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远哥穿了一身的病号服,也没洗脸,胡子拉碴的跟个精神病似的,众人看了也是心里贼不得劲,但是也没有说啥,就这样经过长途跋涉之候,马上要进京城的时,远哥这边也给大嫂打过去了电话,这也是想打听打听那杨老头有没有找他大哥,喂,大嫂知道我大哥在哪?

不,我马上要回京城呢,这大嫂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小远呢,怎么了?

找你大哥干啥?

是不是又打架了?

没事你就跟我说就得了。

远哥一听也是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啥,老杨头你认识吗?

我认识怎么了?

你把他家里人给打了呀?

没事儿,你回来吧,有我在,她不敢抓你大嫂那啥,我怕我大哥知道这事儿,他会打我。

小远,她打你干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都40多岁了,怎么的,这事很严重了?

那我问你站立不站立吧,大嫂,这事肯定是站立的,行,只要站立,咱们就不怕你回来吧?

就这样,电话一挂,大嫂也是一摆手,黑子你去查一查,这老杨头现在干啥呢?

是不是找了什么人?

我这边好做好准备,毕竟这老杨头可不是一般的主。

黑子一听也打听去了,不一会儿的功夫,这黑子就回来了,说这老头子长城饭店订了桌,应该是要谈这事,我也打听了,他儿子没有在京城。

大嫂一听这话,行,这就好办了。

而这头的远哥他们开车也是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直奔加代的八福酒楼,等到了门口以后,狄经理也是亲自迎接,第一句话就说道,大哥们一路辛苦了,楼上202包间已经准备好,先吃点饭吧。

这几位大哥也下车了。

而就在此时,叮铃铃的一响,远哥一看是这杨老头打的,这也接通了。

随后这杨老头也表示道,你们回来了是吧?

那就晚上6点来这长城饭店,咱们把这事情好好解决一下。

远哥一听,他也没。

不答应,也没有不答应,紧接着电话挂了之候,远哥带着大志就走了,也不知道干啥去了,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马上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点的时候,老杨头也是让赵秘书去长城饭店先看看人到了没有,他必须把自己的段位提上去,让这些人来等他,而不是自己去了之后等他们。

就这样赵秘书开车先来到了长城饭店,那服务员就表示的,我们的厨师都已经准备好了,专门为杨老爷子服务,不过现在一个人也没到呢。

赵秘书一听什么,一个人也没来,走,开车去加代的八府酒楼。

随后这赵秘书带着两个保镖就赶了过来,这一下车门口的站的迎宾说的不好意思了,今天不营业,这赵秘书就说到营不营业我不管,我要找你们8副酒楼的老板加代,他在不在楼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一说这话,这赵秘书也是挺生气的,既然不知道,那就给我让开,我要上面。

去找,说着就被这保镖使了一个眼神,那保镖上去就把这女服务员给扒拉到一边去了,而这女服务员一看,也是大声的喊到,狄姐,狄姐,有人来闹事了。

这一喊,狄经理也听到了声音,放下账本也出来了,你们是谁呀?

这八副酒楼是你们说能闯就能闯的吗?

当时这赵秘书就把证件亮了出来,看见我这证件没有?

狄经理这一瞅,也知道他是谁的人们,那你请进什么请进啊,我压根就不想进你这地方,我就问你,那大治、刘正远他们什么时候过去?

还让我一个堂堂的秘书来请他们事部还有加代在这吗?

把加代先给我叫出来,我看他到底想怎么的。

狄经理一听,不好意思了,赵秘书,什么玩意?

不好意思,你能不能给我叫出来?

叫不出来,我亲自让人上去给他薅下来。

小迪一听这话,啪,他把手一挡,给你脸了是不?

你不就是一个秘书吗?

我告诉你,这是我们的酒楼,让你进你就进,不让你进。

你就在外边给我撅子,明白吗?

这赵秘书一听都瞪眼睛了,因为从来没有在他身上发生过这样的事,他身为老爷的秘书,到哪都是受到尊重的,现在居然被一个酒楼的经理给骂了,心里也是相当的不得劲,小丫头片子你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就能把你们这八府酒楼给封了。

这地经理一听嘲讽的笑道,就你哼,不是我看不起你,说白了你不就是一条狗吗?

还不是靠着你家主人有权有势才敢汪汪别人有本事你别当这秘书,你看你好使不?

这一队给这一个文化人都对得哑口无言了,你你你你你行了,别你你你,你在这好好给我撅着,我给我们老板打电话让她下来,说着也拿出来电话。

而这边的赵秘书也是非常的生气,旁边的保镖就说了,赵秘书,她不就是一个女的吗?

看我的。

说着上去一脚就踢飞了狄经理的电话,紧接着上手就拽住了李经理的脖领子,直接给他来。

这个过肩摔,而狄经理反应过来之后,他也是跟我和尚学过几招的,当时右手这一只直接安稳落地了,而此时赵秘书上去也给小迪来了一巴掌,跟我斗,你还嫩着点。

话音刚落,一个大飞角从二楼的楼梯就飞了过来,直接踹到了这赵秘书的身上,给这赵秘书踹出了两米之远。

踹人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小杭姐,你没事吧?

当时狄经理一看也抓脑袋了,不是小杭,你听姐说先别动手呢,下一句还没说出来,对面的两个保镖见状,你们敢动手?

行,你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着直接冲了过来,白小航一看也赢了,上去叮当五四的就干在了一起。

小迪这一瞅,这也没招了,当时也加入了战斗,没一会的功夫就把这两个保镖给打趴下了,把这个赵秘书也吓坏了,赶紧掏出电话就要给老爷子打过去了。

小弟一看也过来揪住了他的脖领子,你不是要找我代哥吗?

什么电话呀,来,你等着,我问问我们老板见不见你。

说着掏出电话就给加代拨了过去,问,大哥,杨老爷子的秘书过来了,见他不?

此时的加代就在楼上的办公室呢,这一听怎么的,杨老爷子的秘书过来了,行,你让他在下面等着,我马上下去。

加代也不知道下面已经打起来了,当时下楼之后也挺吃惊的,不过还是强装着镇定,把这赵秘书的眼镜给他正了正,你就是赵秘书,这赵秘书也是气愤的说道,对,我就是杨老爷子的秘书加代,要加代,你怎么能这么狂呢?

我告诉你,我们家老爷子在长城饭店等着呢。

我就问你去不去?

加代一听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单独去,要不然指定的死在那。

当时也是说道,你不是还得叫我远哥还有志哥去吗?

我打个电话把他们叫过来,说着也拿起了电话,直接给志哥拨了过去,喂,志哥,你去哪儿了?

这杨老爷子的秘书,请咱们。

来了是吗?

小代,行,那你让他等我5分钟,我马上就到了。

电话一挂,没一会儿的功夫,开了一辆小车就停在了巴府酒楼的门口,这一进来就喊道,怎么的,老头已经到了饭店了呀。

当时这赵秘书也站了起来,依旧是大志吧,那刘正远呢,怎么没有一起过来?

这大志也是说到刘正远在楼上呢,我请不下来,毕竟在京城,人家大哥大嫂还有人加代爹都在这儿呢,人脉关系啥的都挺好,我真的请不动,还是你去请吧。

这找秘书一合计,我必须把他们仨都带到这长城饭店去,要不我怎么跟老爷子交代,他也怕丢人,行,我跟你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后这大志就在这找秘书,就往保利大厦开去。

毋庸置疑,这远哥肯定是在勇哥这边呢,而那勇哥还不知道发生啥事了,这远哥只是说道,小勇啊,我想喝点白酒,你下去给我买点吧,不是远哥,我怎么发现你一来我这就感觉有大。

事要发生呢,还让我去买酒,那躺在沙发上的那两个兄弟不能去吗?

远哥也是说道,他们俩不是睡着了吗?

你就去吧,一回家大爷就来了。

勇哥一听这话也没招了,行吧,谁让你比我大呢。

随后转身就下楼了。

勇哥走的是楼梯,并没有坐电梯,此时加代他们也到位了,坐着电梯就往楼上走,叮咚一想,众人也从电梯里出来了。

等到了勇哥的门口以后,大志也是说到刘正远就在里面呢,这赵秘书一听是吗?

当当当的就开始敲门了,刘正远,你给我出来,赶紧跟我去见我们家老爷子。

当时远哥在屋里悠闲着嗑着瓜子呢,这也是说道,我不开,有本事你就进来,只要你能进得来,我就跟你走。

这一说,门外的大志也是有着跟着赵秘书说道,听见没,我说我请不动了吧,就是这么句,要不然你就让你旁边这保镖把他这门框给他拆了,然后进去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

拿着家伙,是给他一支他指定的去这赵秘书一听,虽然这是个损招,但是看了看表,马上就要到点了,要不去的话老爷子指定的生气,当时就给后边的保镖使了一个眼神,去把这锁给我崩开。

这保镖也是挺听话的,掏出家务事照着门锁崩的一下就崩了过去,他这也是不能乱崩人的,必须受到人身威胁之后才可以崩,这崩锁倒是无所谓,紧接着门锁被崩开以后,哐哧一下,门也被踹开,远哥这一瞅也没有害怕,只是说的,来来来,进来喝点吧,别着急,我这也是最后一餐了,还不让我自由自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