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以来,海峡两岸文化交流随着两岸开始开放后,逐渐进入复苏期。1993年大陆由12名艺术家组成的第一支赴台演出团,首次登上宝岛台湾后,揭开了新时期的两岸文化交流的新篇章。

演出团在台湾演出期间,抽空拜访了张学良,其中代表团的一名演员黄宏,还是张学良的沈阳老乡,在临别之际请张学良为家乡题词,可是张学良只写了三个字,便让黄宏替他继续写下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宏这次见面与张学良有着怎样的相处?为何张学良为家乡题词时,却只写了三个字就不接着写了呢?

黄宏带着联络张学良的愿望,赴台演出

1993年夏,在总政歌舞团任职的黄宏收到广电的通知,派他和其他11名艺术家一同到台湾参加为期10天的演出活动。

然而,在临近出发的前一天,总政给黄宏发出通知,由于他有着军人的身份,当时内陆并没有军人到台湾演出的先例,因此总政首长认为他不去前往台湾参加演出为好。

黄宏收到通知后,并不甘心就这样没有了去台湾演出的机会,于是他就急忙找到了统战部部长王兆国寻求帮助。最终在王兆国的多方协调下,黄宏这才再次获得了前往台湾演出的机会。

其实,黄宏申请到台湾演出,还有着另一个目的,就是想去拜访一下张学良,见一见这个著名的爱国将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宏和张学良一样,都是沈阳人,他自小就在家乡听到了许多关于张学良的故事,张学良对于黄宏来说,是有着不可抵挡的魅力,是他自小在心中埋藏的一个传奇人物

张学良的一生跌宕起伏,从繁华到落寞,他曾大权在握主政东北,也曾胁迫过蒋介石,也曾经历过“铁窗孤月,寂寞流水”的晦暗境遇,如今在晚年时期,恢复自由后他依然热爱生活,保持着乐观心态。

张学良的故事一直伴随着黄宏的幼年时期,因此,黄宏十分渴望见见这个一直在传闻中的爱国将领张学良。

拜访张学良,为其表演小品

在黄宏抵达台湾后,随即就开始了紧锣密鼓地演出活动,当时他和女演员蔡明是演出团中的小品演员,其他成员有戏剧演员、话剧演员、歌唱家、舞蹈家等等。

当时小品节目算是一个新兴的节目,非常受到台北观众的欢迎,因此黄宏和蔡明的节目总是压轴出场。

随着几天的繁忙演出活动结束后,黄宏和演出团的其他演员这才抽出去时间来,通过当地的有关部门的帮助,终于和张学良的秘书联系上了,争取到了见面机会。

这天晚上,张学良的秘书来到演出团下榻的宾馆,向演出团通知,张学良平常是住在郊区,这一天他要到城中的五弟家叙旧吃饭,演出团的成员如果想要和张学良见面,需要尽快出发,在吃饭前赶到其五弟家,并且这次见面时间只有20分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演出团的成员一时之间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并且由于见面的地点限制,也就名额有限,不是所有成员都能够前去拜访的。

随后,经过短暂的商议后,黄宏、冯巩等几名演员获得了前去拜访的机会,并且大家还提议由黄宏这个老乡来当这次的会面主持人。这一提议正合黄宏的心意,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

紧接着,黄宏一行人乘车来到了台北市中心的一座公寓内,终于见到了一直渴望见面的张学良将军。

对于这次见面,黄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头发花白的张学良,带着茶色的眼镜,身穿灰色的夹克衫,谈话间一直笑容满面

尽管此时张学良已是耄耋之年,但从他高涨的精气神中,依稀可见他年少时的英姿飒爽面貌,以及他的风度翩翩

当黄宏一行人走入客厅后,张学良听到动静,随即就从里屋走出主动向大家打起招呼,操起一口地道的东北话说道:“欢迎,欢迎你们的到来!

这时,黄宏一行人向张学良鞠躬问好:“张老好,您好,祝您老健康高寿!”张学良摆摆手,风趣地说道:“别高寿了,再高寿我可就成老妖精了!”

张学良这一幽默的话语,顿时就让黄宏一行人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下来,大家纷纷变得轻松了起来。随即,大家便借着文艺演出的话题,便和张学良愉快地聊了起来。

黄宏作为会面主持人,也用着一口东北话和张学良说起演出团此次来台湾所表演的活动,张学良对黄宏这个年轻人的口音表现十分亲切,便询问起他是演什么的。

在得知是表演“小品”后,他顿时感到很疑惑和好奇,这个表演方式是他从未听说过的,也从未见过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见此,黄宏便决定现场向张老表演一段《打电话泄密》的小品节目,让他来看看小品的表演形式。

在黄宏这一段卖力的表演中,张学良是看得津津有味。但这场小品中,或许是触及到了张学良对家乡的思念,他笑着笑着,便几度哽咽了起来。

拒绝为家乡题词,只在上面签名

晚年的张学良可以说是对家乡有着许多的思念,在远离了家乡那么多年,他也想要落叶归根,但这件事也成为了他的遗憾。

早在1991年时,他在美国与吕正操将军会晤时,说愿意保留其特殊身份,甘心情愿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尽力。

然而他这一想法被台湾当局得知后,受到李登辉的干预,便使他错过了从美国回东北老家的“天赐良机”。

这时的张学良身体还算健朗,错过了这一时机后,他的身体便开始逐渐衰弱,甚至一度只能靠轮椅行动

此时此刻,看到黄宏这一老乡,这让他再次想念起了家乡父老、亲朋故旧,但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他回到东北了。

这场原本只有20分钟的会面,最终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在黄宏一行临别之际,黄宏拿出包里的一张纸,请求张学良能够为沈阳的父老乡亲题一幅字

张学良点点头,又沉思了一会儿,才拿起笔在纸的下方一角,工工整整地写了自己的名字“张学良”这三个字。

随后,他放下笔,黯然伤神地说道:

“我现在的眼睛已经不太好使了,就写个名字吧,剩下的你替我写了吧。”

张学良只写下自己的名字,没有为家乡父老写下任何一句话,或许是千言万语又不知该如何说起,或许是他认为几个简简单单的字无法承载他对家乡的思念,也或许是碍于他当时的处境,不便题字……

尽管张学良是东北老家是十分思念的,但因种种原因,他最终还是将这份思乡之情深深地埋藏于自己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