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昌问:“你给不给?”“不给。”大昌一听,“你是不是以为我治不了你?”“那你治我呀,你治我好了。我就这个样,我也不认识什么社会,我楼下保安加一起就六个人。两个管停车场的,两看前门,两个看后门。你打我呗,我啥也不是。但是你打我这样的,有什么成就啊?你打我,我都不会还手。”“姓夏的,我要不把你买卖砸了都算怪了。”“那你砸呗,随便砸。”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老庞站起来,说:“姐夫,我送送啊。”老夏说:“你怎么像缺心眼似的呢?”“不是,这不认识加代吗?”“你一句话没听进去啊,坐下,不用你送。”“什么意思,姐夫?”老夏说:“这不明显在这吓唬我吗?他根本就不认识加代。”老庞一听,转过头,说:“我俏丽娃的,你不认识你跑来装鸡毛呀?”昌哥一下愣住了,老庞一拍昌哥,“看着我!”昌哥一转头,“你什么意思?”“还什么意思,你不认识加代你装什么B呀?我姐夫有心脏病,我姐夫胆小,你知道不?你吓唬他干什么呀,他都说自己是二尾子了,你还吓唬他?你这样的,我发现你怎么......你要说代哥来,那绝对管用,我都可以下接他去。你在这还装牛逼!”说完,老庞上去就是一个嘴巴。老夏过来说道:“小舅子,你回去。”“姐夫你别管,我跟你说,在珠海的一亩三分地上,我代哥不来,我就是老大。我代哥来,他是老大。听说过你庞哥没?我,老夏小舅子。”昌哥没吱声,看了看老庞。老庞一抬手,“你看什么呀?”吓得大昌一眨眼。老庞一挥手,“滚。”大昌点点头,转身出去了。老庞把办公室门一关,“姐夫,我才明白,他是在这装牛逼呢,他不认识加加代?”老夏说:“认识个屁,他根本就不认识。你一会儿买点糕点给你代哥寄过去,上回来我给拿不少糕点,回家之后告诉我说弟兄们都挺爱吃的,你再给他买点。”“买多少钱的?”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买2万块钱的吧。”“那能吃了吗?”“他朋友多。就在那边有一家,给他买点,寄过去。”“行。”老庞开始给糕点店打电话了。昌哥原本真想走了,但是被老庞一个嘴巴子打得心里难受了。下楼以后,大昌让几个保镖上车里拽出四把十一连发和两把短把子,一挥手,“上楼。”停车场的保安看见了,但是已经拦不住,来不及了。楼下的经理也看见了,但是没敢往前来。老庞正在打电话订购糕点,啪嚓一声,门被踹开了。老庞一看两个保镖端着十一连发进来了,“别动,别动!”老夏一下子愣住了,两把十一边发和两只短把子在办公桌一左一右指向老夏,“别动。”昌哥从门外踱步进来,看了看老庞和老夏,说:“夏老板,听说茶泡得挺好啊,我尝尝。”说完,大昌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说:“你别说,真不错。我俩其实早就应该这样,也省去了很多的环节和步骤,你就给我一句痛快话,代理权给不给我?”老夏说:“我如果不给呢?我不给,你能怎么的?我还是那句话,你就是把我销户,我也不给你,我就不信你把我销户了,你能有什么好果子吃。”“拿加代吓唬我呀?你觉得我打了你,加代肯定替你报仇是不是?姓夏的,我就明着告诉你,别说我打你,我就把你销户了,加代也不能把我如何,听懂了吗?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代理理权给不给我?”“不给。”“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着这个态度,你别变。”大昌把手伸向一个端着十一连发保镖跟前,“给我。”大昌手里拿到十一连发的时候,老夏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大昌说:“夏老板,最后再问你一遍......”“不给。”“俏丽娃的,非常好,夏老板。”昌哥看都没看,抬手朝着老庞的方向,哐地放了一响子。这一响子正好打在了老庞膝盖上,当场露出骨头了。被两个小子摁住的老庞本能地挣扎起来,“哎呀,我艹。”一个保镖上去朝老庞的后脑勺就是一拳,又一薅胳膊摁住了。老夏眼睛一直,瘫倒在座椅上。昌哥手一指,“我再问一遍,给不给?”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老夏头无力地悬了下来。昌哥一看,“装死呢?”一个兄弟上去探了一下气息,一看不是装的,扇了两个嘴巴子也没醒,回头说道:“大哥,好像休克了。”昌哥转过身,问老庞:“你姐夫怎么事?”老庞在地下捂着腿,“哎呀,他有心脏病,哥,你别打他,他容易死。他要是死了,你那代理权就签不了了。”昌哥一听,手一挥,“给他送医院去。”两个人把老夏往医院送了。看着老庞。大昌说:“姓庞的,你不是打我嘴巴子吗?我就不信把你扣在我手里,从你姐夫手里换不来代理权。如果你姐夫连小舅子都不要了,我就把你销户。”朝着兄弟一挥手,“带走。”大昌安排两个把老庞拽起来,送诊所包扎,然后带走。自己带着几个人来到了老夏所在的医院。老夏被送到医院后,没什么大事,就是惊吓性的休克,掐掐人中,打了强心针,没有半个小时就缓过来了。老夏睁开眼的瞬间,看到大昌带着一帮人在病房,一下子又晕了过去。昌哥一招手,“护士,你再回来一趟吧。”护士回来又把老夏弄醒了。老夏这一次醒来,大昌就不再给他昏迷的机会了。,老庞被打

大昌问:“你给不给?”

“不给。”

大昌一听,“你是不是以为我治不了你?”

“那你治我呀,你治我好了。我就这个样,我也不认识什么社会,我楼下保安加一起就六个人。两个管停车场的,两看前门,两个看后门。你打我呗,我啥也不是。但是你打我这样的,有什么成就啊?你打我,我都不会还手。”

“姓夏的,我要不把你买卖砸了都算怪了。”

“那你砸呗,随便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庞站起来,说:“姐夫,我送送啊。”

老夏说:“你怎么像缺心眼似的呢?”

“不是,这不认识加代吗?”

“你一句话没听进去啊,坐下,不用你送。”

“什么意思,姐夫?”

老夏说:“这不明显在这吓唬我吗?他根本就不认识加代。”

老庞一听,转过头,说:“我俏丽娃的,你不认识你跑来装鸡毛呀?”

昌哥一下愣住了,老庞一拍昌哥,“看着我!”

昌哥一转头,“你什么意思?”

“还什么意思,你不认识加代你装什么B呀?我姐夫有心脏病,我姐夫胆小,你知道不?你吓唬他干什么呀,他都说自己是二尾子了,你还吓唬他?你这样的,我发现你怎么......你要说代哥来,那绝对管用,我都可以下接他去。你在这还装牛逼!”说完,老庞上去就是一个嘴巴。

老夏过来说道:“小舅子,你回去。”

“姐夫你别管,我跟你说,在珠海的一亩三分地上,我代哥不来,我就是老大。我代哥来,他是老大。听说过你庞哥没?我,老夏小舅子。”

昌哥没吱声,看了看老庞。老庞一抬手,“你看什么呀?”吓得大昌一眨眼。老庞一挥手,“滚。”

大昌点点头,转身出去了。老庞把办公室门一关,“姐夫,我才明白,他是在这装牛逼呢,他不认识加加代?”

老夏说:“认识个屁,他根本就不认识。你一会儿买点糕点给你代哥寄过去,上回来我给拿不少糕点,回家之后告诉我说弟兄们都挺爱吃的,你再给他买点。”

“买多少钱的?”

“买2万块钱的吧。”

“那能吃了吗?”

“他朋友多。就在那边有一家,给他买点,寄过去。”

“行。”老庞开始给糕点店打电话了。昌哥原本真想走了,但是被老庞一个嘴巴子打得心里难受了。下楼以后,大昌让几个保镖上车里拽出四把十一连发和两把短把子,一挥手,“上楼。”

停车场的保安看见了,但是已经拦不住,来不及了。楼下的经理也看见了,但是没敢往前来。老庞正在打电话订购糕点,啪嚓一声,门被踹开了。老庞一看两个保镖端着十一连发进来了,“别动,别动!”

老夏一下子愣住了,两把十一边发和两只短把子在办公桌一左一右指向老夏,“别动。”

昌哥从门外踱步进来,看了看老庞和老夏,说:“夏老板,听说茶泡得挺好啊,我尝尝。”说完,大昌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说:“你别说,真不错。我俩其实早就应该这样,也省去了很多的环节和步骤,你就给我一句痛快话,代理权给不给我?”

老夏说:“我如果不给呢?我不给,你能怎么的?我还是那句话,你就是把我销户,我也不给你,我就不信你把我销户了,你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拿加代吓唬我呀?你觉得我打了你,加代肯定替你报仇是不是?姓夏的,我就明着告诉你,别说我打你,我就把你销户了,加代也不能把我如何,听懂了吗?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代理理权给不给我?”

“不给。”

“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着这个态度,你别变。”大昌把手伸向一个端着十一连发保镖跟前,“给我。”

大昌手里拿到十一连发的时候,老夏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大昌说:“夏老板,最后再问你一遍......”

“不给。”

“俏丽娃的,非常好,夏老板。”

昌哥看都没看,抬手朝着老庞的方向,哐地放了一响子。这一响子正好打在了老庞膝盖上,当场露出骨头了。被两个小子摁住的老庞本能地挣扎起来,“哎呀,我艹。”

一个保镖上去朝老庞的后脑勺就是一拳,又一薅胳膊摁住了。老夏眼睛一直,瘫倒在座椅上。昌哥手一指,“我再问一遍,给不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夏头无力地悬了下来。昌哥一看,“装死呢?”

一个兄弟上去探了一下气息,一看不是装的,扇了两个嘴巴子也没醒,回头说道:“大哥,好像休克了。”

昌哥转过身,问老庞:“你姐夫怎么事?”

老庞在地下捂着腿,“哎呀,他有心脏病,哥,你别打他,他容易死。他要是死了,你那代理权就签不了了。”

昌哥一听,手一挥,“给他送医院去。”两个人把老夏往医院送了。

看着老庞。大昌说:“姓庞的,你不是打我嘴巴子吗?我就不信把你扣在我手里,从你姐夫手里换不来代理权。如果你姐夫连小舅子都不要了,我就把你销户。”朝着兄弟一挥手,“带走。”大昌安排两个把老庞拽起来,送诊所包扎,然后带走。自己带着几个人来到了老夏所在的医院。

老夏被送到医院后,没什么大事,就是惊吓性的休克,掐掐人中,打了强心针,没有半个小时就缓过来了。老夏睁开眼的瞬间,看到大昌带着一帮人在病房,一下子又晕了过去。

昌哥一招手,“护士,你再回来一趟吧。”

护士回来又把老夏弄醒了。老夏这一次醒来,大昌就不再给他昏迷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