有了更深的了解。

3.罹患癌症

2014年末,高女士总是撞见陈雨龙在棋牌室无故呕吐。有的时候,他甚至会脸色煞白、痛苦不堪地蜷缩在地板上,得高女士去搀扶才能起身。

高女士担心陈雨龙的身体健康,多次恳求他去医院进行检查,每次都被他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回绝了。直到有一天,陈雨龙疼晕了,当场倒在了地上。

心急如焚的高女士,也顾不得陈雨龙愿意还是不愿意了,和丈夫一起把她强行带到了医院进行检查。体检结果让她如遇雷击,她的多年好友已经是胃癌晚期了。

看着高女士心疼的目光,陈雨龙说出了实情。原来,他的祖辈和父辈都有亲戚得胃癌,他自几年前患上胃病时,就一直担心重蹈家中长辈的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