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李小宛,你别在这压我,你也别在这杠我,怎么的,你还要坐直升机,你那意思欺负我老头,没直升机呗,我告诉你,我没想要,我想要的话,那能没有吗?

大嫂一听老爷子听你这话,那就是不放人呗,我可告诉你,这事我在来之前已经查了一下,包括我把电话往上海这边打了打,我这边有好姐妹,事情我也了解清楚了,谁是谁错,那都明摆着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远的错只不过是说她下手狠了点,重了点,但是前提你别忘了,是你孙子崩了鹏哥,他要不把鹏哥崩了,后续的事能有吗?

所以老爷子我就问你放不放,你要不放我自个儿结去,我就不信我,我李小宛没有踏不平的门,黑子,上海是总公司的六扇门,一把叫上么?

这黑子就说了,老大,门主叫王永成行给他打电话,把人给我送过来,这话给老爷子气得小拐棍直颤抖,李小宛,你别太过分,老爷子,我哪过分了。

我可是看在您这一辈子也是为。

司建功立业的份上,我没有过多的跟你计较,是小远有错,没毛病,我给他带回四九城,严加管教,扔到六扇门里关个三个月半年,但是不能扔在上海,让你关着,我必须得带走。

黑子打电话,当时黑子就把电话给这上海六扇门的一把王永成打了过去,王永成这头也是一宿没睡觉,这一接通,喂,那位王永成,我李小宛,四九成来的,我亲哥叫李小泉,刘大远是我老公,我爹是谁?

还用给你捣鼓捣鼓吗?

包括我公公是谁,还捣鼓不?

这大嫂上来给王永成就是一顿输出,王永成也冒汗了,宛嫂,你放心,小远在我这儿,我好吃好喝的像爷一样供着,他绝对没有动弹。

这大嫂就说了,你不用管我叫宛嫂,我比你的岁数还小呢,只不过我的背景比你大一点,既然小远在你那挺好的,我就啥也不说了。

一会儿我派人去接小远,你把人给我送到飞机上,我们直接回京城,我亲自去找。

涛来审理这件事,整个一系列的话咕咕呱犹如机关枪打在了王永成的身上。

不是晚嫂啊,我这边属实有点为难,这大嫂就说了,王局,你难什么呀?

我听说你在这边干得很不错,回去我跟邢涛说一声,把你往四九城调一调,当个副手啥的多好啊,你看你是想往上升还是往下降,你自个合计合计,一会儿就不了15分钟的功夫,我直接坐着我的直升飞机去你的总局,我希望在我落地的那一刻,你把小远给我带出来。

别的呢,我就不多说了,毕竟我家有这个条件,你自己考虑考虑,这一说给这王永成整的也不知道要咋办了。

晚嫂这事呢,你最好跟老汪头谈一谈,你别跟我谈呢,我也无能为力,我职责所在,你让我怎么办呢?

王局,你的意思就是不放人,站在老汪头这一边是不是行?

黑子给邢涛打电话,让邢涛亲自跟你通话,亲自吩咐你把人放了。

一说这话,王永成也急眼了不是?

小婉,你这太欺负人了吧,我好歹是上海市总公司六扇门一把,我是属于政局,你这太欺负人了吧?

你就是把电话给你大哥李小全打过去,我也不怕。

这大嫂一听,哎呀,不提醒我,我还忘了呢,我这就给我大哥打个电话,让他派点人过来,你那个总公司一共有多少人在那把守着,我看派多少人过来能把小远抢出来。

这话给王勇成气的都无语了,王老爷子这边也是气得一个劲的大喘气,大嫂可不管,反正我是来救人的,只要能救出来咋都行。

说着抛出另一部电话就给李小全打了过去。

全哥这边也得知了消息,说他妹妹火急火燎地去上海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打第一遍的时候全哥也没有接,因为他已经猜到这肯定没好事,但是电话一个劲的响,全哥直接把电话关机了,晚嫂这边面子瞬间掉地下了,李小全,你给我等着,等我回去,我倒把那就告状去。

说完也瞅向了加代,加代你那帮兄弟。

在这吗?

代哥一听也不知道大嫂要干啥,大嫂都在这呢?

行,既然都在这儿,那就集合集合你这帮兄弟,直接到上海这个是总公司六扇门的去抢人,我也当一把大姐,晚把社会家的一听这话都毛愣了,不是大嫂,你让我带一帮社会人去干六扇门去,这行吗?

怎么不行啊,你放心,有我在,你们这帮兄弟没事怎么的?

你不相信你玩嫂的实力吗?

我告诉你,我小时候打架从来没输过,你知道吗?

我其实大学都没上完,老打架让老师劝退了,后来我29岁了才嫁出去的,知道为啥吗?

因为没有人不怕我的。

加的一听也是咽了一口大唾沫,行,大嫂,有你这句话我也放心了。

随后加代也开始打电话了。

而鹏哥在门口站着呢,他也没吱声,也没阻拦,鹏哥也是必须得到最后的时候才得出来,包括马三兜里揣那张牌,那都得是到那个时候才能出来的。

就这样,晚嫂在赵加代这帮人开着私人飞机直奔这总公司了,而这头六扇门听到大鸟在空中盘旋,这也向上边报告了。

紧接着王永成也没办法,只能带人出来迎接了。

你好,你就是李小宛呢?

对呀,我叫李小宛,怎么的,我现在都到这了,那刘正远呢?

这王永成就说了,小宛呢,刘正远我放不了你,别说你开一架私人飞机来的,你就是开10架,你就是整100架在我这上空盘旋,刘正远我也不能放的。

大嫂一听这话,也是说道,王局,那你的意思就是跟着汪老爷子穿一条裤子呗,小碗,我不是跟他穿一条裤子,我是职责所在,你这么的小碗,你先到屋里坐一会,然后你把老爷子找来我这边问一下,看看他孙子汪锦城到底死没死,然后刘正远这个事才能解决。

话音刚落,左帅带了一帮兄弟也到了这总公司,姑姑的开了二十来台车。

当时王永成一瞅加代,这是你的人呢,干什么?

要造反吗?

加代没有吱声,大嫂就说了,是我让他们来的,我合计着,如果你要不放人,我就让我这帮兄弟打进来,如果打不过的话,我就给这个上海市总公司地上跑的一把,我欧阳叔叔打电话,我也不找我大哥李小全了,他不接我电话,我回去自然会收拾他的,说白了,我回去一句话就能给李小拉下来,因为我李小宛就有这个实力。

这话给王永成整。

子也冒汗了,行那啥,你到里边待一会儿,我去一趟医院,我亲自看一下汪景成到底啥样的,然后我再给你这边答复,或者我把汪老爷拉过来。

大嫂一听,行,我也不为难你,你去吧,快去快回,因为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耐心。

王永成点了点头,随后这一脱身,直接就开自己专属座驾赶到市中心医院去找汪老爷子去了。

在半路上,爹把电话给汪老爷子打了过去,喂,老爷子,我这边扛不住了,马上就要放人了,我现在说是去医院找你,但是我拖不了多长时间了,你赶紧给我回复一下,你到底背后有没有更大的勺子,如果有的话,我这边肯定是不会放人的,如果没有的话,你也别让我为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老爷子一听,也瞅了瞅他的孙子汪景诚,此时的汪景诚也睁眼了,爷,我感觉我活不长了,你得替我报仇啊,孙子,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这刘正远好过的。

随后跟电话那头的王永成说道,用成。

了,我孙子醒了,但具体他是好还是不好,这个我说不清,你也放心,有我在,你绝对会没事,我会拿命保你这个职位,不是老爷子,我害怕呀,你怕什么呀?

你就说汪谨承下了3次病危通知书,马上要要不行了,如果李小宛这边敢动手,你就给他拿下什么让我抓李小宛不是我不敢呢,怎么不敢了?

他擅闯六扇门,你就有权利去抓他,有问题吗?

行了,别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看着办。

随后电话一挂,王永成也没招了,只能先这么拖着了,他也不敢回去,而这头的大嫂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回来,这也等麻烦了,再次把电话给王永成给打过去了,已经显示关机了,这也彻底把李小宛给惹炸毛了,这他妈的不把我当傻子耍呢吗?

说着就瞅向了屋里的小捕快,给你们老大打电话,让他回来,听见没有,对面就说了,不好意思,我们领导他不回来,自然有他不回的原因,请你耐心等待。

大嫂就。

可说道,我等他个鸡毛啊,既然他不回来,我不可能说带一帮社会人真给你们六扇门,门给砸了,给这样就说给加代他们找麻烦了。

但是我李小宛告诉你们,刘正远,我一定会救出来的。

加代,你打听一下,看看小远被关哪了?

大嫂,我不知道远哥被关在哪里了,而此时的远哥却没有关在这总公司,而是被运到了一个小黑屋,里边就有一盏灯,有床有厕所,跟囚禁没啥区别。

这远哥就一个劲地喊道,你给我关这儿来干什么?

赶紧把我下放,我要去找大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