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涛在食堂一角的自习区工作

4月10日,在西安某所民办高校内,红星新闻记者见到了陈涛。围绕在他身上的标签很多,“985硕士”“前南方周末记者”“公关人”“外卖员”“摆地摊”到如今的高校教师。他在网络上引起热议的原因在于这些标签,但更重要的是这些标签同时在他身上出现后的反差感。

陈涛承认这种反差让他目前获得极大关注,但他表示最开始发视频并不是为了走红,更多的是希望得到他人共鸣。但随着视频在网上引起热议,当晚陈涛便开了直播,而那晚直播收益直接填补了他当月房租的窟窿,以后的日子陈涛也逐渐接受这种被关注的感觉。

媒体人的烙印在他身上挥之不去,即使是爆火的那条视频,他陈述时也在用记者写稿时的修辞手法。如今身处高校的陈涛,回顾当年从南方周末辞职,他表示并不是太后悔。陈涛感谢经年的工作阅历让自己逐渐成熟,“没有原来那么任性了,如果没有特别无法忍受的事,我可能就不会辞职。”

爆火的当晚:

各种情绪积压到快崩溃

去年3月26日,陈涛在北京接到了远在四川的母亲电话:“你在北京找不到工作就回成都吧,至少有个落脚点,吃住都能在你哥那儿。”而房东当天也在电话那头催促着陈涛交房租,见无效后便索性直接下楼“咚咚咚”敲门。

“晚上骑着电动车出去转了一圈,一单都没抢到。我那几天还投简历,实习生都应聘不上,想去当道士还有年龄限制。”所有的负面情绪积压在陈涛身上,他将租的外卖车退还后骑着共享单车回出租屋,平时几个油门就到家的路程此刻却异常难走,如同他此刻的人生道路一样步履艰难。

陈涛回到家后晚饭也不吃,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情绪接近崩溃的他起床拍了那条视频。“我在视频讲话的时候好像又保持了一定的理智,甚至还运用了一些表现手法。”媒体人的烙印在此刻展现,视频中他说投的简历98.75%都石沉大海。“其实我没算,这是一个修辞手法,我故意加进去的,是我之前写稿时独有的一种表现手法,甚至还有点反讽。”

第二天,陈涛依旧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晚上刷手机时突然发现那条视频评论越来越多了。“5分钟之内,就有一百多条评论。”多年媒体生涯培养出的敏感性让陈涛感觉自己要火了!在留言有几百条时,陈涛更加肯定火爆是必然的,索性开启了手机直播。因为当时的留言他靠文字回复不过来了。

当晚,一大批网友涌进了陈涛的直播间,流量最高时接近30万人观看,在互联网公司待过的他,深谙“流量可以变现”的道理。第一晚直播收益提现后有3000多元,这让他有钱交房租了。陈涛的现状开始被更多人知道,熟识他的人陆续联系他,有的提建议,有的关心身体。“前同事、朋友、亲戚、很多年不联系的老同学都找过来,大部分还是比较关心我的。”4月份,陈涛便彻底辞了外卖员的工作,结束了自己的北漂生活。

▲陈涛和其他外卖员一起等商家出餐

成都的日子:

生活中调整自己精神状态

陈涛最终听从了不少人建议回到成都,但周围太多人给他提建议让他难以招架,另一方面他也去了不少面试,其中一些不合适的陈涛主动做了放弃,他还做了一些比如参与拍摄纪录片、摆地摊之类的工作。他在被各方拉扯,但又试图挣脱,想要随着自己的意愿而生活。最终家人看不下去,让他回绵阳老家开了一次庄严且正式的家庭会议。

参会的人有陈涛母亲、小姨、表妹、表妹夫等十几位成员,会议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晚饭,晚饭结束后又重新开始。在这次会议中,家人在纸上给他列了十个工作机会,参会人员讨论哪些是靠谱的,哪些又是不用考虑的。最终留下了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四川本省的民办高校当老师,另一个是去陈涛多年的好友那里参与纪录片的拍摄工作。

但是陈涛向多所高校投递了简历之后发现,“待遇好差课又多,他们不要我,我还有点不想去,就觉得还不如写稿、做兼职更自由一些。”但最终陈涛还是前往好友的纪录片工作室帮衬了一段时间。“在那挣了大概几万块钱,然后大部分时候还是闲着,我去年看的书还挺多的,至少超过50本。”

从绵阳回到成都后,陈涛又“零成本”的摆起了水果摊,因为水果全是从他哥那里拿的,如果每天卖不完还会送还回去。他在水果摊前架起手机,身后则是卖蔬菜的大妈,左手边车流不息,右手边行人匆匆。卖菜的大妈和他人“摆龙门阵”,陈涛则对着手机讲起了《道德经》。在谈到“道不同不相为谋”时,身边的行人背身走过,强烈的对比感让网友发出评论“姜子牙摆摊,大妈看呆了”。

成都慵懒的生活气息让陈涛感到一丝惬意,精神状态和过去完全不一样,比之前要自信很多,而且挣脱了走红之后身上“标签”的枷锁。“以前会不自觉的内耗,不仅被外界PUA,还比较看重外在的一些意见或者标签。很多人都说985毕业生就应该怎么样,资深记者就应该怎么样,但问题是哪有那么多应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3年6月,陈涛在成都参加一场分享会

工作在西安:

希望言传身教给学生实用技能

今年1月20日,陈涛收到了西安本地一家民办高校的面试邀请。其实这所高校在去年就已经注意到他,双方曾有过短暂的接触,但考虑到陈涛当时在互联网上的境遇,校方一时踌躇不定。2023年年底,双方再次就工作的事情进行沟通,最终敲定今年1月份前面试。“我当时的心态就是过来面试,顺便来西安玩玩,看看兵马俑。”对于是否要留下,陈涛尚未决定。

虽然是民办高校,但是面试程序仍然严格和复杂。面试的试讲阶段,校方着重问了他工作经历和新闻学科的看法,在陈涛看来面试流程十分专业。民办高校注重实用人才的培养,校方看中陈涛多年的媒体经历,认为他能在实操层面上教会学生更多知识,双方的想法再次不谋而合。“我虽然天天讲大道理,天天书呆子,但我特别愿意教学生实际操作层面的内容。怎么写稿?怎么做选题?怎么在网上找选题?要把理论和实操具体结合。”

在等待面试的结果时,陈涛周游在西安这座城市,他看了兵马俑,逛了青龙寺,会感叹西安历史文化气息浓郁,也抱怨陕西历史博物馆的票真的很难预约。等待的过程陈涛得到了面试通过的消息,思量再三他决定留下。但是由于新学期的课表已经排满,陈涛只能参与培训和听课,学习教学方法论,如何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得知陈涛找到了这份稳定工作后,家人也比较支持,毕竟人生能有几个四十年?即将年满四十岁的他,终于有些稳定的曙光。

39岁的陈涛行走在郁郁葱葱的大学校园里,他感觉自己好像也年轻了几岁。不用授课的日子,他整日泡在图书馆内,思考着未来在课堂上如何更好的让学生听得进去。“新闻这门学科非常讲究案例,如何引起学生兴趣而又不多度沉溺于新闻故事?怎样把理论和案例相结合?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让他们多参与实习。”

早些年陈涛在民办高校做过专升本的教师,这次重回高校仍有他不适应的地方。“都大学生了还有这么多作业。”陈涛惊讶于时代给高校教育所带来的变化,但是他又顺从地跟在这些变化之后。“整体上适应但还是有点不同,但这恰恰是我要做的,我希望带给学生实用的知识,希望他们有自由发散的思维,去多看书,去多了解这个世界。”

未来的规划:

尝试考虑过但又不是很清楚

古人常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陈涛认为自己没有做到不惑,甚至还不确定自己“立”了没有。他时常想到刚毕业的自己,带着理想主义情怀一心想要去北京的大媒体。年轻的他踏进北上的列车,只随身带了两本书,一本是李海鹏的《大地孤独闪光》,一本是阿乙的《灰故事》。陈涛也会感慨一些前媒体同事抓住互联网风口,转型做了公关职级达到P8,年薪到手30万元。

过去的天马行空和对未来的没有规划,陈涛现在看来确实曾经目光短视,他承认很多时候自己是走一步看一步。“其实就是我有时候干久了,感觉有点不耐烦。有时候不想上班,但有时又特别想上班,可上了班又特别烦。”

这种性格上的缺点和在内耗中的恶性循环,让过去的陈涛对未来的生活难以做出长远规划,连陈涛大学的老师都已经把他当成没职业规划的典型,来教学弟学妹了。但现在他开始变得成熟,个性也逐渐收敛。“总算对未来有些规划,但是还没有规划清楚。”

“所有的经历加起来,成为了现在的自己,虽然我感觉现在成熟许多,但是很多单纯的东西还在。”过去对新闻理想如今转成了在教育界所期望实现的抱负,陈涛希望自己目前的工作能够稳定下来,从而做出自己的成就。“但是我也不怕不稳定,因为这个时代就是不稳定的。”

对于未来,这个站在40岁关口的男人依然“本性难移”,他没有太大的设想和设限,觉得反正有口饭吃不饿死,有事情做就可以。可是进了高校他也是被环境推着走的人,看到身边的教师都是博士起步,他自己感觉压力很大,也会考虑要不要未来念个博士。“既来之则安之,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好,把自己做好就OK了。”

红星新闻记者 罗梦婕 实习记者 钟梦哲

编辑 潘莉 责编 魏孔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