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9月,由于晋察冀军区在执行中央的“三路四城”作战计划中,出现了关键性的错误,导致我军接连失守大同和集宁两地,还使张家口处于傅作义部两面夹击之中。

战后,国民党将领傅作义一时忘乎所以,居然点名叫阵毛主席,给毛主席发了一份电报,公开奚落我党。毛主席看后,气愤地说了八个字:“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仅仅过了两年多,胸怀宽广的毛主席已不再计较傅作义昔日的羞辱,对他积极做工作,与他和谈起义工作,并在新中国成立后,对他委以重任。

那么,傅作义为何能得到毛主席的器重呢?他身上有着怎样的过人之处呢?他与毛主席之间有着怎样的渊源呢?

从绥远抗战到“七路半”

1936年8月14日,毛主席为了联合时任国民党绥远省委主席、国民党第35军军长的傅作义共同抗日,写信给他共商大计。之后,毛主席又派出彭雪枫等人,多次去与傅作义商谈绥远抗战的事情。这时,傅作义便和毛主席开始有了最初的交往。

1937年8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为争取友军共同抗战,毛主席又派遣出程子华、曾三去做傅作义的工作。

程子华是傅作义的老乡,之前两人就有过交往。毛主席正是看到两人的这一关系,才派出程子华去做商谈工作的。这天在到达山西柳林傅作义的住处后,程子华对傅作义称赞道:

“傅先生是一个很有民族气节的人。听说去年日军给你6000万大洋,让你宣布独立,脱离国民党,帮助你在内蒙、宁夏、甘肃、新疆等地立足,但先生你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先生的这种民族精神很是让我们大家敬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程子华

傅作义听到对方提到这件事,激动地回应道:

“我是中国人,要长中国人的志气,决不能做卖国求荣的事,我名叫作义,决不能做不仁不义的事。”

顿了顿,傅作义又接着说:

“我的奋斗目标是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复兴。除此之外,别无他求。我知道自己是没有能力使国家统一,民族复兴,当谁能做到这些,我就跟着谁走。”

程子华见傅作义的态度明朗了,随即就跟他讲解了八路军的一些抗日政策,两人共商了抗日合作之事。

在谈话中,傅作义也对八路军的思想工作表示很感兴趣,于是,他派人专门到延安,请求毛主席能够派出一些干部来帮他做抗日工作,同时,他还参照八路军的内部管理制度,为自己的部队制定了新的工作守则。

傅作义这样做后,很快被阎锡山知道了。阎锡山便说他受到八路军的影响,就要变得赤化了,蒋介石等人则说他变成“七路半”了,离八路军不远了。对于这些说法,傅作义没有去理睬,依然照他决定的去做。

公开挑衅毛主席,获得既往不咎

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傅作义跟随蒋介石的立场,便和我党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友好合作,而成为了敌对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日军投降后,大量地盘等待接收。傅作义长期在绥远这片苦寒之地,自然也就看重了辽阔的华北地区,这也十分符合傅作义的利益。

在全面内战爆发后,傅作义为了争取地盘,一方面派人去解放区假和谈,一方面派部队奇袭集宁,支援大同方向。经过激烈战斗,傅军攻克集宁,由于晋察冀军苦战多日,缺乏作战物资,不得已撤围大同

10月,傅作义又利用声东击西,迫使华北野战军放弃张家口。蒋介石为了嘉奖傅作义的战绩,便封了他为“华北剿总司令”

这让傅作义一时忘乎所以,自认为此后便能和“共军”决战,甚至还点名叫阵毛主席,给毛主席发了一份公开电报,经国民党中央社转载后,使全国上下都知晓。而毛主席看到这份极具挑衅的电报后,气愤地说了8个字:“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然而,仅仅过了两年多,毛主席便不再计较傅作义当初的羞辱,为了能够和平解放北平,他再次派人做傅作义的工作。

在最初的和谈中,傅作义认为自己尚未走到绝路,对于和谈起义一直处于利害权衡和犹豫动摇之中。

对此,毛主席仍然耐心地继续做傅作义的工作,一方面设身处地地为他考虑个人的安全问题,一方面对他晓之大义,指明正确出路。

终于,在1949年1月31日这天,傅作义经过反复思考后,决心顺应历史潮流,响应毛主席和平解放北平的号召,将北平这座古老的名城完好无损地交给了人民。

2月23日晚,毛主席在西柏坡第一次接见傅作义,对俘虏的傅部人员的安排向傅作义进行了说明,毛主席的亲切教诲让傅作义感到极大的鼓励和释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毛主席与傅作义

北平和平解放后,傅作义认为自己在解放战争期间犯下的战争罪应当受到人民惩处,请求投案,毛主席不但既往不咎,反而多次在党员和群众中替傅作义作工作,而且一直给予傅作义极大的信任,对傅作义各方面均关怀备至。

委以重任,毛主席称赞其立了大功

1949年3月,毛主席在香山双清别墅再一次接见了傅作义,在谈话中,毛主席询问傅作义未来的工作计划,傅作义说他曾在河套地区搞过搞过水利,很受老百姓的欢迎,想继续做水利工作,为人民办事。

傅作义视察水利建设

于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的政务院会议上,毛主席便提名傅作义当了水利部部长。此后,傅作义便一心系于水利事业,决心大干一番,重点搞好水利工程。

在傅作义上任水利部长的23年中,他始终遵照毛主席的指示,一年中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深入基层,了解情况,解决问题。

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祖国的山川河流,对于一些易发水患的地方,他曾去过多次,使一些因战乱而长期没有得到治理的水患得到了治理,在水利上颇有一番成绩。

毛主席和傅作义也在共同建设新中国中,建立了亲密无间的朋友关系。每逢节假日,毛主席常常邀请傅作义到他的住处谈话、吃饭或者看电影。

1965年,在毛主席的支持和提议下,傅作义担任上了第四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位列于副国级领导人的行列。

周总理也常常在新中国成立后代表毛主席和党中央给傅作义以周到细致的关怀。每年春节,周总理都会和邓颖超一同到傅家去看望,从未间断。

1974年春,傅作义被确诊为癌症周总理当时刚做了手术,他不顾身体虚弱,亲到傅作义的住所进行安慰。

4月18日,在傅作义病危期间,周总理又一次抱病去看他,拉着他的手,亲切地说:

“毛主席让我来看你啦,说你对和平解放北平立了大功。”

傅作义这时已经不能说话,看到周总理来看他,还带来毛主席的问候,他的嘴角动了动,眼里涌出了激动的泪花,憔悴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4月19日,傅作义病逝,享年7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