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地时间4月13日,在美国内华达州帕拉代斯的“T-Mobile 竞技场”的后台,出现了有趣的一幕。“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华裔妻子普莉希拉·陈,正在给爱尔兰的UFC选手卡勒姆·沃尔什(Callum walsh)的脸上涂凡士林膏。

这原本是UFC的专业护理师(Cutman)才有权做的事情,在业内应该算是较为“神圣”的一个行为了,但身为圈外人士的普莉希拉·陈却被允许的,可见她当天被当成了贵宾,不过也不算是特别违和,毕竟她也是经历过儿科医生的培训的,尽管后来没有上岗从业。

作为UFC爱好者的扎克伯格,当天喜气洋洋地带着爱妻到“T-Mobile 竞技场”,观看在那里举行的“UFC300”的比赛。

走在路上的“小卷发”轻而易举地就被认了出来,毕竟队伍身后的队伍也是挺庞大的,就连结婚10多年的妻子也走在了侧后方。虽说佩戴着太阳镜的普莉希拉·陈看着低调,但显然她当天是要放飞一下的,衣领都开到了肚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和一些女士考虑到自己的穿衣,需要防护一下所不同的是,也许是被允许给沃尔什涂凡士林太兴奋了,在开始行动前,普莉希拉·陈除了夸张地大喊“我太紧张”了之外,并没有把手放在胸前,倒还真是大大方方的。

普莉希拉·陈把自己为沃尔什涂凡士林的短视频分享到了社交媒体账号上,很多粉丝被她的罕见的放飞自我所吸引了,为此有评论称“她对自己很有信心”。

当她保持紧张情绪,开始准备为沃尔什涂凡士林时,身旁的扎克伯格和另一位女士全都笑得合不拢嘴,就好像是见到了多么有趣的画面似的。

据悉,在比赛前给脸部以及其他可能受到撞击的部位涂抹凡士林,会使皮肤更有弹性以及光滑,从而不易受伤。

不过涂抹多了也不好,因为在打斗过程中,凡士林很可能会沾到对手的手套上,当对手再打回来时极有可能会进入眼睛里。

在认真工作完之后,普莉希拉·陈和沃尔什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表示他们合作愉快。

当天沃尔什没有比赛,这也是他为何可以让非专业人士为自己涂抹凡士林的原因,若是真要上场的话,怕他是不会有这般闲心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普莉希拉·陈做培训的,是UFC中颇有名气的护理师布拉德·泰特 (Brad Tate),他先是模拟地示范了一遍,然后才让普莉希拉·陈上手,但扎克伯格的爱妻仍然称自己太紧张了,好在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

比赛开始前,扎克伯格还跟格鲁吉亚选手梅拉布·德瓦利什维利(Merab Dvalishvili)来了一场合影。据悉,扎克伯格的腿已经有所恢复了,可以开始做一些力量训练了,不过想要重返“八角笼”,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