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团是我的养了9年的狗,它对我有着非同的意义,它是我父亲在临死前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它的身上寄托了我对父亲的思念。

可是它今天被我的恶毒婆婆给卖到了狗肉店,不出意外的话,它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成为了他人的腹中之物。

我得知这个消息后陷入癫狂,对着婆婆的脸扇了几巴掌,怒吼道:“你杀了我的狗,那我就用你孙子来抵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我叫傅慧,15岁的时候失去了父亲,跟母亲生活在一起。不过,除了母亲之外,我还有一个亲人,那就是团团。

团团是我养了9年的狗,它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宠物,因为它代表了父亲对我的浓烈的爱。

时间回到9年前,那时我正在读高一,只有周末才能回家休息,刚巧那个周末是我的生日。

还没放学我就期待着父亲给我准备的生日礼物,我忍了好久还是没有控制住好奇心,借了老师的手机给母亲打去电话:“妈妈,爸爸的电话打不通,他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呀?你快告诉我。”

我父亲是消防官兵,他时不时就会出一些紧急的任务,出任务的时候都会把手机关机。

母亲这时还不知道父亲单位发生了什么,她笑了笑说:“你爸可能在忙吧,你就这么想知道呀?”

我重重地点头回答:“对,妈妈,你快告诉我嘛,否则我课都听不进去了。”

“好啦好啦,告诉你,你爸爸养的搜救犬生小宝宝了,他以你的名义领养了一只。”

我本就很喜欢狗狗,得知狗狗还有其他意义后,更是心花怒放。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是父亲送给我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

我放学回家后,并没有看到父母的身影,家里只有一只小狗在对我叫。就在我欢呼雀跃地冲向它时,家里的座机突然响了。

我摸着小金毛,按下了接听键。电话对面传来了母亲的声音:“慧慧,你坐出租车来医院吧,你爸爸出事了。”

我的心里瞬间涌起一股不妙的预感,我之前就梦到过父亲被火海吞噬的场景。梦境不会变成了现实吧?

我把金毛放在家里,转头冲到了医院,看到母亲一人捂着脸在病房门口哭泣。我失魂落魄地走了过去,开口询问:“妈,爸爸怎么了?”

母亲看到我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痛哭道:“你爸他,他出意外了,没有救回来。”

我生日这天,一个村子里着了大火,父亲出了紧急的任务,这一去就没有再回来。

02

父亲离开之后,我和母亲悲伤了许久,原来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瞬间变得冷清。

就在这时,小金毛跑到我们身边,用脑袋蹭着我们的手,就像是父亲在安慰我们一样。

因此它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生日礼物,更是父亲留在这个世上的最后证明。

我给小金毛取名为团团,希望下辈子还能跟父亲团聚。

之后,团团陪着我跟母亲从父亲去世的悲痛中走出,并填补了父亲空缺的位置,像一个亲人,寸步不离地陪在我们身边。

时间转眼9年过去,团团从一只小金毛变成了大金毛,但不变的是,它始终在我的身边。我时常对自己说:“团团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绝对不可能丢弃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母亲也支持我的想法,还告诉我:“你以后嫁人一定要嫁一个同样喜欢狗的男人。”

我听从母亲的话,找男朋友的唯一要求就是他能接受团团,如果接受不了那就离我远点。可能是这个原因,我到现在也没有谈过恋爱,更别说结婚的事情了。

不过我一点都不担心,我坚信这个世上会有人跟我一起爱团团的。

我的坚持并没有白费,在我24岁这年,我通过团团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

03

那天团团生了一场病,我带他去宠物医院看病,但我的车突然抛锚了,我只能把它停在路边,然后把团团牵下来打车。

说来也奇怪,那天就是死活打不上车,本就难受的团团在经历暴晒之后,立马就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这时我在心里说:“谁能在这个时候帮助我,让我付出生命都愿意。”

这倒不是我极端,我的确可以为了团团做任何事,就像当初父亲能为了一个陌生人,将自己投身在火海中一样。

话音刚落,一辆车停在我的面前,里面下来了一个年轻男人:“你好,你需要帮助吗?”

“需要!你能带我跟我的狗去宠物医院吗?我愿意付给你5倍车费。”我急忙说道。

他笑了笑说:“不用给我钱,我是爱狗人士,能帮助狗狗就够了。”

我瞬间觉得他的身影都高大了起来,不过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我连忙配合他把团团搬上车,送到宠物医院里。

团团病好之后,我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他叫贺成,是附近一所高中的生物老师,难怪他会这么喜欢动物。

之后,我跟贺成交了朋友,他看样子是真的很喜欢团团,没事就会来我家跟团团玩。作为团团最亲近的人,我能看出他把贺成也当成了朋友。当然,贺成对团团也是发自肺腑的。

再之后,通过团团,我跟贺成的联系越来越多,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情侣,一直谈到了结婚,团团还充当了我们婚礼的花童。

至此,我们仨都相处的十分融洽。但婚姻并不是这么简单的,我嫁的不仅仅是一个男人,更是一个家庭,我除了要跟贺成生活,还要忍受他的母亲。

在我看来,贺成这么喜欢动物,婆婆也应该不会差,不说爱护动物,但最起码不会对团团产生厌恶。

谁料,婆婆看到动物就像看到仇人一样,结婚第一天就让我把团团送人。如果我不答应,她就要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把狗卖到狗肉店里。

起初,我以为这只是婆婆的威胁,但我没想到,她今后居然真的敢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