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我们老家,年轻人的谋生方式不是外出打工,就是创业。

打工,是替别人赚钱,相比创业要轻松些。但只能勉强维持生活,一年到头攒不下多少钱。

倒不如趁年轻,出去拼一把。混得好,下辈子不愁;混不好,也没关系。反正生来一无所有,也不怕失去。

我和老公商量了一下,决定选择后者。

女儿一岁,我把她交给婆婆带,自己则跟着老公一起去广州创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时光荏苒,一晃儿女儿三岁了,到该上幼儿园的年纪。

周一上午,我在会议室忙着给业务员开会,兜里的手机一直响。我掏出来一看是婆婆,便先挂了电话。

会议结束,我赶紧给婆婆回电话:妈,刚才我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您打电话来,是有啥事吗?

电话那头的婆婆顿了顿,随后慢条斯理道:菊英,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不,橙橙马上要上幼儿园了嘛。

我听我们村的老太太说,小朋友上幼儿园,不仅要做手工作业,还有好多活动需要家长参与。我岁数大了,眼睛不好使,还不识字,怕是带不了橙橙啊。我跟你说这事儿,是想让你物色个人来接替我。

是啊,婆婆的话在理。上幼儿园的确需要家长参加活动啥的。婆婆不识字,辅导橙橙自然是不行。

“妈,这事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我宽慰婆婆道。

3

挂了电话,我犯难地揉了揉太阳穴,起身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我和老公天天忙得脚不沾地,现在要是把女儿接到身边来,我俩压根儿没空管她。而且接过来,换个环境,她未必能适应。

既会做手工、识字,还能参加幼儿园活动。

那到底找谁好呢?

我们那儿出去创业的,孩子不是爷爷奶奶带,就是外公外婆带,亦或者是交给亲戚带。

这时,我的脑袋中闪过一个人,弟媳连云。

连云话不多,温柔体贴,很有责任心。女儿刚好要去市区上幼儿园。而她在市区的一所小学当音乐老师。

这样一来,不管是带女儿,还是应付女儿幼儿园的作业和活动,肯定能比婆婆来的得心应手。

她儿子旭旭比我女儿大两岁。两人是同年龄段,相处起来也不会太费劲。

不得不说,弟媳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人选。虽然我们是亲戚,但是毕竟是帮别人带孩子,多少会劳心费力,也不知道人愿不愿意。

光脑袋想没用,还是得亲自问一下她才行。

于是,我便给弟媳打去电话,开门见山道: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再过三个月,橙橙要上幼儿园了。我婆婆不识字,体力有限,带不了她。

我寻思着你家在市区,你又是老师。想问一下你,我想把橙橙寄养在你家,可以吗?当然橙橙平时的一切花销由我来,外加每月给你4000。

连云不假思索地回答:姐,没问题。一家人谈什么钱嘛。明天我就去乡下接她。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橙橙的。

没想到弟媳竟然答应得如此爽快。我心里说不出的感动:谢谢你,弟妹。你可帮我大忙了。哎呀,亲兄弟明算账。这是辛苦费,应该给的。

就这样,女儿住进了连云家。

4

我怕女儿不习惯,天天晚上打她的电话手表,和她说说话。

前一周女儿不哭不闹,偶尔会嘟着小嘴问我:妈妈,你什么时候陪我玩啊?

孩子太小,和她解释太多也没用,我便打哈哈搪塞过去。

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女儿开始哭闹,每次打电话都不肯挂,一定要看着我才肯睡。

我以为是孩子换个人还没适应过来,也就没放心上。

直到一天中午,连云打我电话:姐,你回来一趟吧。橙橙把旭旭的额头打破了。

虽然我和女儿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据我对她的了解,她不是暴脾气性,更不会动不动就打人。

莫非是发生什么大事了?我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买了最快的飞机票,火急火燎地赶到连云家。一进门,连云抱着她那哇哇大哭的儿子。女儿双手捏着衣服下摆。

她一见到我,眼泪汪汪地跑过来。我立即半蹲下身子,顺势一把抱住她,又摸了摸她头。

不摸还好,一摸让人崩溃。女儿头上满是肿起的大大小小的包。

天啊,这是什么情况?我的心都快碎了,便赶紧扒开女儿头发查看,的确是包。

此时的我内心气得翻江倒海,但碍于亲戚,强装镇定地质问连云:弟妹,你电话里说橙橙打旭旭,发生什么事了?

连云一脸严肃,抬起她儿子的脸:没错,就是橙橙打旭旭。你看看他这额头上的口子。姐,也不知道你婆婆是怎么教育橙橙的,竟然会打人。

我快步走上前,凑近一瞧,就破了点皮而已。和我女儿头上的包一比,简直大巫见小巫。

看来连云家是不能再住下去了,但是事情的真相一定要搞清楚。

5

我折返回去,拉起女儿的手,想走过去让连云好好看看她头上的包。没想到女儿不但不愿意过去,反而拼命往后退。

没办法,我只能冲连云招招手:弟妹,你过来看看橙橙的头,全是包。这是怎么回事?

连云眼神躲闪,支支吾吾道:这,我哪知道啊。姐,我家旭旭的额头都破了,他以后可是要娶媳妇的。要不这样,姐你给我2000,我带他去看医生。这事就算过去了。

就连云这副极度不自然的表情,心中必定有鬼。

到底是谁打谁还不一定呢。凭啥让我出2000啊?再说我的钱,也不是刮大风来的。

我瞥了一眼对面墙上,指了指摄像头:弟妹,要让我出医药费也可以。口说无凭,总得拿出证据来吧。调你家监控,一看便知晓。

估计连云自己都忘了有摄像头,她脸上露出肉眼可见的慌张:监控有……有什么好看的。看不看,都是橙橙打旭旭。这钱必须得给我!

我冷笑一声,双手抱胸:这钱给谁还不一定呢。不见监控,一毛你都别想得到。随即我打电话给我婆婆,让她来这儿把孩子带回去。

婆婆一来,得知孙女头上起了包,气得她像发疯似的,冲过去死死把连云按在地上:你老实点,报手机密码。连云拗不过婆婆,只好乖乖说出密码。

婆婆又转身大喊道:菊英,快去看监控。

我赶紧拿起桌上的手机,捂着嘴,看完了监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

原来是连云的儿子抓了花盆里的鹅卵石,把我女儿推倒到沙发上,坐在她身上打她的头。女儿在下面不停地扑腾、哭喊。

后面的视频我实在看不下去,也不想在看。我强忍着痛走过去,让婆婆起来,顺便给了连云几巴掌,噙着泪怒吼道:连云,我待你不薄。

这就是你答应我的,会好好照顾橙橙。你明明都听到橙橙哭喊声,为什么躲在房间,不出来阻止?你现在还好意思倒打一耙,让我赔钱?

连云眼睛一红:什么,你待我不薄?这是我应得的!同是女人,凭什么你这么好命,嫁一个好老公,而我却嫁给你弟这个每天不着家的街溜子。他家里什么都不管,就只会管我要钱。

菊英,我是被你们一家人骗了。我要2000,多了吗?远远不够,都是你们欠我的!

我瞬间愣住。

此刻的连云陌生且偏执,好像以前的温柔善良是装的。没想到她是因为嫉妒,才这么对待女儿的。

7

直觉告诉我不对劲。立马捞起女儿的衣袖,两条胳膊上都是掐的乌青。

刹那间,脑袋嗡嗡作响,我拉着女儿的手,冷冷道:连云,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要来往了。你儿子打橙橙这事,我也不做追究。希望你好自为之。

还有我们一家人没骗你,更没亏待你。当年你和我弟自由恋爱。后来你怀孕了,我爸妈怕你被人说闲话,赶快给你俩张罗婚事,将你娶进门。

你过门后,我弟亲力亲为地照顾你。不管你要什么,只要说出来,他都尽量满足。

我弟一直以来让我们保密。但事到如今,我要说出来。我弟之所以会这么对你,是因为他知道旭旭不是他儿子,而是你初恋的。

被我揭穿后,连云听后嘴巴微张,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带着婆婆和女儿一起回家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放心把女儿交给别人带。干脆带她回广州公司。我宁可自己辛苦点带她,也不想孩子再受罪。

这次事情,也给我狠狠地上了一课: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怕是最亲的人,有时候都不可信。孩子,还是自己带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