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最近家里很热闹。爸妈两边的亲戚,接二连三地来我家找我爸帮忙。

小到调解父子间的矛盾,大到孩子买房找工作。来的人之所以都找我爸,是因为他朋友多,人热心,说话办事靠谱。

但是他们来就来吧,非得扎堆选周末,让我这个爱睡懒觉的娃,有点招架不住。

这不,又是一个周日早上。此时的我还沉浸在梦中,差点就能牵到帅哥的手了,不料竟被客厅里的说话声给吵醒。

美梦硬生生被打断,我烦躁地把头埋进被窝,想继续睡。奈何来的人是个大嗓门,被窝也不管用。

是谁啊?这么没礼貌,说话跟打雷似的。我边抱怨边起床,睡眼惺忪地来到客厅,想一探究竟。

来到客厅,见沙发上坐着一位估摸着50出头,肚子上挂了好几层游泳圈,翘着二郎腿的男人。

他一个劲儿地冲我笑,一双眼睛直接眯成两条缝,尽显谄媚样儿。

咦,笑得我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

不过这人没见过,看着面生。

于是,我快步走到我妈边上,小声问她:妈,他是谁啊?

我妈淡淡地来了句:你远房表叔。

啥?这世界是怎么了?都远房亲戚了,还来凑热闹。

不得不佩服,脸皮着实有点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我没过去打招呼,而是拉开餐桌边的椅子坐下,津津有味地吃我妈做的早餐。

早餐吃到一半,表叔和我爸都齐刷刷地站了起来,表叔紧紧地握着我爸的手:谢谢,谢谢,大伟,那建刚工作的事,就麻烦你了。

他说完,笑呵呵地朝我走来,问我爸:这是晶晶吧?都这么大啦。白白净净的,长得挺水灵的。现在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有男朋友了吗?

切,可真八卦!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叔,我才25,还小。目前以事业为重。

表叔听后哈哈大笑:是是是,事业还是很重要的。我有事,那我就先走了哈。随后他转身离开了。

他一走,我笑着打趣我爸:爸,您再这么下去,阿猫阿狗的都要来找您咯。咱家就彻底成街道办事处啦。

我爸瞪我一眼,回到沙发上,拿起茶杯娓娓道来: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懂啥?你别小看这些亲戚,我现在能有这份工作,他们都是大功臣。

当年你爷爷奶奶穷,别说上学,连饭都吃不起,全靠他们接济。闺女,咱做人不能忘恩啊!

“是是是,您说的对,做人要懂得感恩。可您都帮了这么多年,还不够吗?小心哪天帮出问题来哦。”我长叹一口气。

我爸抿了口茶:这才哪到哪啊!只要我还有能力,就会一直帮。放心,闺女,他们都是好人,不会做什么过分事儿的。

我爸对帮过他的人就是这么不设防,迷之自信。我真是替他捏把汗!

3

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话一点不假。

半个月后,发生的事令人哭笑不得,也让我爸终于觉醒了。

有天傍晚,我下班回家,打开门,客厅里闹哄哄的。

沙发上坐着前几天来我家的表叔,旁边还有一个陌生男孩,瞅着估计比我要大上十岁左右。

表叔见我回来,嗖的像弹簧似的站起来,顺便把坐在沙发上的男孩子也薅了起来:晶晶,回来了啊?

我“嗯”了一句,瞥了一眼地上,摆满烟酒、水果、牛奶等东西。看这样子,我爸把事儿给人办成了。

不愧是我爸,短短一周就能完美解决问题,还是有点东西在身上的!

就在我默默地在心底夸我爸时,表叔接下来的话,吓得我的灵魂差点原地起飞:晶晶,这是我儿子建刚,比你小两岁。小时候,你俩还在老家的游乐园玩旋转木马。我家现在都保存着那张照片呢。

时间过得好快,你们都长大啦,也该成家立业了。上次你说,还没男朋友,要不要和建刚谈?虽然你是建刚的表姐,但是都隔了好多代,早就出了五服,不打紧,能结婚的。

建刚人老实,不太会说话,但绝对是个好人。他长得一表人才,就个子1米65矮了点,大家不都说浓缩的是精华嘛。

你俩好久不联系了,正好趁今天可以先熟络下。

无语!这是多着急,才舔着脸毛遂自荐自己的儿子啊!

老实什么时候成优点了啊?不就是没主见、没能力的代名词嘛。

还一表人才,他怕是对一表人才有什么误解吧?1米65个子,头顶一片地中海,坑坑洼洼的痘印脸。这充其量是个普通人而已。

经过表叔的嘴,怕是连乌鸦都能说成白的,不干销售可惜了。

4

此言一出,客厅瞬时鸦雀无声。我爸妈刚才还笑脸相迎,这会儿他们的脸肉眼可见地黑了。

我清了清嗓子,毫不客气地怼道:表叔,现在都21世纪了,崇尚自由恋爱,谁还搞指腹为婚那套啊?

我的婚事,就不劳表叔您操心了。

表叔见我不答应,红着脸,笑得比哭还难看:我就开个玩笑!晶晶,你别当真哈。对了,晶晶是独生女吧。哎呀,都说儿子能顶天。家里还是得有儿子才行啊!

要不这样吧,我把建刚过继给你们,大伟你看怎么样?

好家伙,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不就是看上了我的家庭背景嘛。

这算盘打得,连隔壁邻居都听见了吧。

我爸板着脸,一脸严肃:佳豪,儿女都一样。我们只要晶晶一个孩子就够了。

随即他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下逐客令:哎呦,都快6点了。佳豪,我们晚上还要去喝喜酒,就不留你们吃饭了。

表叔听后,不好意思道:哎哟,我光顾着瞎扯,差点耽误你们的正事了。不好意思啊,我们这就走。那个两孩子的亲事,你们就再考虑考虑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

他们一走,我爸气得大骂:真是得寸进尺!亏我把他当亲戚,他倒好想当我亲家。亲家不成,还想让我当他儿子的爹。真的是……

我一脸幽怨地盯着我爸:爸,我早就提醒过你了。小心帮出事情来,你不听,说要感恩。这下好了吧,人家看上你女儿不说,还想让你当别人爹。

他走过来,摸了摸我头:委屈谁,都不能委屈我宝贝女儿。等着,老爸给你去出气。

第二天,我爸做东,请表弟公司的董事长吃饭。

我爸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一顿饭下来,表弟的工作也就黄了。

急得表叔打电话来问我爸,想请他再想想办法。

我爸装傻充愣:哎呀,佳豪,人招满了,我也没办法啦。自己你再另外想想办法吧。我真的尽力了。

吃一堑长一智。

打那以后,我爸不再大发善心乱帮人了。觉得人品不好的,事不好办的,他全部都找借口推脱掉。

滴水之恩,是当涌泉相报。但是得看人看事,而不是瞎帮忙。

帮人需谨慎,不然,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