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狂飙》中,从墓地里发现大量现金的那一幕相信观众印象深刻。

都说小官巨贪,他们又借助职务便利大肆搜刮金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关于贪官的新闻已经屡见不鲜,但是这样戏剧性的一幕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在一对农民夫妇身上。

2011年5月13日的一天,在河南安阳的一个小县城,一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夫妻引起了巨大关注。

警察在这对夫妇的房子里发现了8000万现金,消息甫一出,震惊全国。

具体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呢?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一、出人意料的富豪

谁也想不到,这对在村里出了名的贫穷夫妇竟然是千万富豪。

邻居也非常惊愕,这对夫妇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贫穷,生活不济时甚至还向邻居借钱。

所以他们根本没法相信,他们根本瞧不上的邻居,平时勤俭节约,精打细算,衣着破烂的夫妇竟然坐拥上亿资产

甚至想不到这对夫妇是怎么赚到这些钱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警方来到他们家里时发现,在一间破旧的老屋,一对其貌不扬的两个人竟然一直睡在一张由8000万现金的铺就而成的床上

一张张的钞票就这样堆在破旧的老屋里,显得格外戏剧化。

这对夫妇是怎么从一贫如洗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为了千万富豪呢?

这得从他们的来历讲起。

二、贫穷夫妇的来历

这对农村夫妇最开始也都是普通人,男子叫李五只,女子叫崔燕云。

他们都是来自河南省安阳市韩家寨,世代以务农为生,

两人以前也是面朝黄土背朝天,靠着土地养活家庭,他们还有一双儿女,家庭也算过得融洽。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儿女渐渐成长,父母也逐渐疾病缠身。

家庭经济的重担逐渐让夫妻俩无法仅仅通过种地来维持家庭,迫不得已夫妻俩选择外出务工

李五只在安阳一家药店里找到药品销售的工作,而崔燕云由于家庭原因,只能放弃工作在家里照顾早已年迈的父母和正是花钱年纪的孩子。

其实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这样的生活再平常不过。

男的在外养家,女的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普通人的生活就是这样过下去的,按照这样的生活节奏,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也自给自足。

李五只凭借良好的口才和出色的工作能力也能赚到不少钱,虽然清贫,但也还算幸福。

因为销售岗位的性质,在与人交往中李五只也变得逐渐圆滑,心思也逐渐活泛起来。

在药店的工作让他也逐渐接触到了一些违禁药品,这样暴利而高薪的行业也让他逐渐沉沦,冒着巨大风险开始了他的违法之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不归路的开始—甲卡西酮

在做药品销售的时候,他注意到了一种违禁药品,即国家管制的精神类药品甲卡西酮。

这种药是由国家严格管控,需要医生的处方才能购买。

而药品销售恰好作为能够接触到这些药品的一类人,更是忍受着巨大的金钱诱惑。

在目睹了同事私自叛卖甲卡西酮的事情之后,他也终于忍不住诱惑堕入了深渊。

在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妻子之后,妻子的犹豫也并没有阻止李五只违法犯罪的想法,反而他开始劝说妻子崔燕云和他一起贩卖违禁药品。

妻子在面对贩卖甲卡西酮能够带来的高额利润下,可耻的心动了,从此他们走了这样一条违法犯罪的不归路。

四、甲卡西酮——违禁药品碰不得

甲卡西酮事实上就是俗称的丧尸药,某种程度上说是毒品的替代品,只要食用一点甲卡西酮后,服用者就会产生幻觉,十分兴奋,甚至两天两夜不睡觉。

过量者会产生恶心、呕吐的现象,对人的身体产生不可逆的伤害。

美国著名的“啃脸案”的源于患者过量服用甲卡西酮而产生,食用者百分之七十五的面部被毁。

这样一种药品万万不能在市场上随意售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在法律层面上,甲卡西酮也是作为毒品罪来论处的。

虽然甲卡西酮作为违禁药品以毒品来论处,但是却不像冰毒、海洛因那样得到毒品应有的“待遇”。

甲卡西酮作为工业溶剂和香料在工业生产环节中却可以合法合理的得到,甚至可以以极低的价格购买。

这也让李五只夫妇看到了背后巨大的商机,并为之铤而走险。

五、夫妻合伙找渠道开始贩毒

凭借这样的信息差,夫妻俩毅然辞职决定以药品公司的名义踏上了购买甲卡西酮的道路。

他们开始以购买工业原料MAK为由头以700元一公斤的价格向天津化工原料工厂购入大量MAK,利用这些工业原料大量提纯甲卡西酮。

同时又以一万四一公斤的价格专门贩卖给毒品上瘾的瘾君子,高得惊人的利润差让夫妻俩陷入了对金钱的狂热中。

从十万到一百万、到一千万,李五只夫妇生意越做越大。

但是由于一直顶着购买工业原料MAK的名义,让人们一度降低防备,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制毒贩毒公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六、夫妻合伙制毒

钱赚的越来越多的同时,夫妻俩开始不安现状。

他们希望不再受制于供货商,大量购买单一原料不仅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也会引起警方的怀疑。

他们希望能够自主控制出货量,构成制毒贩毒一体龙。

可仅凭他们两个人是无法制作这些工业原料的,虽然李五只之前从事药品销售行业,但是面对化工原料的制作,他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经过百般打听,他们找上了一直从事化工领域的袁某。

一开始袁某也和崔燕云一样,有过犹豫,但是面对李五只夫妇开出的高额薪资,袁某也没有抵住金钱的诱惑,最终和李五只夫妇同流合污。

七、钱越赚越多,日子越过越苦?

李五只夫妇的不义之财越来越多,但是短时间内,银行账户有如此多的金钱来往,极易引起警方怀疑。

夫妻俩害怕被警方查到金钱来源,于是他们将现金和买来的房子、车子都存在亲戚那里。

时间久了,夫妻俩又觉得亲戚不值得信任,害怕他们将他们的钱吞掉。

于是他们又买了两套房子专门用来存放现金,很快他们的房子存满了现金,一跃成为有钱人。

原本是可以大手大脚花钱的人,但是在认识李五只的村里人看来,李五只夫妇只是进城务工,再加上孩子和父母的家庭压力,仍然不是个富裕家庭,并不能过多好的生活。

而李五只夫妇为了避免引起人们的怀疑,只好保持和往常一样,省吃俭用,一分钱掰两半花。

因为他们将现金全部存在房子里,没有任何安保措施,他们开始害怕会有小偷注意到,来家里偷钱。

他们开始不敢出门,随时守在家里,甚至每天睡觉前都会检查一遍房子里的钱是否还在。

钱越赚越多,但是他们却不敢随便地花钱,这让夫妻俩的日子也是越过越苦。

直到警察发现他们之前,他们依然穿得破破烂烂,家徒四壁,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对贫穷的夫妇。

八、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李五只夫妇的贩毒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正义正在悄悄降临。

这还要说回李五只夫妇和袁某的制作甲卡西酮的矛盾。

在袁某成功制作出甲卡西酮之后,李五只夫妇自然十分高兴。

虽然提纯的甲卡西酮纯度较低,但是他们依然成功卖出了一批自己制作的甲卡西酮。

但是很快,客户就找上门来,说甲卡西酮纯度较低,要求降低价格。伴随着销量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低,他们决定停止自己制作甲卡西酮,又回过头找天津的制药工厂,自然而然,他们也解雇了袁某。

这让袁某十分不满,而袁某也成为了他们暴露的关键。

九、袁某落网

袁某被解雇后,由于见识过甲卡西酮的暴利,他转而开始自己制作甲卡西酮,自己出售

而袁某年轻气盛,并没有李五只夫妇那样谨慎又小心,很快便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安阳警方在摸清了袁某的制毒贩毒的动向之后,在他的制毒贩毒的地下厂果然抓住了正在制毒的袁某,证据确凿,袁某供认不讳。

随后,为了减轻量刑,袁某又向警方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那就是李五只夫妇贩毒一事。

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得到消息后,缉毒警方立刻于2011年3月4日成立专案组,专门摸排李五只夫妇的动向

掌握李五只夫妇犯罪证据,希望将他们一网打尽。

在跟踪了李五只夫妇一段时间后,了解到李五只夫妇4月份即将出手一批甲卡西酮,警方提前在他们的交易地点布局,成功抓获了李五只和其余买卖毒品交易人。

在李五只抓到之后,警察立刻开始追踪崔燕云的动向,终于在5月6日将崔燕云住的房子里将其抓获。

虽然崔燕云想要狡辩,但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伴随着崔燕云的落网,安阳警方终于成功破获了这起大型跨省贩毒制毒交易案。

在面对警察的质问和证据的指控下,李五只夫妇不得不交代了所有毒品的藏匿地点和现金存放地。

警察带着他们来到了的藏匿地点,谁也想不到,他们竟然将现金就放在他们村里那个四处破壁的老房子里。

警察一番查探后,发现了高达8000万元的现金,加上其余零零碎碎的存款,合计有1.5亿元之多,这是普通人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钱。

村里人也大为惊讶,这样一个老实不起眼的人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即使在贩毒的时候也没有发现异样,直到警察的到来,才揭露了李五只夫妇的真面目,村民一时间也难以接受。

据李五只夫妇自己讲述,他们自己也十分后悔。

最初不过是想要赚点小钱,改善家里人的生活,但是随着金钱的越来越多,他们的欲望也就越来越大。

也逐渐成为了他们头顶的一把利剑,惶惶不可终日。

小结

根据我国《刑法》,根据罪行情节,李五只被判处无期徒刑,崔燕云被判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罚金50万元

在面对金钱的诱惑,他们没有守住法律底线,最终这把剑还是落了下来。

因此,法律底线碰不得,不论什么时候,都要守住自己的本心。

不能让欲望支配自己,否则最终迎接你的就是无尽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