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住在一个小城镇里,这里的生活节奏很悠闲,街道两旁种满了绿树,家家户户的院子里也都种着花草。我和妻子住在一所老式的瓦房里,房子虽然陈旧但布置得很温馨。妻子去世后,我就一个人在这间屋子里生活。

年岁渐长,孤单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常常会坐在院子里发呆。偌大的房子空荡荡的,没有了妻子的笑语和体贴,弥漫着一种沉闷的寂寞。我时常幻想如果儿媳能常来陪伴就好了,至少有个人说说话,打发打发漫长的时光。

"婆婆,我给您带了新鲜的菜。"儿媳媛媛推开门,提着菜篮走了进来。

"好孩子,辛苦你了。"我连忙迎了上去,帮她把菜篮接过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没什么,我正好路过这边。婆婆最近身体怎么样?"

媛媛走后,我独自坐在客厅里,双手捧着她刚斟的一杯热茶。茶香沁人,我却提不起半点兴致,只觉得房间越发空旷冷清。我无聊地打量着四周,视线落在墙上的老照片上。照片里妻子年轻貌美,眉眼弯弯,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我情不自禁伸出手指,轻轻拂过她的容颜。

媛媛进门时,我正坐在那里出神。她先是愣了愣,随即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放下菜篮就过来给我打招呼。

我很高兴能与媛媛多说几句话,她是个孝顺的好儿媳,每次来都很体贴周到。可是,我心里别有一番期盼。自从妻子去世后,我就渴望有一个人能时常在身边,哪怕只是坐坐闲聊,都会让我感到些许慰藉。望着媛媛娇小的身影,我的心头不禁泛起一阵阵暖意。

媛媛大概也看出了我的孤独。她把茶杯重新斟满,语气和蔼地说:"婆婆,您老是一个人在家,太寂寞了。我们儿子工作太忙,实在是对不住您。"

"没关系的,你们年轻人忙自己的事就行了。"我连忙摆摆手,尽量掩饰内心的孤单。

"那也不行,您老人家一个人在家,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媛媛皱了皱眉头,"我得常来看看您。"

"有你这么个好儿媳就太好了。"我由衷地感谢道,心里却隐隐有些失望。我期望的并不止如此,但我没勇气进一步表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那天起,媛媛确实如她所说的那样,经常上门看望我。有时她会给我做顿热腾腾的午饭,有时则陪我下棋打发时光。我总是极力制止她的周到,却又暗自高兴她如此上心。有她在身边,我不再感到那么寂寞了。

渐渐地,我开始对媛媛产生别样的情愫。她年轻貌美,温婉贤惠,是我妻子年轻时的翩翩风度。有时我会不自觉地凝视着她,看她低眉敛目,小手伺候茶水,整个人便如同一幅生动的水墨画卷。我的视线无意中扫到她微微凸起的胸脯,心中不禁泛起一股燥热。

我当然明白,这种想法是多么可耻龌龊。媛媛是我的儿媳,我怎能对她怀有非分之想?但控制不住的,每当她在我身边落落温柔,我就开始胡思乱想。有时我会设想,如果她能像对待丈夫那样对待我,该有多好?我几乎要被这隐秘的欲望淹没了。

媛媳也渐渐对我有了不同的情愫。有一次她给我重新铺床被时,不小心弄皱了被单。我连忙走过去帮她,却不经意间碰到了她的手。那一刻她似乎愣了愣,脸上泛起一抹绯红。从那之后,她对我的体贴更加殷勤,话语也多了几分暧昧的意味。

"婆婆,这被单铺得可真乱。"媛媛有些气恼地嘟哝道,纤细的腰肢在我眼前扭曲。

"我来吧,让媛媛你受累了。"我走上前去,双手不自觉搭在她的肩上。她的身体微微一颤,香汗馥郁的气息扑面而来。

"傻孩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故作不经意地拍了拍她的香肩,强压下内心的燥热。

就这样,一种越过伦理的引力在我们之间渐渐生成、加速。有一天,媛媛照常给我做饭时,我靠在厨房门口,视线越过她低垂的发梢,落在她深邃的衣领处。一股冲动袭上心头,我悄然走到她身后,双手缓缓环住她的纤腰。

"婆婆?"媛媛的身体顿时僵直了。

她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只是垂着头一动不动。我的手臂收拢了些,将她娇小的身子紧紧拥入怀中。

我知道这是再无底线的越矩,可是理智在那一刻已经全部崩塌。妻子离世多年,我孤苦伶仃,身心皆空虚得仿佛行尸走肉。而媛媛给了我温暖,给了我慰藉,她是我重拾生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紧紧拥抱着她,仿佛要将她整个人融入自己的皮肉。

"不对吗?"我低声反问,紧了紧环抱着她的双臂:"你能给我温暖,我也能给你慰藉,有什么不对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生如此短暂,孤寂的人又怎能拒绝一线温暖?理智在那一刻已经全无存在的痕迹,我只想就这样拥抱着她,永不分离。

"爸,我回来了!媛媛在吗?"儿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们慌乱地分开身体,互相交换了一个无助的眼神。儿子已经推门而入,看到我们有些狼狈的模样,疑惑地皱起眉头。

"你们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股巨大的内疚和羞愧袭上心头,我的脸"噌"的一下涨得通红。作为一个老人,我怎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呢?而且还是对自己的儿媳!我低下头,无地自容。

"爸,你们到底怎么了?快告诉我!"儿子见我们毫无反应,焦急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你们为什么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儿子上下打量着我们,语气越发严厉。

儿子的目光立刻变得无比震惊和严厉,几乎要喷出火来:"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快给我说实话!"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睡。一幕幕旧事被唤起,在脑海中反复盘旋:我是怎样与妻子恩爱有加,怎样含辛茹苦拉拔儿子长大,又是怎样堕落到这地步,对自己的儿媳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我的脸上写满了罪恶和羞愧,简直无颜面对这个世界。

而媛媛也一定过得相当煎熬吧。她曾是如此贤惠的好儿媳,怎会堕落至此?也许她只是一时被蛊惑而已,可终究还是做出了背叛丈夫的事。她会不会被儿子休掉?会不会被耻笑于人前?我为她感到万分惋惜。

我暗自希望,儿子能宽宏大量,原谅媛媛这一次的过错。毕竟,她还年轻,而我这把老骨头才是始作俑者。我无权为自己求情,只希望儿子能网开一面,不要毁了媛媛的前程。

"不,是我太过分了。"我连忙打断她的话:"是我给你们的婚姻抹了黑。"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对媛媛有过非分之想。我独自一人,重新过起了孤寂的老人生活。有时望着窗外的绿树成荫,我会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是啊,人到我这把年纪,什么是非曾经纷扰,到最后只剩一片空明。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天儿子带着媛媛上门来看我。媛媛已然恢复了从容,她走到我面前,毕恭毕敬地给我奉上一杯热茶。

"婆婆,我们已经重新开始了。"她对我说,语气坚定。

我点点头,心中为他们感到高兴。这一次,我只是望着媛媛年轻俊俏的容颜,内心没有半分其他的想法,只有平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首前尘往事,我对自己的那一阵癫狂感到既懊悔又庆幸。懊悔的是我曾一度堕落到如此地步,而庆幸的是我及时醒悟,没有彻底毁了儿子的姻缘。人生如白驹过隙,能及时悔改,实属不易。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终点,唯一希望的,就是在有限的余生里,过得清清白白、心无旁鹜。

我望着窗外的落日余晖,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感。是啊,我终于可以安稳地离开这个世界了,离开之前,不再做任何亏心事。

"婆婆,以后有什么事就让媛媛我常来伺候您,别又把自己憋在心里了。"媛媛看出了我的走神,关切地说。

我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好孩子,我都明白了。你们年轻人,要幸福地生活下去。"

"是,婆婆。"媛媛也笑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

从那次事件后,我的生活重新恢复了宁静。儿子和媛媛好像也重新找到了当初的甜蜜,他们时不时会带着孙子孙女来看我,屋子里便热热闹闹的。

每当这时,我总是笑逐颜开,亲热地抱抱那些可爱的孙儿们。看着他们天真烂漫的笑脸,我的心头便充满了幸福感。有时候,我也会不自觉地瞥一眼媛媛,她通常会回以一个腼腆的笑容,我们之间那些的往事似乎烟消云散了。

不过大多数时候,我还是独自一人在家。儿子一家人毕竟有自己的生活,我也乐得清静。有时我会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或者干脆在屋里打个盹,等着他们下次来看我。我的生活重新恢复了单调,但那种单调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年岁渐长,我对很多事情都看开了。对于之前那一阵疯狂,我已经不再耿耿于怀。是的,那确实是一个可怕的错误,简直是在亵渎自己一生的操守。但就像溪流会渐渐恢复清澈一样,时间终会冲淡一切创痕。重要的是,我没有彻底堕落,还来得及醒悟。

有时我会想,如果当年妻子还在的话,她是否也会原谅我那一阵的疯癫?也许吧,毕竟她是一个宽厚善良的人。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无足轻重了,她已经永远离开了,留下的只有我对她的永恒眷恋。

我的生命之路就要走到尽头了,我希望自己能安安稳稳地离开,不给子孙后代留下任何阴影。是的,我曾一度堕落,但我终于重新找回了生命的尊严。这就足够了。

"爷爷,为什么您老是一个人在家呢?"有一天,我的小孙女天真地问我。

我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因为爷爷年纪大了,喜欢安静嘛。"

"可是一个人太孤单了吧?"她歪着小脑袋疑惑道。

"爷爷并不孤单。"我摇了摇头:"你们不是经常来看爷爷吗?只要有你们在,爷爷就不孤单了。"

"那真是太好了!"她高兴地扑进我怀里,香香软软的小身子让我感到无比温馨。

是啊,只要有家人的陪伴,我就不再孤单了。我已经很知足了。

回首整个人生,我曾经也做过一些错事,那是我内心的一个遗憾。但就像大海也曾被污染过一样,只要给它时间,它终将重新变得清澈。我相信,只要我诚心悔改,上天也一定会原谅我的过错。

不过,我也不是在为自己的错误开脱。我明白,每个人都有一颗本该永远纯洁的心,而我却亲手玷污了它。这是我这一生永远的痛楚和懊悔,也是我必须接受的惩罚。但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珍惜现在的宁静,这是上天给我的最后一次机会,让我体面地离开。

是啊,人生的路就要走到尽头了。我希望自己能安安分分地离开,不给子孙后代留下任何阴影。只要有家人的陪伴,我就不再孤单。我已经很知足了。

"爷爷,您在想什么呢?"有一天,我的孙女又来看我了,见我出神,便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就是在回忆一下人生的种种罢了。"我微笑着摇了摇头。

"您的人生一定很精彩吧?"她眨着大大的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我。

我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也不算精彩,只是普普通通的一生罢了。不过,正因为平凡,我才更加珍惜现在的幸福。"

她似乎没有完全听懂我的话,但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我伸手拥抱了她一下,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好了,别老是问这些有的没的了,快去玩吧。"

"好哒,爷爷!"她高兴地应道,转身跑开了。

我看着她单纯可爱的身影,突然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是啊,这就是我最后的宁静时光了,我应该好好珍惜才对。

从此以后,我过着清闲祥和的生活,每天除了出去遛遛弯,就是在家打发时光。儿子一家会不时地来看望我,我便和和气气地招待他们,偶尔也会讲讲从前的一些趣事,让孙儿们开开心心。

就这样,我安稳地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离开这个世界时,内心没有任何其他的牵挂。是啊,人生有太多的酸甜苦辣,但只要最后能够释然,就已经很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