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新中国的首次军衔评定工作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其中,在评估级别时,解方将军的军衔评估让工作人员十分为难,于是他们就将报告提交到了毛主席的案桌上,毛主席看后直接批示道:“授予少将军衔”

而彭德怀得知解方被拟定的军衔后,感到十分地不满,便来到了毛主席的面前,为解方争取机会,这使毛主席说了一句话后,彭德怀就转身回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解方与彭德怀有着怎样的关系?为何一向淡泊名利的彭德怀会主动为解方争取机会?毛主席又说一句什么样的话就劝退了彭德怀呢?

从“解如川”到“解方”

解方将军学名为解如川,于1908年出生于吉林东丰一户富裕的家庭,其父解鼎臣当过两届省议员,在当地很有威望。

解方天资聪颖,4岁便开始读书,8岁进入当地的公立学堂读书,14岁时考入奉天省立第三中学,与张学良的弟弟张学铭同班成了好友。

1925年5月30日,上海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后,这一消息迅速在全国得到传播,于是各大、中城市纷纷开展了声援上海人民的反帝运动。

当反帝的怒潮波及到奉天后,解如川带领同学走上街头,向群众宣发“五卅”惨案的真相,高呼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并印发大量的宣传资料到处散发,带领着小小的山乡点燃了反帝爱国之火。

1927年,解如川在中学毕业后,被张学良保荐和张学铭一同到日本留学进修。1930年,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后,解如川回到国内加入东北军,后任天津市保安总队队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31年11月,日本侵略者炮轰制造起“天津事件”,解如川临危受命,果断率部给以还击。最终在顽强抵抗中,打破了日军的武力图谋。

随后,日军转而向在南京的蒋介石施压,要求撤换天津当局。最终,在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下,天津市的警察局换为由亲日派的人员担任,保安总队长、各科科长纷纷被迫辞职,解如川也被迫辞职,转而担任张学良的副官

在亲眼目睹了蒋介石政权在面对日本侵略者的不抵抗和全力“围剿”红军的行为后,一心爱国的解如川深感苦闷

为了寻找新的救亡图存道路,解如川便开始与红军开始接触。在了解到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等方面的方针政策后,这让解如川看到了前方的指明灯,便决心开始走上革命的道路。

1936年4月,解如川秘密加入我党,开始积极做张学良的思想工作,激发张学良的联共抗日斗志。

12月,西安事变发生的当天,解如川在兰州率领东北军中的一些爱国将领,发动了响应西安的兰州事变

全面抗战爆发后,解如川被派往第五战区。徐州会战后,解如川任东北军第51军113师337旅副旅长。在率军抵达鲁南后,解如川便积极开展党在东北军的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0年6月,由于战争的形势所迫。解如川率部撤出山东,前往延安。在抵达延安后,解如川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在这次谈话中,毛主席对他说:

“你已经回家,应该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不要再叫解如川或者解沛然了,我给你改个名字,叫‘解方’好吗?”

解如川明白毛主席的深意,点点头,答应了毛主席这一建议。自此以后,“解方”成为解如川的正式名字。

担任彭德怀的“诸葛亮”

解方的戎马生涯中,所从事最多的工作就是出谋划策的参谋任务。无论是在东北军时期,还是在编入八路军解放战争时期的东北民主联军和辽宁军区中,他一直都是当然这参谋职位,可谓是资深参谋长

韩先楚曾称赞解方:

“有勇有谋,敢打敢打善拼,是个出色的指挥员。在打一些重要战役战斗中,按照解方的意见打就行,我有一次未听他的意见就吃了亏。”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解方被委任为第13兵团的参谋长。接受命令后,他便迅速打点行装,告别刚刚妻子和刚刚出生尚未满月的儿子,前往鸭绿江边,进入13兵团司令部。

在志愿军入朝作战后,解方由于很善于领会和执行彭德怀的作战意图,于是,他就一直伴随在彭德怀的身旁。

他凭借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和敏锐常人的思维,为彭德怀提出了许多有效的谋略,这也让他很快就得到了彭德怀的信任和器重

在随后的作战部署中,彭德怀每次进行筹划前,就会向身边的工人人员说道:“叫诸葛亮过来谈谈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彭德怀口中的“诸葛亮”正是解方。总所周知,彭德怀的脾气比较急,经常会训手下的将领,但是从来都没有批评过解方

当时曾有一位同志谈起解方之前在东北军的身份,说解方是“旧军人”出身,但彭德怀一听到这话,顿时大发雷霆,严肃地批评这位同志:

“旧军人出身怎么啦?我彭德怀,还有朱老总、贺龙、叶剑英,哪一个不是旧军人出身?我看解方是个好同志,是个称职的参谋长!”

解方在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3年时间内,在参谋长的职位上任劳任怨、兢兢业业,为取得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彭德怀为解方授予少将军衔,倍感不满

1955年,新中国的首次军衔评定工作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考虑到解方的资历和功绩,负责授衔的总政部门对解方的授衔评估十分为难。

于是总政部门就将这一报告递交到了毛主席的案桌上,毛主席在看到报告后,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便批示道:“授予少将军衔。”

毛主席这样批示,主要是考虑到三个方面:一是解方加入革命的时间较晚,二是东北军出身的中将已经有万毅作为代表了,三是尽管他在抗美援朝中担任过志愿军参谋长,但是在历史上所担任的职务均是偏低的。

彭德怀得知这一情况后,为解方感到十分的不满,他直接来到了毛主席的办公室,为解方打抱不平,他说:

“志愿军司令员是元帅,参谋长却被评为少将,我认为不公平,要是解方只能评个少将,那我就只能评个中将。”

毛主席也理解彭德怀的怒火,他安抚道:

“解方同志的军衔,是经过综合考量的,按照他的资格和功绩,评一个中将确实高了一点,这样吧,解方同志可为共和国少将之首。”

彭德怀听到这话,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好回去了。然而,解方将军得知自己的军衔后,始终宠辱不惊,他认为只要自己能够继续为祖国的建设做贡献,无论什么军衔都是可以的。

1984年4月9日,解方将军因常年积劳成疾,这一天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结束了他这一辉煌的一生,享年7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