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什么人敢劫货,刚子的分析完全正确。但是刚子和徐刚、加代沟通时,却没有拿出应有的态度和运用合适的方法。电话里,加代说:“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了。实话告诉你,老夏都跟我说了。”刚子说:“这不老夏给发货了吗,半路上十辆货车被人抢了。我想问问,这事......”没等刚子问出口,加代说道:“我干的。”刚子一下愣住了,大昌一摆手,“展示吧,二少,刚哥。”刚哥电话里问,“什么意思?你抢那干什么,我怎么听不没明白呢?”“我说你抢这玩意干什么?我抢这玩意儿干什么还要跟你汇报啊?”“不是,那大昌的买卖。”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谁的买卖?我认识他呀?大昌是谁呀?”“不是,上回上北京不跟你吃过一回饭吗?我朋友。”加代说:“跟你是朋友,又不是我朋友。他到北京给我带伴手礼了吗?上北京去,白吃我一顿饭,你俩上天上人间花二十来万,账不都是我结的吗?他给我什么了?那么大老板也认识不少朋友,不知道进门叫人,进庙拜神?到哪个港口不得先拜码头吗?来南方做生意,给我送礼了吗?来瞧我了吗?他要是给我送个三五百万,你看我会怎么帮他。他办这事了吗?怎么的,我加代是段位不够呢,还是名不够啊?”“不是,老弟,不管怎么的,他是你刚哥朋友吧?”“他是你朋友,他瞧得起你了吗?如果他瞧得起你,他应该过来看看我吧?是不是觉得我在社会上段位不够啊?”刚子说:“那你不给我面子啊?”加代说:“刚哥,是你没给我面子。你要是给我面子,你就应该第一时间告诉他,先过去看看加代去。”刚子一听,“我说不过你,你把货给弄哪去了?”“不知道,忘了。”“你这样有意思吗?”“你有意思吗?”刚子说:“行了,我俩别吵了。我跟你说,这事我哥也知道,我哥在这里边儿也参与了,知不知道?我不管你什么目的,你赶紧把货给我弄过来。人家合作挺好的,你中间插一杠子,怎么回事啊?你冲我还是冲谁呀?再一个,你这么做,你成什么了?”加代说:“我什么也不是。要货呀?去海里捞去吧,我扔海里了。”大昌插话道:“老弟啊,那个......”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加代一听,“我俏丽娃的,我就明着告诉你们,货就是被我拿走了。如果老夏再给你发,我还抢。发一个抢一个,就这么的。牛逼的话,你过来打我。大昌,你不是玩社会的吗,认识人的能量大吗,认识流氓吗?上深圳来找我,让我见识你是多大的流氓,我特别想领教。”说完,加代把电话挂了。老川和老夏听了十分解气,都精神为之一振,感觉过瘾。加代一挥手,“吃饭。”老川问:“他要是来找你,怎么办?”“我还怕他找我?让他来吧。”加代带着老夏夫妇和老川等人去吃饭了。另一边挂了电话以后,刚哥说:“我带你找他去。我就不信他当面敢跟我这么说话。走!”刚哥来到了表行,一看加代不在,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你没在表行啊?”“你来了?”“我在表行呢,你回来一趟。”“行,等我吧。”电话一撂,加代说:“川哥,你们吃。“”老川哥一看,“没事吧?不行的话,我们就......”“哪有那些话,你们喝,我回去。”江林把车开到了表行门口,加代下了车,一摇三晃地走了进去。大昌现在也知道加代不好惹了,不像头回见面那样了,站了起来,一摆手,“兄弟,回来了。”加代没搭理大昌,一转头,“刚哥,久等了。”刚哥一摆手,“你坐下。”“往哪坐呀?说事吧。”一转头,“给我拿盒小快乐。”江林把小快乐拿过来,给加代点上一根,并去办公室把老板椅搬了出来,放在了加代身后。加代往椅子上一躺“,说吧,刚哥。”刚子一看,“你干什么呢?你跟我装牛逼呢?”加代说:“什么叫装牛逼呢?一直都挺牛逼的。说!”大昌说:“兄弟,那个......”加代手一指:“我问你了?你是干什么的?“”“行行行,我不说话。”刚子说:“我朋友。”“知道。”大昌问:“货呢?”加代说:“不给,不告诉你扔海里了吗?”“你给我捞出来。”“那是吹牛逼,上哪捞?”大昌说:“你不有船吗?”“船有啊,不捞。”刚哥手一指,“我跟你开玩笑是不是?”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加代说:“我没跟你开玩笑。刚哥,我也没冲你。这是谁呀?到我表行来了,跟我张嘴闭嘴货拉过去。你是我儿子啊?你说句话,我就得给你办?刚哥要说句话,也许我还真给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刚哥说:“那行,那我说。代弟,货还回去,行不行?”“行。拿钱。”“什么钱?”加代说:“刚哥,我吃这碗饭的,你也知道兄弟这些年不挣什么钱,人情来往,我不得随礼,不得花钱吗?说白了,我净赔钱。弟兄们跟着我,靠我吃饭了,二百来人把货劫走了,如果分文没拿着,兄弟以后怎么看我?刚哥,我不能说为了帮你,我让朋友笑话我?我不能说为了帮朋友,我连兄弟都不要了吧?”刚哥一听,“我就再傻我也能听出来,这话你是点我,是不是?”

对于什么人敢劫货,刚子的分析完全正确。但是刚子和徐刚、加代沟通时,却没有拿出应有的态度和运用合适的方法。

电话里,加代说:“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了。实话告诉你,老夏都跟我说了。”

刚子说:“这不老夏给发货了吗,半路上十辆货车被人抢了。我想问问,这事......”

没等刚子问出口,加代说道:“我干的。”

刚子一下愣住了,大昌一摆手,“展示吧,二少,刚哥。”

刚哥电话里问,“什么意思?你抢那干什么,我怎么听不没明白呢?”

“我说你抢这玩意干什么?我抢这玩意儿干什么还要跟你汇报啊?”

“不是,那大昌的买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谁的买卖?我认识他呀?大昌是谁呀?”

“不是,上回上北京不跟你吃过一回饭吗?我朋友。”

加代说:“跟你是朋友,又不是我朋友。他到北京给我带伴手礼了吗?上北京去,白吃我一顿饭,你俩上天上人间花二十来万,账不都是我结的吗?他给我什么了?那么大老板也认识不少朋友,不知道进门叫人,进庙拜神?到哪个港口不得先拜码头吗?来南方做生意,给我送礼了吗?来瞧我了吗?他要是给我送个三五百万,你看我会怎么帮他。他办这事了吗?怎么的,我加代是段位不够呢,还是名不够啊?”

“不是,老弟,不管怎么的,他是你刚哥朋友吧?”

“他是你朋友,他瞧得起你了吗?如果他瞧得起你,他应该过来看看我吧?是不是觉得我在社会上段位不够啊?”

刚子说:“那你不给我面子啊?”

加代说:“刚哥,是你没给我面子。你要是给我面子,你就应该第一时间告诉他,先过去看看加代去。”

刚子一听,“我说不过你,你把货给弄哪去了?”

“不知道,忘了。”

“你这样有意思吗?”

“你有意思吗?”

刚子说:“行了,我俩别吵了。我跟你说,这事我哥也知道,我哥在这里边儿也参与了,知不知道?我不管你什么目的,你赶紧把货给我弄过来。人家合作挺好的,你中间插一杠子,怎么回事啊?你冲我还是冲谁呀?再一个,你这么做,你成什么了?”

加代说:“我什么也不是。要货呀?去海里捞去吧,我扔海里了。”

大昌插话道:“老弟啊,那个......”

加代一听,“我俏丽娃的,我就明着告诉你们,货就是被我拿走了。如果老夏再给你发,我还抢。发一个抢一个,就这么的。牛逼的话,你过来打我。大昌,你不是玩社会的吗,认识人的能量大吗,认识流氓吗?上深圳来找我,让我见识你是多大的流氓,我特别想领教。”

说完,加代把电话挂了。老川和老夏听了十分解气,都精神为之一振,感觉过瘾。

加代一挥手,“吃饭。”

老川问:“他要是来找你,怎么办?”

“我还怕他找我?让他来吧。”加代带着老夏夫妇和老川等人去吃饭了。

另一边挂了电话以后,刚哥说:“我带你找他去。我就不信他当面敢跟我这么说话。走!”

刚哥来到了表行,一看加代不在,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你没在表行啊?”

“你来了?”

“我在表行呢,你回来一趟。”

“行,等我吧。”电话一撂,加代说:“川哥,你们吃。“”

老川哥一看,“没事吧?不行的话,我们就......”

“哪有那些话,你们喝,我回去。”

江林把车开到了表行门口,加代下了车,一摇三晃地走了进去。大昌现在也知道加代不好惹了,不像头回见面那样了,站了起来,一摆手,“兄弟,回来了。”

加代没搭理大昌,一转头,“刚哥,久等了。”

刚哥一摆手,“你坐下。”

“往哪坐呀?说事吧。”一转头,“给我拿盒小快乐。”

江林把小快乐拿过来,给加代点上一根,并去办公室把老板椅搬了出来,放在了加代身后。加代往椅子上一躺“,说吧,刚哥。”

刚子一看,“你干什么呢?你跟我装牛逼呢?”

加代说:“什么叫装牛逼呢?一直都挺牛逼的。说!”

大昌说:“兄弟,那个......”

加代手一指:“我问你了?你是干什么的?“”

“行行行,我不说话。”

刚子说:“我朋友。”

“知道。”

大昌问:“货呢?”

加代说:“不给,不告诉你扔海里了吗?”

“你给我捞出来。”

“那是吹牛逼,上哪捞?”

大昌说:“你不有船吗?”

“船有啊,不捞。”

刚哥手一指,“我跟你开玩笑是不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说:“我没跟你开玩笑。刚哥,我也没冲你。这是谁呀?到我表行来了,跟我张嘴闭嘴货拉过去。你是我儿子啊?你说句话,我就得给你办?刚哥要说句话,也许我还真给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

刚哥说:“那行,那我说。代弟,货还回去,行不行?”

“行。拿钱。”

“什么钱?”

加代说:“刚哥,我吃这碗饭的,你也知道兄弟这些年不挣什么钱,人情来往,我不得随礼,不得花钱吗?说白了,我净赔钱。弟兄们跟着我,靠我吃饭了,二百来人把货劫走了,如果分文没拿着,兄弟以后怎么看我?刚哥,我不能说为了帮你,我让朋友笑话我?我不能说为了帮朋友,我连兄弟都不要了吧?”

刚哥一听,“我就再傻我也能听出来,这话你是点我,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