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记者 | 赵孟
界面新闻编辑 | 刘海川

在中国人口连续负增长的背景下,省际间人口规模变化折射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不同态势。

各省的年度人口数据通常在每年三四月份发布的本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公报中公布,有些也会在年初发布本省年度人口变动情况抽样调查时提前公布。截至目前,中国大陆除黑龙江、宁夏和西藏外,已有28个省份公布了2023年的人口数据,省际间人口版图轮廓逐渐清晰。

从常住人口总量规模来看,广东省以1.27亿人的规模稳居榜首,远超其他省份。《2023年广东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3年末,广东省常住人口12706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9万人,其中,全年出生人口103万人,出生率达8.12‰。南方都市报称,广东连续四年成为唯一出生人口超100万的省份,连续六年成为第一生育大省,连续十七年蝉联中国人口第一大省。

广东省的常住人口总量之所以能保持领先地位,与其独特的区位优势、经济发展状况以及政策吸引力密不可分。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东省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毗邻港澳,是连接海外市场的重要枢纽。同时,广东省的经济发展速度一直处于全国前列,尤其是珠三角地区,已成为我国乃至世界的经济增长极。这些因素共同作用,使得广东省对人口形成了强大的吸引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已公开28个省份的人口数据。制图:赵孟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广东常住人口比上年少了27.2万,引发各方关注。为此广东省统计局官网专门刊文解释,2022年广东省外流动人口减少69.2万人,这是在2022年广东疫情散发多发的因素影响下,省外流动人口暂时回流返乡的阶段性现象。该文甚至引用通讯运营商手机信令大数据指出,2023年1月返乡的跨省流动人口,2月已有84%回流广东。

随着疫情结束,广东省强大的人口“虹吸效应”再次发挥作用。常住人口规模紧随其后的省份是山东(10122.97万)和河南(9815万)。不过,相比上年末,山东和河南的常住人口分别减少了39.82万和57万。

同时,广东省也是相比上年末常住人口增加最多的省份,增加了49万人。浙江省和江苏省等经济发达省份的常住人口也有所增加,这与其强劲的经济增长和良好的就业环境密不可分。这些省份通常拥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高的生活水平,吸引了大量的人口流入。

人口自然增长率是衡量一个地区未来人口规模的重要指标。从已公开的数据来看,人口自然增长率的为正值的省份只有广东、广西、贵州和青海4个省份。其中,自然增长率最高的为贵州(2.88‰),其次是广东(2.76‰)。这意味着这些地区出生率相对高于死亡率,人口增长具有一定的内生动力。

然而,更多的省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数,表明这些地区面临着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双重压力。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常住人口增加的省份,如江苏、浙江等,其自然增长率也为负数,意味着这些省份常住人口的增加并非主要来源于自然增长,而是由于人口迁移和流动所致。这揭示出区域间经济发展、人口流动和城市化进程中的特殊规律。

人口学专家何亚福此前向界面新闻分析,江苏、浙江等东部沿海省份由于经济比较发达,能够吸引到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所以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仍能保持常住人口正增长,这些省份需要放开户籍政策,以吸引更多的外来人口。当然,也要同时加大生育支持力度以提高生育率。对于常住人口和自然增长率同时下降的省份,需要加大生育支持力度以提高生育率。

一些人口学专家提醒,随着各省人口进入负增长,未来人口再生产进入“缩减型”已成为中国各地区的共同趋势,如果各级政府仍力求以人口流动或迁移来应对本地人口负增长,可能会因吸引人口而产生恶性竞争,一些地区的人口负增长问题得到缓解的同时,加剧另一些地区的问题。

在2023年的人口数据中,出生率最高的省份也是贵州(10.65‰),而出生率最低的省份则是上海(3.95‰)。与生育率不同,出生率是指某地在一个时期内(通常指一年)出生人数与平均人口之比,它反映了该地区人口的出生水平;而生育率则是指每个女性平均生育子女的数量。出生率高低反映了该地区居民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同时也受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文化传统和政策导向等多种因素的影响。

为何贵州省的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领跑”全国?界面新闻致电贵州省统计局综合处有关人员,对方表示尚未注意到这两个数据的特征,未来可能会考虑对此进一步调研。有学者指出,贵州在近年来一直维持着较高的出生率,这与其特定的人口结构和社会经济条件有关,可能的原因包括相对年轻的人口结构、传统的家庭观念以及生育政策的影响。比如,贵州作为经济欠发达省份,“养儿防老”的观念依然强烈,这也是影响出生率的一个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