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5月1日,天安门前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节日庆祝活动,工人、农民、青年学生等群体各自组成队伍,纷纷参加了游行

这一天,毛主席、刘少奇、李济深、周总理等中央领导人位于天安门城楼上,检阅游行队伍。而孙毅将军观礼台上观看了这场盛会,也深深地感受到了群众们的激情和热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孙毅将军在参加这场活动时,却发现每当他瞻仰心中十分崇敬的毛主席时,毛主席身旁的罗瑞卿总是在盯着自己看,这让他感到十分疑惑。

晚年的孙毅在接受采访时,他说自己在参加这次盛会时,一共抬头看了毛主席9次,而每次罗瑞卿都在盯着他看。那么,罗瑞卿为什么要盯着看孙毅呢?孙毅又为何会如此崇敬毛主席呢,他与毛主席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走向革命道路,深受毛主席的教诲

1904年5月,孙毅出生在河北大城一户贫困的农民家庭,在高小毕业后,他为了谋求生计,便早早地离开家乡,进入了福建李厚基部入伍参军。

1928年初,孙毅转为投入冯玉祥部队,担任第23军军上尉办事员,两个月后即被提升为少校参谋。也正是在这个期间,认识了他人生中的贵人赵博生

次年,孙毅转投第13路军总指挥石友三麾下,担任教导总队少校教官,然而在这年的12月,由于石友三与蒋介石之间发生了一场激战教导队最终被撤,孙毅便失了业。

由于孙毅在军阀部队供职的这11年,目睹了军阀混战带来的生灵涂炭、哀鸿遍野,再加上受到赵博生引导的革命进步思想,他逐渐有了加入红军的想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31年12月,孙毅参加了赵博生领导的宁都起义,随后便加入了红军,被编为红五军团下辖的第14军军部,担任侦察科科长。从此,孙毅获得了新生,正式走上了革命职业道路。

1932年1月,孙毅受命带领200名红军到瑞金参观学习,在这里,他第一次见到毛主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时毛主席在欢迎参观团们时,操着一口湖南乡音说:

“同志们来瑞金参观、学习,我非常高兴,并表示热烈欢迎。你们到了瑞金,就是到了自己的家,大家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提,瑞金驻有我们自己的党中央。”

领袖的讲话,让孙毅备受温暖,毛主席所提到的“自己的党中央”让他感到新鲜、亲切,毛主席从容不迫的领袖风度更是深深地刻在了孙毅的脑海之中。

随后,孙毅便跟随着红5军团参加了赣州战役水口圩战役,在兄弟部队一起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

1934年2月,孙毅被调到粤赣军区担任第22师司令部任参谋长。6月末,毛主席由于受到“左”路线的排斥,革职后辗转来到孙毅所率领的师部驻地做调查研究工作

这是孙毅与毛主席的第一次长时间的接触,毛主席在22师司令部的10天工作期间,孙毅深深地感受到了毛主席纵观全局、高瞻远瞩的博大胸怀,他也在与毛主席相处的10天中,思想上和工作上都受益匪浅。

等待3年的“晤谈”

1944年12月,孙毅辞去抗大二分校校长的职务,奉命回到延安,担任干休所支部书记。一天,孙毅和一名老红军战友交谈,在得知了战友曾去枣园看望了毛主席,当面汇报了自己的思想、工作和现状。

听到这个消息后,孙毅的心中顿时翻腾了起来,也萌发了想要去看望毛主席的念头,而这一天正是12月14日,是宁都起义的13周年纪念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这天晚上,孙毅坐在桌前,想了想还是不去打扰毛主席的工作为好,于是就饱含热泪地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汇报了他从1934年到至今的主要经历和目前现状,并敬请领袖批评指正。

这个时期,国际局势日益变化,国内的抗日战争已转入大反攻的前夜,日理万机的毛主席,在1945年2月7日给孙毅回了信。信中毛主席提到等孙毅在延安休养与学习快要结束后,两人可以“晤谈”一次。

此后,孙毅便热切地盼望和等待着可以与毛主席的“晤谈”,可是由于战争形势的变化,他就他这一等就是三年。

1948年8月中旬的一天,在冀中军区任职司令员的孙毅,接到了一个来自西柏坡的电话,那边通知他第二天到西柏坡汇报工作。

第二天凌晨5点,孙毅便早早地出发,坐车来到了西柏坡。在汇报完工作后,孙毅便想着希望能够见到毛主席一面,实现多年的愿望。

经过一番联系,孙毅被通知可以在第二天的下午三点,前去毛主席的办公室,与毛主席进行交谈。

在交谈中,毛主席对冀中军区军民的战争形势表示十分高兴,在谈话的最后,毛主席还针对当前国内形势精辟地指出,全国很快就要获得解放了,打倒蒋介石的日子将会不远了,让孙毅回去后代他向冀中地区的军民们问好。

被罗瑞卿盯着的原因

1953年5月1日,天安门前的的盛大庆祝活动中,孙毅被安排在距离天安门城楼不远处的观礼台上,出于对毛主席的敬仰,他曾多次抬头看毛主席,可是只要他以一抬头,他就发现了毛主席身边的罗瑞卿便一直盯着他看。

直到后来才得知,原来掌管公安系统的罗瑞卿,那时正在追捕一位和孙毅同名同姓的“间谍”,当时罗瑞卿怀疑他就是潜伏的特务,因此一直盯着他,看着他的举动。

直到原委后,孙毅并没有生气,因为他自知自己坦坦荡荡,不怕怀疑,也不怕调查,罗瑞卿也是因为工作的职责性,对名为“孙毅”的人有所怀疑是十分正常的。

孙毅能够如此洒脱,这也与他乐观的性格有着莫大的关系。1955年,我军以实行军衔制为标志,进入了建军新阶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授衔前,曾有一些人因争名、争利、争军衔而闹情绪,甚至哭鼻子,而孙毅却向组织写了一封信:

“我只有从劳之苦而乏建树之功,在评衔时要宁低勿高,授我少将军衔足矣。我投身革命不是为了升高官、要俸禄。”

毛主席再看到孙毅的信后,对孙毅的这一举动提出赞扬,但并没有批转他的申请。最终军委以标准为据,上下评定,全军平衡,授予了他陆军中将军衔

正式因为孙毅的心胸宽广,尽管前半生经历长期的战争生活身体,受到了很大的损伤,但他依然活到了100岁的高寿,成为了全军的第一个百岁将军,于2003年7月4日在北京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