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在以来自贫穷国家为主的俄罗斯国际军团中,突然爆出猛料,来自美国的本特利在顿涅茨克失踪。从美国退伍军人到俄罗斯军人,从美国人到俄罗斯人,从生到死,这就是本特利这十年过山车一样的历史。不知道本特利是否至死都被蒙在俄罗斯虚假叙事的鼓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经成为一粒粒炮灰,飘落在乌克兰肥沃的土地上。

一、在以来自贫穷国家为主的俄罗斯国际军团中,突然爆出猛料,来自美国的本特利在顿涅茨克失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众所周知,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在俄乌双方军队里,都活跃着一群国际军团。俄罗斯的国际军团大多来自贫穷的国家,乌克兰国际军团大多来自发达国家。

不少来自美加、欧洲、日韩的发达国家青壮年为了帮助被侵略的乌克兰,自愿赴乌克兰加入了国际军团,与乌克兰政府军一起抵抗俄罗斯的入侵。

而俄罗斯的瓦格纳雇佣军则在中亚、印度、泥泊尔、古巴等俄罗斯的传统友好国家,用月薪2000美元、相对于这些国家而言非常丰厚的卖命钱来招募国际雇佣军团,赴乌克兰前线充当炮灰。为此,古巴、印度、尼泊尔的政府还向俄罗斯提出过抗议,要求俄罗斯停止招募他们的国民为俄罗斯作战。而哈萨克斯塔等中亚国家,则明确禁止本国公民加入俄罗斯军队与乌克兰作战。

但鲜为人知的是,也有个别心中充满兽性的发达国家公民,为了一些畸形的心理需求,而主动加入俄罗斯军队,为侵略者卖命。比如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州的拉塞尔·本特利(Russell Bentley)。

周末,克里姆林宫投资的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俄罗斯支持的顿涅茨克当局的话报道说,加入俄军的美国人本特利“于4月8日在顿涅茨克失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乌克兰战争中有影响力的亲克里姆林宫军事博主也分享了这些报道。一位著名的博主说,本特利的妻子在一个服务站发现了他的车,里面有一部“坏了的手机”。未经证实的几个俄罗斯社交媒体报道说,这名在俄罗斯军队中享有一定知名度的“美国战斗机“已被击毙。

最早披露这一谜团的,是俄罗斯亲克里姆林宫的媒体Mas在电报频道上的官方账户。该账户4月12日上周五报道称,俄占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当地警方,正在寻找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人本特利,因为他在俄罗斯控制的顿涅茨克市西南部遭到炮击后“失踪”。他最后一次露面是在当前前线以东,靠近克里姆林宫控制的马林卡镇。

几年前,俄罗斯吞并了顿涅茨克地区,该地区是乌克兰东部地区顿巴斯的一部分,俄罗斯在过去十年中一直支持那里的叛乱分子,然后于 2022 年 2 月发动全面入侵。顿涅茨克经历了战争中最激烈、最血腥的战斗,但俄罗斯并未完全控制该地区。近几个月来,俄罗斯军队一直专注于顿涅茨克的缓慢进展,在2月份占领战略城市阿夫迪夫卡后向西推进。

二、从美国退伍军人到俄罗斯军人,从美国人到俄罗斯人,从生到死,这就是本特利这十年过山车一样的历史。

实际上,本特利并非是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加入俄罗斯入侵部队的。早在2014年俄罗斯侵占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的时候,绰号为“美国战斗机“的本特利就报名加入俄罗斯军队,此后10年来,他一直在替俄罗斯人与乌克兰人作战,他最后加入的为俄罗斯人卖命的组织,是在顿巴斯地区活动的俄罗斯激进组织东方营的军队。

自称共产主义者的本特利于 2014 年 12 月 7 日首次踏上顿涅茨克。

根据本特利的说法,他出生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海兰帕克的一个“富裕的、非常中上层阶级的家庭”,这是一个“非常精英”的地区。年轻时,他曾在美国陆军服役,在德国工作了几年,并在欧洲“广泛”旅行。

在被授予光荣退伍之前,他是美军的一名爆破专家和战斗工程师。退伍后,他住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南帕德里岛,他的家人在那里开了一家餐馆。在搬到明尼阿波利斯之前,他在镇上度过了七年,成为一名“冲浪者,海滩男孩类型的家伙”,在那里他对政治产生了兴趣。

他参与了反对第一次和第二次海湾战争的游行和抗议活动,并声称自己是移民权利、妇女权利和同性恋权利的倡导者。

他对美国的外交政策越来越不满,并对北约2011年对利比亚的干预感到厌恶和愤怒。他开始行动,因为他不想觉得自己像个朋克,只是“在Facebook上写下它有多糟糕”。

2014年,在乌克兰敖德萨,数十人在亲欧和反欧少女示威者之间的冲突中丧生。在网上看到这段视频,本特利说:“你知道吗,我要去乌克兰,我要杀死这样做的纳粹分子,我要保卫人民,无辜的平民。

就这样,这一年本特利收拾行囊,骑着摩托车前往达拉斯,与家人一起度过了最后一个感恩节。他卖掉了摩托车,带着小他20岁的瑜伽教练女朋友,坐上了飞往莫斯科的飞机。

2022 年 3 月初,本特利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告诉记者,“如果我一直告诉时间,我离死亡只有几秒钟或几英寸。首先,我们会整夜在这里,其次,你甚至不会相信我。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是我所认识的最幸运的家伙。我相信守护天使,因为我在这里是多么幸运“。

本特利还表示,“我不怕被杀,但我知道如果我被抓了会发生什么。所以这不会发生 “。

本特利称自己为“顿巴斯牛仔”,此前曾通过他的社交媒体宣传亲克里姆林宫的内容。

2023年1月份,本特利在他的电报频道账户中发帖说,“我不需要回到美国”。他说因为他有自称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护照,本特利还在帖子中称自己不是美国公民,而是俄罗斯公民。

三、不知道本特利是否至死都被蒙在俄罗斯虚假叙事的鼓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经成为一粒粒炮灰,飘落在乌克兰肥沃的土地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月15日的《新闻周刊》在报道本特利失踪一事时披露,有数量不详的美国出身的战士或美国公民,前往乌克兰为基辅对抗克里姆林宫的入侵而战,许多发达国家的公民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与自由的信念而非报酬,加入了乌克兰的国际军团,比较乌克兰能够给出的报酬,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正常薪水。

乌克兰领导人沃洛德米尔·泽伦斯基在2022年2月表示,美国公民和其他外国人现在可以加入该国的国民警卫队。

但代表俄罗斯军队与乌克兰军队作战的美国战士较少见。《新闻周刊》说,美国国务院明确警告美国人,不要因为战争而加入俄罗斯军队参与乌克兰战争。

2014年,在俄罗斯的宣传战中,俄罗斯军队占领克里米亚,是为了帮助克里米亚的俄罗斯族裔抵抗乌克兰的纳粹分子。当年,本特利在从美国奔赴莫斯科然后转移到乌克兰的顿涅茨克,加入俄罗斯军队与乌克兰人战斗,其目的是“要杀死这样做的纳粹分子”。

2022年2月入侵乌克兰之后,俄罗斯继续在其宏大叙事中,声称他们正在与乌克兰的新纳粹分子作战,以证明其对乌克兰的打击是正当的,它的目标是使该国“去纳粹化”。

然而,数十名全球最顶级的历史学家们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谴责俄罗斯的行动和言论。马萨诸塞州布兰迪斯大学大屠杀研究教授劳拉·科库施(Laura Kockusch)公开表示,这种语言是“普京用来为他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辩护的虚构”的一部分。

不知道本特利是否聆听过这些历史学家的声音,不知道本特利是否至死都被蒙在俄罗斯虚假叙事的鼓里。

有的人死了,重如泰山,有的人死了,轻如鸿毛。

生为美国人,死为俄罗斯人的本特利,可能连鸿毛都不如,他死了,已经成为一粒粒炮灰,飘落在乌克兰肥沃的土地上,成为来年乌克兰一颗颗饱满麦粒的肥料,只是不知道这些麦子,最后经过黑海出口到全世界之后,会否成为本特利在美国亲人手中的一片面包。

【作战:徐三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