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一直以为是姑姑和奶奶将我抚养长大。

然而,直到我即将踏入大学校门前,姑姑才向我揭示了真相。原来,抚养我的并非姑姑和奶奶,而是另有其人。想要让我接受高等教育,单凭姑姑和奶奶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我只有五岁多的时候,母亲就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父亲去世,我和我的妹妹,还有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舅舅一家人舍不得看到我的母亲受苦,因此在舅舅的安排下,给了我的母亲另一个家庭。那位男士是一位为各大供销社跑采购的人,他有能力,也很友善。只不过,他比我的母亲大了五岁,且已经是中年丧偶者,有一个比我大四岁的儿子。

母亲离开时给我准备了两套新衣服和一顶海军帽。她抱着我,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我,说:“孩子啊,妈妈实在无能为力了。对方已经有了自己的儿子,不同意让我带着男孩,而你的妹妹年纪小,又是女孩,所以他们才同意让我带走她。”

母亲只背着一个小包,胸前搂着还不到两岁的妹妹,眼泪流下,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我们的村子。

我赤着双脚,在泪雨中痛哭着追到村口,大声呼喊着:“妈妈,妈妈……”

然后,奶奶拿着擀面杖从屋里走出来,在我面前晃动几下,威胁着说:“那不是你的妈妈,你的妈妈早就离开了,以后不准你再称呼她为妈妈,她也不许再回来看你。敢让我看见一次,我就用擀面杖敲打她一顿。”

奶奶拖着我,就像拖着一只小鸡。

她提着我的小胳膊,一边嘟哝着回家。

而我,将心中的委屈深深地埋藏了起来,从此成了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和奶奶一起度过了苦涩的岁月。

我还有一个亲爱的姑姑,她长得美丽,年轻时就出嫁了。她的婆家离我们的村子并不远,大约有五六里的路程。

母亲离开后,姑姑成了我们家的主心骨。

无论大小事情,奶奶都要和姑姑商量。

那时候,姑姑几乎每天都回到家里。

有时候是早上回来,然后中午再回去工作。

有时候是下午来,晚上她就顶着月光回去。

姑父也特别好,他和姑姑一起帮我们种地。

春天他们帮我们播种,秋天他们帮我们收获。

多年来,姑姑和姑父结婚后都没有生下自己的孩子。姑父总是说:“再等两年吧,等浩浩再长大一些,家里条件好一些再要孩子,毕竟我们还年轻!”

他们将全部心血都用在了我一个人身上。然而,尽管他们如此用心,我依然因长期营养不良而长得又瘦又小。即使我已经上小学五年级,但身高还不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体重轻的奶奶能够轻易拎起。

姑姑和姑父为此感到非常着急,四处打听好的营养品或药物,想帮助我调理身体。然而,那个年代买东西都需要凭票。考虑到我们家的情况,既没有人脉,也没有足够的资金,一切都变得艰难起来。

姑姑无奈之下,只能拿自己家里的麦子去村里换鸡蛋给我吃。每天只能吃一个鸡蛋,我吃了将近半年,把一百多个鸡蛋吃完后,奶奶心疼得不得了,责备我说:“那么些鸡蛋啊,卖了能有多少钱,让你吃了也是白费,一点肉都长不出来。”

可是奇怪的是,那么珍贵的鸡蛋为何在我身上毫无效果呢?我仍然像过去一样黑瘦,鸡蛋一点也没有改变我的状况。

此后,姑姑不再让我吃换回来的鸡蛋,而是暗地里攒起来,等到一定时候再拿去换成钱。

年级的暑假,我的母亲回来看我了。

她好像比以前白胖了。

手里提着一大包糖果,还有一堆旧衣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早就躲在操场边上的草垛后。

看到我出来后,她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扑过来紧紧地抱住我,说:“孩子啊!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变得这么瘦了!家里没有粮食吗?把我娃饿成这样了吗!”

我依稀记得妈妈,也扑进她的怀里痛哭起来。

妈妈一边哭,一边往我嘴里塞糖果,说:“你的继父人还行,就是他的母亲不行,老太太把家里的东西看得太紧了,我和你妹妹除了吃饭,什么都不够,我天天都在想着我的孩子啊!我吃什么都没有味道,一直想着我的宝贝吃不上啊……!”

妈妈从见到我开始就一直在哭。

然后,这件事情就被其他人发现了。

一些话多的孩子跑回去告诉了奶奶。

我们家距离学校非常近。

不到十分钟,奶奶就拿着擀面杖跑了出来,领着妈妈就是一顿臭骂。

妈妈躲在前面,奶奶在后面追,边追边骂:“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我儿子刚死你就跑了,你不是去享福了吗?还回来干什么?你走,赶紧走,别让我看见你,看见一次就打你一次。”

妈妈跪在地上,抓着奶奶手里的擀面杖,苦苦哀求道:“妈,我不是去享福了,真的不是去享福了,我在那边无时无刻不想着浩浩啊!我给他带钱来了,还带了粮票、糖果,妈,你看,你看,这都是给你们带来的东西啊!”

妈妈像是在邀功一样把她带来的东西拿给奶奶看。

奶奶根本不愿听从任何解释,一擀面杖下去,将妈妈带来的包袱扫散,东西瞬间洒了一地。然后,奶奶狠狠地拽着我离开了。

妈妈爬在地上到处扒拉着东西,一边哭一边喊:“妈,妈,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啊!这可是我偷偷攒了好久的东西啊!”

那天妈妈没有进我们家门,听说一个人在外面哭了很久才离开。

初中的时候,我开始了寄宿生活。

依然是姑姑负责我的生活和学习。

学校里的伙食不太好,每顿都是糊糊涂涂的汤和面,五分钱一碗。

有时候甚至只有萝卜樱子煮开水,加点盐。

吃了半学期不到,我比原来更瘦了,脸色青黄。

姑姑很心疼,但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偷偷地给我几个煮熟了的鸡蛋。

到了暑假,我回老家帮奶奶干农活。

这时候,姑姑好像变了个人,总是能从兜里掏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有时候是两块奶糖,有时候是一大把麦乳精,甚至还偷偷塞给我一小罐红糖,让我晚上一个人泡水喝。

为了怕奶奶发现,我都是用手捏着糖块慢慢吃。

第二学期开学时,姑姑居然给我做了一件新上衣,并给了我两块钱的零花钱。

此后每周末送我上学时,姑姑都会在书包里装上一小罐麦乳精和红糖,还会给我几块零花钱。

我很好奇,问姑姑:“这些东西哪里来的?你从哪里弄的钱呢?”

姑姑叮嘱我绝对不能告诉奶奶,否则她一定会说浪费钱,要把这些东西卖掉。

回想起奶奶不让我吃鸡蛋的事情,我决定绝对不能让她知道。

我不知道这些糖和麦乳精是否起了作用。

我的身体真的慢慢好了起来,个子长高了许多,脸色也红润了,变得结实起来。

而且,我的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

到了初三中考,我已经能考到班里的前五名了。

姑姑希望我读师范或者中专,这样就可以早点工作养活自己。

但我的班主任建议我读高中,认为我头脑灵活,有潜力。他说,如果我读高中,将来上大学的机会会更大。

此时,奶奶的身体非常差,几乎做不了任何体力活,走路都有困难。

姑姑和姑父一边要照顾奶奶,一边要供我读三年高中。何况,他们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

对于一个农村的贫困家庭来说,他们的负担实在太重了。

我听从了姑姑的话,中考后报考了师范。

最后,收到的却是重点高中的通知书。

姑姑最后告诉我,她自己后悔了。

我的成绩如此出色,老师们都说我是上大学的好苗子,作为我的亲姑姑,她不能耽误我的前程。哪怕是卖锅卖铁,也要供我上高中。

听了姑姑的话,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差点就要跪下,说道:“姑姑,请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学习,考上好大学。我上高中的每一分钱费用都会详细记录下来,等参加工作后,我会双倍还您。”

姑姑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你不必还我,是……”

直到我三年高中毕业,成功考入重点大学。

临赴大学的几天,姑姑和姑父送来了学费和生活费,才告诉我,实际上从我读初中开始,资助我的并不止他们一家。

那个人并不是我的妈妈。

也不是姑姑和姑父。

他就是我妈妈的再婚丈夫,也就是我的继父。

自从我妈被奶奶赶走后,继父就了解了我在这边的情况。他对这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十分心疼,曾经和我妈多次悄悄地来看过我。

只是受到奶奶的压力,他们不敢公开认我。

中考时,继父亲自去见了我的班主任。

听老师说我很聪明,适合读高中。

继父坚持要让我读高中,并承担我的学费和生活费。

继父是一位老采购员,见多识广,姑姑自然地信任他,所以他们帮我把志愿改成了重点高中。

如今,我已经从国外回国,在一线城市安定下来,工作和家庭都很稳定,年收入超过百万元。

这一切都得益于我的姑姑、姑父和继父的帮助。

没有他们,就不会有今天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