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赵明珠,今年32岁,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老公叫廖军,在一家制造业公司上班,工资虽不算太高但对我们母子俩来说也足够了。

婆婆姓王,今年69岁,自从丈夫去世后就一个人住在城中村的老小区里。按理说,老人家年纪大了应该让儿女们侍奉,可她始终是一个传统的暴脾气,处处想掌控我们的生活作息。

妈,这都多少年了,您还是这幅德行,不闲着干点好事吗?几个月前的一个清晨,我无奈地对婆婆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哼,好事坏事由不得你来评说!婆婆活像只炸毛的刺猬,我儿子每月工资有多少,钱全到我手里再作打理才放心。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妈,我们已经结婚那么多年了,您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婆婆理直气壮:你们年轻人就是太了,没个老人把关,钱很快就会被你们乱花光。

我气得脸都红了,正想反驳,却被老公廖军拉住:妈,别说了,明珠人很不错的。

可是,话虽这么说了,老公竟然每个月都将大半工资主动交给了婆婆,眼睁睁看着她带着钞票溜之大吉。这种被架空的感觉让我万分委屈。

老婆,妈毕竟年纪大了,由着她一些也是应该的。老公小声安慰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我哪里还听得进去?自打婆婆拿到钱后,她就整日无所事事,花钱大手大脚,根本没把我们的生活花销摆在心上。有一次,我拿出账单给她看,提醒她孝敬父母固然重要,但也别荒废了我们自己的生计。

哎哟,你这娘们怎么这么啰嗦呐!婆婆没好气地呵斥我,你们不是还有工资吗?要什么给什么。

我差点气炸了肺:可是妈,你看看,我们已经拖欠了这么多水电费和房租,再这样下去我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我管你们有没有钱吃饭,反正我儿子的钱我说了算。婆婆斩钉截铁地说。

我几乎想直接动手,却被老公拉住了。晚上,他毕恭毕敬地来找我赔礼道歉,可我已经懒得去理他了。这个家里到底是谁说了算?我满心愤懑和委屈。

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的示威游行。我不再买菜做饭,不再缴纳水电费,也不再为家里的卫生打理。老公和婆婆俩根本没当回事,直到有一天,他们无法避免地撞上了现实的狠砾。

那是个寒冷的冬日清晨,我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家里黑漆漆的一无所有。原来是因为我们长期拖欠了电费,供电公司已经切断了我们家的电源。

妈?妈你在哪?老公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怎么回事啊?我们家怎么停电了?

婆婆的怒吼惊醒了我,我赶紧爬起来,在漆黑中费力地摸索着打开了手机手电筒。只见老公跌坐在地上,脸上写满了惊愕;而婆婆则双目圆睁,像头被彻底惹毛的母老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分配个屁!你把钱都给了我,那能怪我不会用钱吗?婆婆怒气冲冲地瞪着儿子。

我在一旁看着,冷冷地说:妈,都是你自己狂妄自大,非要把家里的大权全部攥在手里,才酿成今天的结果。

你给我闭嘴!婆婆转过头,对着我的方向大吼,管理家务是男人的事,你这个女人插什么手!

够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拿起手机就往婆婆身上照去,您老年纪大了就任性妄为,根本没把我们母子的死活放在心上!工资赚钱的是廖军,他当然最有权决定如何花费。

胡说八道!这是我儿子的钱,当然要由我来管!婆婆根本不肯退让分毫。

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紧接着是物业人员的喝斥:喂,你们家是不是还没交电费?再不交的话,可要被强制断水了啊!

这狠狠地撞击了我们三个人。我和婆婆先是一愣,随后便开始了新一轮的叫骂。

就在我们你来我往地争吵时,忽然传来了一声重重的闷响,然后是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我们三人骇然抬头,才发现老公竟然晕倒在了地板上。

廖军!廖军!你怎么了?我和婆婆同时惊呼出声,扑了上去。

这时,手机的光芒下,我终于看清了丈夫的面容:他双目紧闭,面色惨白,前额上全是冷汗。我赶紧拿手在他鼻子底下探了探,还好,有气息。可我知道,他肯定是因为精神高度紧张,加上长期的劳累和营养不良才导致的体力不支。婆婆一边胡乱抹着泪水,一边喃喃自语什么暗恨自己,我根本无暇顾及。此时此刻,我只想赶紧把丈夫从寒冷的地板上抬起来,然后想办法治治他。

到了医院,医生让我们在急诊室外等候。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一名医生终于叫我们进去。

病人年纪不大,但长期缺乏营养和睡眠,再加上突如其来的巨大精神压力,才导致一时虚脱。医生边说边翻看着病历本,好在来得及时,经过简单治疗,他暂时没有大碍。不过以后一定要注意作息,保证良好的睡眠和饮食习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严重倒也说不上,但也绝不能掉以轻心。医生看着我和婆婆,精神压力过大,时间一长是很容易导致抑郁或者其他更严重的心理疾病的。你们一定要让他放松心情,远离这次事件带来的阴影。

我点了点头,心中一酸。都是我和婆婆争吵过火,才会让可怜的廖军遭此折磨。我看了一眼婆婆,只见她双眼通红,一语不发。

能让我们进去看看他吗?我再次开口。

当然可以,不过要控制好时间,别让病人太过劳累就行。医生说着,便领我们走进了病房。

推开门时,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廖军正躺在病床上,点滴插在手背上。看到我们进来,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傻孩子,都是我们做娘的把你累坏了。婆婆终于开了口,语气中带着几分哽咽。

我连忙走上前,坐在病床边上,握住了丈夫的手:没事没事,只要你好好养伤就行。以后有什么事,咱们好好商量着办,再也不能这么胡闹下去了。

廖军无力地点了点头,又看了眼婆婆,似乎想说点什么。婆婆会意,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钱包,正是廖军上个月发的工资卡。

我看着婆婆这番难能可贵的表现,心中也是感动的。以往我总觉得她固执已极,今日看来,却也并非是铁板一块。廖军则是勉强笑着,想要说些什么,但无奈气力有限,只能轻轻摇了摇头,表示原谅了婆婆。

我们三人就这么在病房内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医生不时过来察看廖军的情况,我和婆婆也偶尔会有一些简短的交谈。渐渐地,一种祥和的气氛在狭小的病房内弥漫开来,仿佛那些曾经的口角和争吵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梦而已。

从医院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搀扶着轻微站立不稳的婆婆,缓缓走在回家的路上。从医院到家里,需要步行大约二十多分钟。一路上,我看着路边的行人来来往往,汽车的灯火闪烁。我想起了医生的嘱咐,是啊,从今往后,我们一家人真的要放松心情,好好生活了。

廖军这次虽然是个小小教训,但却让我们三人通过一个惨痛的方式意识到了彼此之间的重要性。我突然开口,从今后,我们就好好相处,再也不要为了那么一点小事而伤了和气、遭此磨难了。

你说得对,我老太婆的确是太任性了。婆婆艰难地说,我看着你们长大,总是下意识地替你们操心,却没想到反而给你们带来了压力。我会改正的,改正的。

其实我心中仍然存有一些芥蒂,但见婆婆这般诚恳,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你行我素,祖孙三代就这般相互理解、和睦相处,不正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吗?

婆婆说完那番话后,我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自从嫁入这个家,我便一直被婆婆的强势作风所牵制,没有获得应有的主妇尊重。虽然嘴上从不说破,但内心的憋屈却让我时常忍气吞声。

这一次因为经济大权的冲突,终于让婆婆痛下决心改正了。她说要把家里的财权还给我和丈夫,自己退居幕后,只是作为长辈偶尔提点一二。我听了自然是欣喜若狂,连连点头。

回到家中,我们暂时合伙打理着家务。婆婆也颇为自觉,不再像从前那样斤斤计较,总算让我重拾了主妇的尊严。而当我掌控了家中的开支后,很快就将长期拖欠的水电费和房租缴清了,家里也重新焕发出阳光般温馨的氛围。

每个夜晚,我都会坐在廖军的病床前,看着他安然入睡的样子,内心百感交集。是啊,我们夫妻恋爱、结婚、生儿育女这么多年,其实从来没离开过这个家。可曾几何时,家的温暖却因为某些无谓的争吵和口角而渐渐消失。直到廖军倒下、住院,我们才如梦初醒,意识到原来我们早就远离了最初的面目。

这个家值得我们珍惜。有一天夜里,我对熟睡中的丈夫呢喃,即便婆婆有些过于强势,可她终究也是为了我们好。咱们要学会互相包容,用爱去化解一切分歧。

就在那个时候,我看见廖军的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做一个温馨的梦。我不禁会心一笑,心想这就是命运给我们的最佳馈赠吧。

大约一周后,廖军终于出院了。医生让他继续在家调理,好生休养。我自然二话不说,亲自下厨,每日为他熬制营养丰富的汤水,确保他的康复无虞。

看着丈夫渐入佳境,我的内心踏实多了。曾几何时,这个家中弥漫着剑拔弩张的气息,三人行动似乎永远谨小慎微。而现在,我们终于如释重负,可以在明媚的阳光下肆意展臂,仰天长啸。

就在某个周末的午后,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热茶,看着窗外绿树成荫的景致。这时,婆婆也来到我身边坐下,神情黯淡。

明珠啊,我真的好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婆婆开口叹息道,我把你们母子当成孩子看待,根本想不到你们早就长大成人了。我那股子护短的毛病,才会差点葬送了这个家。

妈,您已经改过自新了,何必总是往前怄气呢?我连忙安慰,您现在把权力还给了我,也展现出了长者应有的睿智。这正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嘛。

婆婆缓缓点了点头,又说: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们年轻人一时冲动犯浑,把钱挥霍一空。可是现在想来,你们才是最了解家里现状的人,自然能做出最正确的理财决策。我这番操心反倒产生了更多隐患。

您说得很有道理。我笑着说,从今往后,家里的收支我们会合理安排,您就悉心操持家务就好了。只要三人同心同德,定能白手起家,腰缠万贯啊。

婆婆微微一笑,似乎怀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而就在这时,廖军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到我和婆婆有说有笑的场景,他顿时放下心来,快步走到我们身边。

你们在讨论什么家里的大事呢?廖军笑着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最近的生活太过惬意,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我开着玩笑。

哈哈,那就对了。廖军搂住我的肩膀,你们辛苦照顾我这么久,我一定会努力工作,将来给你们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

傻孩子,你就是太勉强自己了。婆婆斥责着,语气中却满是宠爱,好好在家休养就行,将来有了工作再说吧。反正有我和你媳妇在,你们母子一家三口将来是注定要红红火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