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的油锅声从厨房里传来,是妈妈正在为晚饭做准备。我放下手中的书走进厨房,妈,让我来帮忙吧。

哎呀赵雨婷,别老整天钻研书本啦,过来尝尝这番茄酱的味道。妈妈边说边把一勺番茄酱递到我嘴边。

我尝了一口,甜中带着酸,味道正合我意。不错不错,妈妈的手艺果然一绝。我由衷地赞叹着。

行了行了,又贫嘴。爸爸端着一托盘刚洗好的青菜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无奈的笑意。

这就是我们家的生活常态。温馨、平凡而让人感到踏实。父母虽然只是普通的工人,却用自己的方式给了我一个幸福的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天我正在餐馆打工,史文强和几个朋友走了进来。我照例把菜单递给他们,却在那一刻被他给吸引住了。那张沉稳秀气的面孔,身上透出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与我年纪相仿,却已经让人觉得是个可靠的人。

一股冲动让我鬼使神差地打断了他,不好意思,我姓赵,叫我赵小姐就好。可能是我语气太急,他愣了一下。

就这样,我们的故事就这么拉开了序幕。后来我们逐渐熟悉,发展为朋友关系,最终相爱、结婚。婚后的日子过得十分美满,我们也很快就受福了,一年后我就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

但好景不长,仅仅两年后,我和公婆之间的矛盾就渐渐浮出了水面。公婆是老一辈的传统思想,觉得女儿就应该由他们来抚养,我却坚持自己来带。双方时不时就会为这事争吵不休。

你们年纪太大了,就不要再操这种心了。每次都是我对公婆这么说。

哎哟,你小姑娘家懂什么?孩子由我们亲自来带,才能把她培养得像个小淑女。我婆婆就是这种老派作风,嗓门也特别大。

我与她理论简直是纸里包不住火,难道你就比我更合格吗?你那落后的观念恐怕会把孩子给熏坏了!

就这样,我们你来我往地争吵个没完。我老公在中间左右为难,两边都没有讨到好。渐渐地,他也开始怀疑我了。

亲爱的,你就体谅体谅我父母吧,毕竟他们是为咱们好。他总是这样软磨硬泡地劝我。

可我怎能把女儿交给他们?你看看你妈的作风就知道了。我总是百分之百拒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最近,事情终于演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有一天,我婆婆又开骂起来:你这个狐狸精,当初就不该嫁进我们家门!既然你不让孩子跟着我们姓,那我们就让她改姓,改回你娘家的姓怎么样?

我彻底被她给惹翻了,婆婆,你太过分了!孩子是我们的孩子,怎能由你来决定她的姓氏!再说,她是史家的孩子,当然该姓史了。

哼,那你倒是拿出点家里的样子来啊!婆婆根本不买账。

够了!你们两个都给我住嘴!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史文强终于厉声喝止了我们。

我和婆婆都被他的吼声给惊住了,停下了口中的话语。史文强脸上的神情很是严肃,显然已经被我们的行为给惹恼了。

妈,女儿既然是嫁入我们史家的,自然就应该姓史。史文强首先对婆婆说,您也不要总是钻牛角尖,孩子由谁来抚养现在还说不准呢。

说完,他又转向我,雨婷,你也太咄咄逼人了。妈虽然有些做法让人不爽,但她终究是慈祥的长辈,你不能这样顶撞她。

婆婆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老脸上露出了歉疚的神色。哎,都是我,都是我啊。我这个老太婆年纪大了,脾气就是火爆了些。

我叹了口气,心里五味陈杂。也许史文强说得对,我们三个都有错,自己尤其存在很大的问题。

算了,这事就此打住吧。我开口道,婆婆您也不小心了,以后我会尽量克制自己的脾气。女儿就姓史吧,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那可使不得啊!婆婆却突然又焰上心头,孩子的姓氏可不能由你们这对小年轻来定,这种大事还得由我老人家把把关。我坚持让她改回你娘家的姓!

我彻底无语了,有种扶额的冲动。这下史文强也火了,严厉地训斥了婆婆一顿。我婆婆虽然嘴硬,但看着儿子的神情,还是有些慑于他的威严。

行了行了,就按你们说的办吧。她嘟囔着,却还是不死心地看了我一眼,可得给我把这小家伙培养好了啊!

我勉强对她笑了笑,心里却是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她这人老不死的性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晚饭桌上,我们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谈笑风生,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可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平静,婆婆那股子气势必会卷土重来。

果然,晚上休息时,史文强又找上门来了。雨婷,这事闹的太难看了。你就听妈的话吧,让女儿姓赵也无伤大雅。

我斜了他一眼,你是不是也这么想的?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啊!

哎,你别这么说嘛。他一脸为难的模样,妈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我只是想着和和气气地过日子而已。

我冷笑一声,怎么,连个孩子的姓你也做不了主吗?那你当初把我娶过门做什么?就这点气节都没有?

史文强被我的话给噎住了,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我根本不想理会他,生气地躺回床上,背对着他就这么入睡了。

隔天,我起的很早,一个人在厨房做着早餐。心情很是沉重,昨晚的那些事像一座大山般压在心头。

不知过了多久,史文强打着哈欠走了进来。看到我,他有些惴惴不安,可能是怕我发另一次火。

行了,我们就不要再争吵了。我长叹一口气,女儿就姓赵吧,你随便了。

史文强楞了一下,随即神色黯然,对不起,都怪我做父亲的没用,连个姓都护持不了。

我摇摇头,没事,我理解你的苦衷。是我太过分了,我应该尊重你们的家庭。

可我们未来的孩子呢?他又问,你打算让他们都姓赵吗?

这个问题我是没想到的,一时语塞。史文强见我没作声,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厨房。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冰冷的早餐在眼前渐渐失去了温度。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是我的错吗?

孩子的啼哭声将我从沉思中拉了回来。我赶紧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快步走向女儿的房间。

乖啦乖啦,妈妈来了。我轻声哄着,把女儿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

她似乎被自己的啼哭声给惊醒了,此时正微微睁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助地望着我。我被她可怜兮兮的模样萌到了,连之前的烦恼都被抛在了脑后。

来,咱们去客厅坐坐。我抱着她走了出来,恰好看见史文强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嗨,你们可把我吓了一跳。他见到我们,连忙站了起来,脸上的愁容缓和了一些。

没事,就是宝贝儿醒了。我温和地说着,坐到了沙发上。史文强在我身旁坐了下来,眼神里满是温柔和歉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别说了。我制止了他,低下头亲吻着女儿的脸蛋,我们都有错,这件事已经说不清楚了。

史文强点点头,视线投向了我怀中的孩子,眼神彷徨无助。我们就这样一家三口陷入了沉默,只有孩子偶尔发出一两声咿呀学语的声音。

良久,史文强终于开了口:你说,她以后会怎么看我们呢?

你指什么?我被他的这个问题给问住了。

我的心突然被狠狠揪住了。是啊,我们现在的行为,会不会给孩子的成长带来阴影? 母亲是把双刃剑,一味地固步自封岂不是害了自己的孩子?

对不起宝贝,妈妈真是太自私了。我忍不住低声说,紧紧抱住了孩子,泪水再次在眼眶里打着转。

史文强显然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脸色无比难看。他伸手覆上我的手背,无声地安慰着我。

我用力闭了闭眼,将眼泪强行憋了回去。孩子睁着那双纯真的大眼睛注视着我,似乎看穿了我内心的痛苦。

宝贝,你就姓史吧。我再次亲吻着她,语气无比亲昵,史家的孩子,就该姓史才对。

史文强惊讶地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我回望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里重新注入了生机。

谢谢你,雨婷。他真诚地说,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当一个合格的男人和父亲。

我点了点头,眼角又开始泛起湿意。我们就这样相视而笑,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无稽之谈。

不知过了多久,婆婆的身影出现在了客厅门口。她看见我们三人温馨的场景,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下来。

哎,你们这两个年轻人。她走上前来,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要学会互相体谅啊,别总是自私自利的。

我和史文强都没作声,只是静静地听着。婆婆接着说:我当然也有错,对孩子的姓氏太过较真了。不过你们现在也意识到了问题,就好,就好。

说着,她拍了拍史文强的肩膀,文强啊,你可得当个好父亲,把孩子培养好。

我会的,妈。史文强郑重地说。

婆婆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而对上了我的视线。她的目光慈祥而温和,让我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亲切感。

雨婷,以后你们就好好过日子。她说着,捏了捏孩子的小脸蛋,别总是吵吵闹闹的,这可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我笑着点头,心中才醒悟过来:原来,婆婆也只是为了孩子好。这一场闹剧,我们所有人都是出于好意而一时糊涂罢了。

好,那就这么定了。婆婆拍了拍手,脸上扬起满意的笑容,咱们一家人就这么过下去,其乐融融的。

嗯。我和史文强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怀里的孩子也若有所察般,咯咯笑了两声。

时光飞逝,转眼间女儿就长大成人了。回想起那场改姓风波仿佛就在昨日。

那天之后,我们一家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珍惜彼此、体谅包容。婆婆完全改变了之前固执己见的态度,不再横加干涉,给了我们足够的空间。史文强也重拾了男人的气概,决心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至于我,则渐渐学会宽容人性,不再斤斤计较。

就这样,我们三代人的关系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女儿在这种和睦融洽的环境中茁壮成长,给家里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欢笑。

爸爸快看,是不是很漂亮?小时候的她总会拿着自己的蜡笔小画作献宝似的展示给我们看。

每次我们夸赞她,她都会开心得小脸通红,扭着腰肢做了一个鬼脸。婆婆见状就会大笑出声,伸手去捏她的小脸蛋。

哎呦好宝贝,真是越长越乖了!婆婆带着疼爱的语气说。

才不乖呢,我最讨厌啦!女儿立刻反驳,嘟着小嘴一本正经的模样逗得我们全家大笑不已。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们尽情地享受着天伦之乐,仿佛要将从前错过的时光一口气补回来。史文强经常在下班后就陪女儿玩游戏,两个人像两个小朋友一样无忧无虑。看着他们亲密无间的模样,我常常会被温馨的场景熨陷,连工作的疲惫也一扫而空。

雨婷,你看我们家宝贝多可爱!史文强总会这样开心地对我说。

我会点点头,心里涌起满满的幸福感。是啊,就是这种融洽的家庭气氛,才是我们一家人最大的财富。

女儿渐渐长大,我们的生活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婆婆年事已高,大部分时间只能呆在家里。不过她对女儿的宠爱却从未改变,常会偷偷把自己攒下的钱塞到女儿手里。

妈妈,您才七十多岁就给我零用钱了,下次我会孝顺您的!女儿有时会开玩笑说,把婆婆逗得哈哈大笑。

你啊,就是个小馋猫。婆婆会拿她没有办法,笑着去摸她的小脑袋。

看着她们俩幸福的样子,我和史文强就在一旁满怀欣慰地注视着。能有这般融洽的家庭氛围,真是再幸福不过了。

可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中女儿就步入了青春期。这段时期,她变得叛逆起来,常常对我们爆发负面情绪。

我讨厌你们全家!从来就没有人尊重我!她会对我们大喊大叫,眼神凶狠得就像一头小野兽。

我们被她这副模样吓到了,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史文强有几次想用严厉的语气来训斥她,却又怕伤害了她的自尊。至于我,只能祈祷她快点度过这个阵痛期。

宝贝,你就住口吧。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婆婆倒是泰然自若,每次都会这样安慰我们。

果然,就像婆婆所说的,不过几天女儿的叛逆情绪就烟消云散了。有一次,她甚至还主动向我们赔了不是。

对不起爸爸妈妈,对不起婆婆。那几天我太孩子气了。她低着头,语气里满是歉意。

没关系没关系,都是青春期的小女生嘛。我连忙宽慰她,把她拥入怀中。

史文强在一旁看着,眼神里满是宽容与理解。婆婆则笑眯眯地拍着女儿的肩膀。

就这么愣着干啥?还不快让婆婆我看看你最近涂的小指甲呢?

女儿被她的话给逗乐了,立马把手伸到婆婆面前炫耀起来。我们都被她这转瞬即逝的小性子给可爱到了,哄堂大笑。

就这样,我们又渡过了一个小插曲。随着女儿慢慢长大成熟,这种小矛盾少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更多令人骄傲的时刻。

女儿的一路成长,见证了我们家庭和睦程度的日益加深。现在想来,要是当初我们坚持一意孤行,固步自封的话,这份天伦之乐又怎会如此纯粹美好?

人生的道路往往充满艰难与曲折,就看我们是否有勇气面对它们了。一个家庭和睦与否,就看三代人是否有决心用爱与理解去包容彼此的缺点。只有坦诚相见、相互宽容,生命之花才能永放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